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海想的很美好,决心也下定了,但等到晚餐的时候,照样被袁州一问吃什么就忘记了下午下好的决心。

    乌金鱼不愧是乌金鱼。

    然后就是他吃完后惯常的离开。

    “圆规变精明了,居然知道用吃的引诱我忘记本来的目的?!蔽诤U驹谠莸拿徘?,摸着小胡子一脸的沉思。

    “这个做法实在是太坏了?!蔽诤Q纤嗟乃档?。

    “看来今天是问不到了,还好只有一晚上就能到明天了,我明天跑步的时候问?!蔽诤>龆髟缭偌绦?。

    乌海今晚要喝酒,是以他直接回了画室。

    他倒不是不想在喝酒的时候问,但现在他们喝酒的来后基本看不到袁州,好像现在每天袁州都会在那个时间去扔垃圾。

    作为一个有原则的画家,乌海从不在袁州做事的时候打扰他。

    今天袁州照例炒了炒饭,然后拎着一碗汤走去了垃圾站,放下手上的袋子后又回到了店里。

    不过,袁州很快又再次出门,这次他的手上端着一个碗。

    碗里的面汤散发着清新的香味。

    “面汤你今天的面汤?!痹葑叩矫媲暗奈亚?,直接把汤倒进狗碗里。

    面汤站起身,抖了抖身上灰色的长毛,抬眼看了看袁州。

    “你问这味道为什么不一样?”袁州很是自然的开始和面汤说起话来。

    “因为今天我加了螃蟹壳的粉在里面,喝起来应该比较鲜美?!痹萁馐偷?。

    “我听说这些壳可以壮骨,你喝了会不会长高?”袁州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番面汤的身高。

    “你说说你应该已经成年了吧,但才不到我小腿高?!痹菡酒鹕肀然艘环?。

    “嗯,这么看来我还是大长腿?!痹萃蝗凰档?。

    这下面汤直接别过头,开始盯着冒热气的碗,明显是一副不理人的样子了。

    “好吧,你吃饭,我先走了?!痹菪穆庾愕穆踝抛约旱拇蟪ね然匦〉炅?。

    袁州脚步匆匆的回到店里后,又开始马不停蹄的忙碌起来,毕竟螃蟹鲜还没攻克。

    是以,认真而努力的袁州就直接折腾了一晚上的螃蟹。

    不过幸运的是这次睡觉的时候没在梦里变成螃蟹被人追杀。

    “嗯,果然螃蟹们是在催促我把他们做成美食?!痹菀黄鸫簿袜杂锏?。

    嘟囔完后,袁州掀开被子起身,眯着眼睛去洗漱了。

    洗漱完的袁州换好运动服,直接下楼开始跑步锻炼了。

    从后门的小巷出来后,乌海已经换好运动衣等在了楼下。

    “袁州?!蔽诤;邮终泻袅艘簧?。

    “嗯?!痹莸阃?,然后继续跑。

    期间有早起的人和袁州打招呼,现在这条街上的人全部都认识袁州。

    对他的态度也非常好。

    自从袁州小店开业以来,这条萧条的街道热闹起来了不说,还变得更有活力,并且一直保持着干净。

    就连房价都长了一些,街道两旁的小区环境也好了许多,周围不管是买菜或者逛街都方便了很多。

    是以,打招呼的人挺多的,但都是很有分寸的,只是问候一下,不过就是这样也一直持续到了两人跑了很长一段,到了安静一点的地方乌海才有机会开口说话。

    “圆规,圆规,今天的早饭是什么?”乌海跑到袁州的边上,一脸热切的问道。

    “运动的时候少说话,好好调整呼吸?!痹萜⒕鹊乃档?。

    “可是……”乌?;挂绦?,但被袁州严肃的看了他一眼,并开口道。

    “调整呼吸,和脚步同步?!痹菟低?,自己认真的跑了起来。

    “好吧?!蔽诤N弈蔚拿讼伦约旱男『?,然后继续跟着袁州跑了起来。

    乌海是个很会安慰自己的人,他想着等跑完步,洗完澡就能吃到早饭,算算时间也没多久,这才愿意安静下来。

    是以,跑步的后半段,两人全程都很安静,只能听见袁州的呼吸声以及乌海的喘气声。

    毕竟乌??墒歉稣轿逶?,不像袁州他可是有腹肌的男人。

    早上的时间特别短,这不又到了袁州小店的早餐营业时间。

    这时候的街道两旁已经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小摊贩了,这些是卖早饭的摊子。

    而卖豆浆馒头的老婆婆也赫然在列,脸上带着笑容,笑眯眯的叫卖起来。

    街道热闹而充满市井的气息。

    “哗啦”一声,袁州小店的大门打开,这意味着早餐正式开始了。

    “袁老板袁老板,今天是什么早餐?”乌海第一个窜进店内,出声问道。

    “龙眼包子,价格在菜单或者背后的墙上?!痹菀涣车坏乃档?。

    “居然真的是龙眼包子?!蔽诤`低暾饩浠?,突然立刻跑了出去。

    关键乌海边跑还边喊着:“给我来一笼,钱转了,马上回来?!?br />
    “这么风风火火的,乌不要脸赶着上厕所?”凌宏悠然坐下,诧异的说道。

    袁州一脸木然,显然他也有点被乌海突如其来的反应惊到,当然袁州脸上的表情没变。

    看起来就像很习惯乌海的抽风,一脸的淡定。

    “就是厕所也不能阻止他吃饭?!钡故潜呱系穆⊥?,肯定的说,就算再憋,乌海也能吃完后再去。

    这就是作为乌海的尊严!

    “说的也是?!绷韬甑阃?,然后往门外看去。

    凌宏第一个看到的不是乌海,而是老大爷和他的老伴以及她牵着的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三人和谐的站在第二队列里。

    这老大爷还真是说到办到,真找来了老伴和孙子。

    几人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凌宏这才往前倾了倾,然后就看到了乌海,他在队伍后半段的位置,正站在一个男人的边上说着话。

    “这是昨天见过?那个来蓉城出差的男人?!绷韬晔歉黾且浜芎玫娜?,一下子认出了乌海面前的人。

    “这家伙难不成是去道谢的?”凌宏惊讶出声。

    “道什么谢?”边上的漫漫好奇的问道。

    凌宏稍稍解释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然后漫漫也惊讶了。

    “我觉得不像是去道谢,道谢可以吃完再去?!甭桓泵焯礁教宓哪Q档?。

    “那是做什么?”凌宏好奇道。

    就连边上的袁州都好奇的、悄悄的竖起耳朵准备听听漫漫的说法。

    “肯定是去许愿去了,许明天早晨要吃什么的愿望?!甭涣晨隙ǖ乃档?。

    毕竟从不连续做相同早饭的袁州,这第一次破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