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再次把书翻了好几遍,主要看的就是关于螃蟹鲜这段的记载。

    看了好一会,袁州才得出了书里的时节来。

    “金瓶梅书中写的西门庆家在阳谷县,而现在有两个省在争论这个原型问题?!痹莶橥晔?,又查看了地理,嘴里念叨。

    是的,关于金瓶梅里的人物西门庆他的出生地应该是山东的阳谷县。

    “而作者兰陵笑笑生在现在的解释来说兰陵是郡名,那么笑笑生才是作者名?!痹荼呖幢咚伎?。

    而山东苍山县兰陵镇和江苏武进县,古时均曾名“兰陵”,但书中大量使用山东方言,如此看来作者应是山东人,而不是江苏武进县人。

    如果是这样,那么西门庆应该也是山东人,山东阳谷县人士。

    “在书里第一六十一回的时间应该就是秋季螃蟹肥美的时候?!痹莺芸煲踩范耸奔?。

    “地处山东阳谷县,属于聊城市,而聊城最出名的便是京杭大运河,从合理性来说,那里应该吃不到最有名的阳澄湖大闸蟹?!痹荽蚩赝伎戳似鹄?。

    “毕竟现在从聊城到阳澄湖也得九百公里?!痹莸?。

    “系统,我想我知道了?!痹莺苡行判牡乃档?。

    系统现字:“请宿主说明?!?br />
    “阳谷县距离聊城不远,而聊城有个大湖,它始建于宋熙宁三年(公元1070年),是当时因修筑城墙以及护城堤挖土而形成的?!?br />
    “全书开头曾经说过时间乃是北宋末年宋徽宗的时间,而那时候东昌湖已经有了?!?br />
    “而西门庆据他自己说是非常有钱的,螃蟹应该是从聊城的东昌湖而来?!痹菪赜谐芍?,一副娓娓道来的模样。

    而系统毫无反应,静静看着袁州装逼。

    “所以这螃蟹产地应该是东昌湖,大小的话,九月的螃蟹都挺肥美的,自然是那个事情个头最大的?!痹菀涣匙孕诺乃档?。

    系统沉默了好久,久到袁州都以为系统睡着了。

    “系统,你不是是已经睡着了吧,现在才凌晨一点,现在睡是不是早了点?”袁州看了看时间,然后惊讶的问道。

    是的,时间在袁州专心致志拜读金瓶梅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很久,甚至酒馆都早就关门了。

    系统现字:“本系统还未到休眠期?!?br />
    “啧啧,没到就好,那反应这么慢应该是老了吧,毕竟你自己说你可是有过十个宿主了?!痹菁绦拖低秤押媒涣?。

    “我算算,一个宿主活八十年,你也是个快一千岁的老古董了,你的零件应该不会生锈吧?!痹菀涣澈闷娴奈实?。

    袁州的问题问的很无聊,是以,系统根本就毫无反应。

    过了好一会,系统等袁州说话的间隙才突然现字。

    系统现字:“符合发放食材标准,已发放,可领取?!?br />
    “看来系统的运转还是很正常的?!痹菪睦锼闪丝谄?。

    “噼里啪啦”袁州在厨房一阵翻找,直到找到了系统发放的大螃蟹后才满足的上楼休息去了。

    毕竟袁州可是每天早上要起床锻炼的人,现在睡下也只能休息四个半小时了。

    时间不早,袁州上楼洗漱完毕很快就睡觉了。

    不过,难得的是袁州做梦了。

    梦里的袁州变成了一只螃蟹,并且是一只被人类追杀的螃蟹。

    “呼,真是可怕的噩梦,应该是昨晚发的那个螃蟹在催促我赶快把它做成美食?!痹葑诖采厦乓荒悦诺暮顾?。

    毕竟在梦里跑了一晚上还是很累的。

    袁州洗漱完毕后照常出门跑步,从后门出去,然后跑到前面街道的巷子上。

    一路上遇到的人都在和袁州打招呼。

    “袁老板?!闭馍袈杂胁煌?,是从袁州侧面传来的。

    袁州转头看去,是一身运动装的乌海,没错就是乌海。

    他今天换下了万年不变的睡衣,而是穿着青绿色的运动卫衣,下身是黑色的运动裤,脚上一双白色的运动鞋,双手做出小跑的姿势来。

    看起来还是有模有样的,看起来是要运动的样子。

    “你要运动?!痹萦锲隙?,保持着脸上不变的神情,心里却很是惊讶。

    “没错?!蔽诤R涣逞纤嗟拿嗣约旱男『?,然后跑步道袁州的边上。

    “昨晚吃了什么奇怪的宵夜?”袁州原地踏步,面无表情的问答。

    是的,乌海这样子看起来就好像是被什么附体了,毕竟他以前除了下楼吃饭就是在楼上呆着。

    “没有,你昨天又没有卖烧烤?!蔽诤S脑沟目戳搜墼?。

    “哦?!痹菀涣忱涞?,对于乌海的眼神攻击已经很有抵抗力。

    “乌先生,您也要开始锻炼了?”就在两人相顾无言的时候,黄莉拿着扫把从边上经过,惊讶的问道。

    “是的?!蔽诤Q纤嗟牡阃?。

    “早起锻炼挺好的,对身体好?!被评蛐ψ潘档?。

    乌海点头,表示认同。

    “那袁老板和乌先生加油,我回家了?!被评蛐α诵?,然后快步往家里走去。

    袁州和乌海同时挥了挥手,算作道别。

    “你难道是为了锻炼了多吃点?”不知道为什么,袁州心中突然冒出这句话,并且说了出来。

    “没错,还是袁老板懂我,居然和我的想法同步了?!蔽诤R涣尘驳目醋旁?。

    袁州一言不发的立刻开始往前跑。

    “我一点也不想和乌海那个吃货心思同步?!痹菪睦锿虏?,然后跑的更快了。

    今天袁州早晨的锻炼和平时不太一样,乌海一直跟在袁州的身后,企图问出早饭袁州做什么。

    然而袁州一眼不发,好像一副沉迷锻炼不可自拔的样子。

    不过乌海果然是个为了吃什么都能坚持的人,硬是跟着袁州跑完了全程。

    “呼,我要上去洗澡了?!蔽诤R槐叽槐叨宰旁菟档?。

    “嗯?!痹莸懔说阃?,然后继续跑向后门,准备回店。

    回到楼上后,袁州边擦汗,边嘟囔:“今天消耗这么大,就吃个包子吧?!?br />
    袁州一下子想到了刚刚得到了川菜配套小吃里的包子——龙眼包子。

    川菜点心代表之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