漫漫这话一说,边上的凌宏忍不住点头,就连袁州都心里赞叹的感叹。

    “这还真像是乌海能做出来的事情?!痹菪牡?。

    “踏踏踏”不一会乌海本人又风风火火的回到了小店内。

    “乌不要脸你去做什么了?”凌宏试探性的问道。

    袁州端上一笼包子放到桌上,等着周佳过来拿走端给食客,他人就站在原地,准备听听看,是不是漫漫说的那样去许愿去了。

    “当然是去许愿让肚子变大,能每顿多吃一点?!蔽诤R涣匙匀坏乃档?。

    “肚子变大?但吃东西的是胃吧?!绷韬晗乱馐兜牡?。

    “应该许愿变成大胃王而不是肚子变大?!痹菀苍谛睦锏阃吩尥韬甑幕?。

    毕竟胃大了才能吃更多的餐点,比如上次来店里的那个大胃王,那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要知道,袁州后来专门暗搓搓的查了查,那女孩的胃部容量是普通人的许多倍。

    “不,不是肚子还是胃的问题,难道不应该关心为什么不是去道谢或者许愿明早吃什么吗?”漫漫道。

    这一下,袁州和凌宏都神情一凛,反应了过来。

    确实,要是关心胃部容量这个问题,不是显得这智商和乌不要脸一样了吗。

    “咳,我就是这个意思,你不是应该去道谢吗?!绷韬暌允治孀?,轻咳了一声道。

    凌宏脸上毫无尴尬,而袁州更是一脸严肃,一点也看不出什么来。

    “还好,我没说出来?!敝皇窃菪睦锘故呛芮煨业?。

    “道过谢,顺便又许了个新的愿望?!蔽诤5?。

    “两位的龙眼包子,请慢用?!本驮诹韬昊挂傥实氖焙?,周佳端上了龙眼包子。

    “包子来了?!蔽诤A⒖趟浪蓝⒆虐?,也不理人了。

    而凌宏也瞬间没有问话的意思了,拿起手巾慢条斯理的擦起手来,这是准备认真吃饭了。

    擦完手,凌宏拿起白白嫩嫩的包子,一口就咬了下去,一下子满嘴都是香味。

    凌宏满足的眯起眼睛,一脸的幸福。

    两个包子对于凌宏这个大老爷们来说就是慢慢吃,细细品也吃不了多久,但还是比乌海久一点的。

    “我的包子又没了?!北呱系奈诤L酒?。

    而凌宏下意识的一把拿起自己笼屉里剩下的包子,再顺势咬一口,这才有心思看向乌海那边。

    “吃那么快做什么,我又不会抢你的?!蔽诤R涣诚悠目醋帕韬昴呛锛钡哪Q?。

    “这话你自己信吗?”凌宏一脸鄙视的说道。

    “当然不信?!蔽诤@硭Φ钡囊⊥?。

    “果然是乌不要脸,比起不要脸看来是没人能比得过你?!绷韬旮刑?。

    乌海耸肩,摸了摸小胡子,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晚上你喝酒带菜不?”乌海问道。

    是的,在早餐开始前,乌海和凌宏都抽到了今晚喝酒的名额。

    “别提了,刚刚进门前接到了电话,我这壶酒被征用了?!绷韬晁底怕冻鲆桓隹闪谋砬?。

    “哦,那没事了?!蔽诤A⒖叹璧乃档?,并且人已经起身准备离开小店了。

    “我话还没说完,晚上我们两人喝一壶酒,我带菜?!绷韬炅λ档?。

    “不行,我拒绝?!蔽诤@淇嵛耷榈木芫肆韬甑奶嵋?。

    “你上次喝酒是我请的?!绷韬昴贸鎏概械募苁?,两三下擦完手,站起身,气势逼人的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情?!蔽诤7次实?。

    “不巧我记性好的很,就是2017年12月27号星期三晚上八点半的时候?!绷韬曛苯颖ǔ鲆涣氖?。

    “你怕是葛朗台在世,这都记得,只有两杯,多了没有?!蔽诤?雌鹄春懿桓咝?,脸上的胡子都没那么油光水滑了。

    “谢谢夸奖,作为一个富二代别的本事没有,记别人欠我的人情还是很用心的?!绷?葛朗台.宏道。

    乌海直接转身就走,一脸不想和凌宏多说的样子,看样子受伤严重。

    “凌大哥的酒怎么了?”边上的漫漫关心的问答。

    “酒不可转让?!本土荻佳纤嗟乃档?。

    “我爷爷,他说今天请贾大爷一起吃饭?!北晃实勒飧鑫侍?,凌宏刚刚的气势瞬间就没了,苦着脸说道。

    漫漫是知道凌宏反抗不了他爷爷的,做了个爱莫能助的表情,凌宏无奈的耸肩,然后转身回袁州的话。

    “袁老板放心,知道你是圆规,我们是很守规矩的?!鼻耙痪淞韬昊顾档暮艽笊?,后一句就很小声了。

    “我今晚还是来的,我爷爷说允许我在一旁倒酒?!绷韬昕啾频乃档?。

    这真的是亲爷爷。

    “嗯?!痹莸阃?,然后继续端包子去了,这第二批的食客已经进门了。

    是的,袁州小店的酒是不能转让的,但却从来没限制酒客带人来喝酒,只是杯子凳子就那么多,带人来就得自带酒菜、杯子以及板凳。

    所以,只要抽到酒的人来了,喝不喝酒袁州是不管的,这样就有人抽到然后卖出去,但本人也要随着买家一起来,这样下来倒是让这些酒友交了更多的朋友了。

    以前只有郫筒酒的时候基本没人这么做,现在多了啤酒后倒是有人卖啤酒,人倒是不多。

    是以,陈维也是钻的这个空子,然后花钱喝的别人的啤酒。

    这些袁州是知道的,但却从来没管过。

    “老伴,今天小袁老板做的可是龙眼包子,好吃的很?!崩洗笠纳粝炝似鹄?。

    “爷爷什么是龙眼包子?”边上看起来只有几岁大小的小男孩抓着老大爷问道。

    “就是很好吃的包子,不过你小孩子不能吃多了,会不消化的?!崩洗笠冻鲆桓龃认榈男θ?,认真的告诫道。

    “嗯嗯,好的爷爷?!毙∧泻⒐怨缘牡阃?。

    “你个老头鬼心眼子就是多?!北呱系睦掀牌判β盍艘痪?。

    “嘿嘿?!崩洗笠膊环床?。

    “别听你爷爷的,这叔叔做的很好吃,小虎你要是爱吃就多吃点,先喝点热水?!崩掀牌培亮死洗笠谎?,然后拿出一个保温杯倒出一小杯的热水递给小男孩。

    “好的,奶奶?!毙∧泻⒌阕判∧源Φ?。

    不一会,三人点的包子就端了上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