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吃完龙眼包子的食客已经有几人出来了,这下排队的人也知道今天有新的早点吃了,激动的厉害。

    “听说今天出新的早点了?!笔晨兔墙煌方佣奶嘎哿似鹄?。

    “对对对,我知道是龙眼包子?!闭飧鍪晨湍米鸥龉陌?,他的答案是刚刚拦住出门的老大爷问道的。

    “这龙眼包子听说很不错的,但我来川省这么久就没没吃过正宗的,这下终于如愿以偿了?!彼祷暗氖峭馐〉氖晨?。

    “你这是运气好,我来吃早餐这么久也是第一次吃到?!庇腥私踊暗?。

    “那是,我可是一直很幸运的,就是买个饮料都能中个再来一瓶的人?!闭馊艘涣辰景恋乃档?。

    这人这么说话的时候,凌宏和乌海正好走出了小店,恰好听到了,乌海立刻走过来,一脸期待的看着这人,然后开口道。

    “那感情好,你快说说明天也是做龙眼包子?!蔽诤5?。

    “额,乌先生好?!闭馊嘶故侨鲜段诤5?,毕竟他虽然是外省人,但也来吃过好几次,自然是知道乌海大名的。

    只是这冷不丁的被乌海这么一脸期待的盯着,还是有些慌的。

    要知道乌海的名声可不是什么好的名声,乌不要脸可不是说着玩的。

    “龙眼包子真这么好吃?”这人试探性的问答。

    “当然?!蔽诤A阃?。

    “那好,我说?!闭馊说懔说阃?,然后真的说了一遍,明天也是龙眼包子。

    “谢谢?!蔽诤R涣晨牡牡佬?。

    “不客气,但是我不保证明天还是龙眼包子啊?!闭馊肆λ档?。

    “没事,麻烦了?!蔽诤7浅S欣衩驳牡佬?,然后得意的看了眼凌宏,这才转身回自己画室去了。

    “这二傻子?!绷韬暧檬置嗣飞厦檀痰亩谭?,一脸无语。

    而前面排队讨论的龙眼包子也传到了队伍的末尾。

    只是这排在末尾的一般都会先买些早饭垫垫,不然只是看着别人吃自己吃不到太痛苦了。

    这不就有人已经买了包子开吃了。

    毕竟袁州小店门外卖早餐的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吃点外面的再吃袁州做的一点不耽误,还能更觉得饱呢。

    但今天做包子,还买了包子的食客就有些懵逼了。

    “包子?可是我刚刚才买了两个?!庇惺晨涂醋攀稚系牧礁龃蟀佑行┿?。

    “对啊,我这刚刚吃完两个包子?!币灿懈粘酝甑氖晨?,一脸惊讶。

    “额,我才买?!闭馐歉崭崭锻昵?。

    “没事,没事,我给你换个豆浆油条怎么样?!北呱系奶妨⒖烫逄乃档?。

    “谢谢大叔?!备崭崭肚呐?,立刻双手合十笑着道谢。

    “不客气,不客气,应该的?!碧仿槔母缓昧硕菇吞醯莨?。

    “那我这怎么办?!庇腥丝醋攀稚系陌佑行┪弈?。

    毕竟一早上吃好多包子还是有些吃不下的。

    就在卖包子的摊贩和买了包子的食客都很纠结的时候,有吃完的食客说话了。

    “想的真多,那包子一共才两个,再吃两个都不嫌多?!彼嫡饣暗氖墙详?。

    姜嫦曦照例一身女王范,拎着一个棕色的小包,说话的时候一脸无奈。

    女王参加完颁奖礼,回来了。

    “两个?袁老板的包子才两个,那肯定吃不饱,老板再给我来根油条?!备崭沾影踊怀啥菇吞醯拿米恿⒖趟档?。

    “这么一说,也是这两个包子吃了再吃袁老板的两个估计就饱了?!备崭章蛄税拥那煨业?。

    这下子,买了包子和卖包子的人都放心了。

    想想也是,就袁老板那饭菜的量,喂面汤都还嫌他少呢,何况食客们一向自认为比面汤吃的多多了。

    因为出了新的早餐,大家热情高涨,但一个小时的早餐时间还是太短,不一会就过去了。

    说起来,袁州小店的早餐时间是食客们走的最快的。

    “老板中午见?!敝芗研ψ诺辣?。

    “嗯,中午见?!痹莸阃?。

    “踏踏踏”周佳的脚步声远去。

    而袁州则坐下,环视了一圈店内,脸上的表情很是严肃。

    好一会后,袁州突然出声:“今天的毛巾可是免费的?!?br />
    “这些食客好像都没发现?!痹菪牡?。

    是的,袁州有些怨念,这毛巾免费的却没人夸他大方。

    “就连乌海的观察力都不行,还好我大方不计较?!痹菀涣澄液艽蠓讲患平系难?。

    “上去洗漱一下,然后准备做螃蟹鲜?!痹菰俅慰戳搜鬯桌锏捏π?,然后转身上楼去了。

    当然,袁州还没忘记和螃蟹打招呼他马上就来把他们做成美食,毕竟昨晚螃蟹的怨念他是接收到了的。

    洗漱完的袁州换了一身汉服,是青绿色的常服,这次下摆绣着的就是粉色的荷花纹了。

    “荷花和螃蟹还是很配的?!痹菟低?,直接眼疾手快的抓起一只螃蟹。

    “这螃蟹蟹壳青,肚子白,还是个公蟹,足爪有力很鲜活?!痹葑邢缚戳丝词稚系捏π?。

    说起来袁州是有处理螃蟹的经验的,毕竟川菜里是有香辣蟹这道菜的,但这道菜用的螃蟹品种却和螃蟹鲜里的不一样。

    并且这螃蟹鲜要突出的味型应该是鲜这个字,那自然做法就不同了。

    “首先需要取蟹肉?!痹萆钗豢?,开始处理起来。

    袁州用猪的鬃毛所做的毛刷开始清洗螃蟹,每一下的动作都力道不同,刷的同时还不能让蟹钳夹到。

    这对袁州来说倒是小事,不一会就清洗完毕了。

    但后面的拆蟹肉才是难点。

    “我用蟹八件拆还是直接用菜刀,或者日式三德刀?!痹菘醋乓丫媸娣孔挪欢捏π?,深思起来。

    “系统,我要是三份没做出螃蟹鲜能否再提供食材?”袁州突然问道。

    系统现字:“不可,食材用完没做出餐点,即任务失败,将不再随即发放已回收的食材,请宿主努力完成?!?br />
    “好的吧?!痹莸阃匪闶敲靼琢?。

    “那看来我得小心了?!痹菟底旁俅未铀桌镒テ鹨恢惑π?,这次抓的是香辣蟹的食材蟹。

    袁州这是准备用香辣蟹的先试试自己的刀工,然后再用螃蟹鲜的食材。

    这倒是无怪乎袁州要先试,要说拆蟹肉对袁州现在的刀工来说自然没问题,但要拆的一干二净,那就需要练练了,毕竟这还是袁州第一次拆整只螃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