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大爷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嚼吧嚼吧就直接咽下了嘴里的包子皮。

    然后才开始正式吃包子。

    吃包子自然得带着內馅一起吃才算是吃包子,不然岂不是吃馒头了。

    是以,这次老大爷直接张嘴咬向了带着肉馅的包子。

    这次口感就完全不一样了,一口咬下去,瞬间包子內馅的汤汁就溢满了嘴里。

    “唔?!崩洗笠彀捅盏慕艚舻母静桓铱?。

    就怕这鲜美的汤汁味道流出来,因为温度正好,又不烫嘴,老大爷连忙开始咀嚼起来。

    猪梅肉被手工剁的细细的,吃起来很是软嫩,仔细咀嚼的时候又有虾肉弹弹的感觉,丰沛的肉汁不光包含在了汤汁里,还有靠近內馅的包子皮里。

    而外层没有包含肉汁的包子则散发出了麦子独有的香气,细嚼之下里面淡淡的甜味直接让肉馅变得更加美味。

    同时內馅的鲜美弹牙又让单纯的包子皮味道更加丰富,并且香气十足。

    说不清是包子皮更好吃还是內馅更好吃,这两样简直就是相辅相成的,没有谁衬托谁,而是互相成就。

    “好吃,这包子皮带着新鲜面粉的味道,看来是今天才磨好的面粉?!崩洗笠么跏歉隼削?,这点还是吃的出来的。

    毕竟新鲜面粉吃起来有种麦子自带的甜味,并且口感非常清新。

    不知不觉,老大爷就吃完了一整个包子。

    要知道平时按老大爷的食量,外面买的包子这么大的一个也就饱了,但今天吃完这个龙眼包子,老大爷却觉得他才刚刚开胃。

    是以,他立刻下手吃另一个。

    这次吃的时候,老大爷并没有掰开吃,而是直接一口就咬上了白白胖胖的带着褶子的包子。

    袁州做的包子就是那种一口就能咬到肉的类型。

    这不老大爷就是一口咬到了肉。

    只是这次吃起来又有了不同的感觉。

    “嚓嚓”这次咀嚼的时候,老大爷发现包子的內馅里有种脆脆的感觉,一咀嚼还有种清甜的味道。

    这清甜的感觉混合了肉馅了鲜美,再加上虾肉的弹牙后让包子变得更加美味了。

    “这是荸荠吧,脆脆嫩嫩又有点甜味的感觉?!崩洗笠赶傅某宰虐?。

    这次他吃的特别慢,毕竟这一笼一共也才两个,吃完可就没有了。

    “包子呢?我的包子呢?怎么没了?”乌海突然惊叫起来,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空空如也的笼屉。

    “你是不是偷吃了我的包子?!蔽诤R醭脸恋目醋疟呱狭韬?,的笼屉里的最后一个包子。

    “滚滚滚,你自己刚刚吃了两个,这么快就忘了不成?!绷韬昝缓闷挠昧硪桓鍪帜闷鹆肜锇?。

    凌宏这是防着乌海直接动手抢,毕竟这货的不要脸可是和他并列的。

    “不可能,我才吃了一口,怎么会就没有了?!蔽诤5纱笱劬?,看着凌宏。

    “你手上的肯定是我的包子?!蔽诤R涣晨隙ǖ募绦档?。

    “呵呵?!绷韬晡叛岳湫σ簧?,然后两口吃完第一个包子,然后再咬了一大口最后的包子。

    凌宏的神情得意又嚣张,一副我就是吃了的样子。

    “嗷”乌海哀嚎一声,然后瘫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脸幽怨的开始盯着袁州。

    袁州立刻背过身,一副很是忙碌的样子。

    “乌海这货的眼神真是越来越可怕了?!痹菪睦锿虏?。

    可不是,乌海盯着袁州的背影,那怨念的样子就差把袁州的背影盯出一个洞来了,能够和面汤比肩了。

    其实不止乌海一个有这样的反应,就连刚刚咬了一大口包子的凌宏都忍不住心疼起来,要知道这可是今早上的最后一个包子了。

    不,应该说可能是未来几天的最后一个包子,毕竟袁州很少连续做同一个食物来当早饭的。

    所以,凌宏本来是准备慢慢品尝的,但被乌海打断了。

    是以,现在凌宏也忍不住怨念的看向袁州。

    凌宏和乌海不算,其他的食客现在也差不多吃完包子了,毕竟两个包子能吃多久,就算是两个拳头大的包子又怎么样。

    如果是别人做的,女孩子一个就饱了,男生两个也饱了,但这是袁州做的,那就是再来三个都不嫌多的节奏。

    所以,这一下子大家都开始怨念的看着袁州。

    店里一下子变得怨念冲天起来。

    饶是袁州经过乌海眼神的长期洗礼,也忍不住心里一寒,禁不住心道:“看来明天不能做包子了,这眼神太可怕了?!?br />
    倒是老大爷最为安然,吃完后露出了一个肉疼的表情,然后就开始慢条斯理的擦手。

    “哎,这包子着实好吃,就是袁小厨师你这分量太少了?!崩洗笠?。

    袁州还没回答,边上的食客开始连连点头表示赞同。

    “女士一个吃饱,男士两个吃饱?!痹菀槐菊某吻宓?。

    “说是这样说,但袁小老板的餐点和其他不一样,这吃两个太少了?!崩洗笠?。

    “谢谢?!泵娑钥浣?,袁州现在已经很习惯道谢了。

    这下老大爷无语了,眼神中透露着:“我这并不是夸奖你吧,”的意思。

    然而袁州已经直接回身拿包子去了,毕竟这有吃完的人感快离开这个伤心地了。

    现在大家已经很是清楚的明白袁州是不会多加哪怕一份菜品的,嗯,这是许多的经验教训得来的。

    不过还好,现在想法很是佛系的老大爷并没有起身拍桌子。

    就连包子里隐约的一些茶香,老大爷都很是佛系的没多问。

    要是问了保持不了佛系怎么办,是以,老大爷直接当这香味不存在。

    “算啦,明天带老伴来吃?!崩洗笠鹕?,边走边想到。

    “老伴这样的包子一个就够吃了,我就能多吃一个,那就是三个了?!崩洗笠苁强牡南胱?。

    “要不明天再把小孙孙接来,也来吃一顿,那小子半个也就够了,剩下的可都是老头子我的了?!崩洗笠蚱鹆思依锶晷∷镒拥闹饕?,因为这样算下来他能吃四个半。

    先不说其他,老大爷显然忘记了,他老伴那是能一个人吃完一份蛋炒饭套餐,或者一份清汤面套餐的,又怎么会两个包子都吃不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