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的设想是美好的,但他显然没考虑实际情况,这不他现在可是连女朋友都没有,哪里来的儿女。

    接下来一连几日,袁州都照常的开店营业,晚上则去扔“垃圾”等着拾荒老人来捡。

    只是,袁州和拾荒老人再也没碰到过面,但袁州是知道他放下的食物是被取走了的。

    “今天天色正好,应该可以炖汤了?!痹葑炖锬钸读艘痪?。

    袁州这里过的悠闲,并且有心思想着避嫌后可以炖汤留给拾荒老人,而另一边的海鲜联盟则过的是水深火热了。

    先是他们和袁州比赛的报道出来了,李厨在里面担任了丑角,把他输了后的不甘以及疯狂拍的淋漓尽致,并且算是彻底没有了做厨师的名声。

    另一边就是店里的生意也开始一落千丈起来。

    要说普通来吃饭的人还真的不太关注这些厨艺界的事情,但耐不住袁州有群热心的食客,不但在网上宣传的人尽皆知,就连现实中都免费给李厨的饭店宣传了一把。

    这下可好,李厨的店从以前的顾客盈门到袁州测评网出现后减少三成的客人,到比赛完后的大猫小猫两三只的尴尬境地。

    生意变成这样的时间一共还没用两个月,眼看着李厨的店铺就要关门了。

    对了,其中还有程技师的出力,以至于李厨就连外援都找不到。

    而其他的海鲜联盟店铺虽然生意也大受影响,但比之李厨又要好很多了,至少能维持日常营业。

    毕竟是李厨请人骚扰的袁州小店食客,也是他很头铁的非要逼袁州比赛的。

    “不知道是什么问题,炖个汤应该不错?!痹葑炖锬钅钣写?,然后开始炖汤。

    这汤袁州从下午开始炖起,一直炖到了晚上的营业时间结束。

    “现在汤应该好了?!痹菘戳丝创砂椎撵乐?。

    “先炒饭?!痹葑杂锪艘痪?,然后开始炒饭。

    饭炒好后,袁州就直接装了起来。

    说起来袁州买的饭盒是那种质量上乘的饭盒,不但可以降解还有一定的保温功效。

    因为炖汤,袁州还准备了一个装汤水的盒子。

    “啪?!痹荻顺鲮乐?,然后放到琉璃台上,然后直接倒出一点点,这才用勺子盛起一勺喝了起来。

    “唔,味道浓郁,鸡肉的鲜香融入了软糯的银杏里面,我的手艺果然不错?!痹萋獾乃档?。

    “可惜,我现在不饿,吃不了,只能扔了?!痹荼咚当呖焖俚陌烟来虬鹄?。

    袁州小店的规矩,袁州比任何人都清楚,食材、餐食不能外带,但对于他这个宿主来说还是宽松了许多。

    比如他用面汤喂养的面汤,作为袁州吃剩下的食物,系统从不干预。

    是以,这才是袁州故意喝了一口白果鸡汤的原因。

    而袁州炖汤的原因倒是也简单,因为那天他从拾荒老人的话里听出了他的老伴卧病在床。

    拎着比平时多一碗汤的“垃圾”袁州再次去了垃圾堆。

    小心的放好饭盒后,袁州步调自然的回了小店。

    “今天应该再看看金瓶梅了,据说里面记载的吃食也很多?!痹葑降昀锖?,心里暗道。

    “啪?!痹菽贸鲆槐揪鞍娲释嫉慕鹌棵?,一本正经的看了起来。

    时不时的,袁州脸上还带着思索的神色,想来是看的很认真的,看了很多书,没有找到合适的,想来之后倒回去。

    虽然,这金瓶梅袁州早就看过,并且因为找的时候发现了一本金瓶梅饮食谱的书,放弃了找寻里面的菜品。

    但再次细读系统要求的时候,袁州发现金瓶梅里面的菜品还是有可操作性的。

    毕竟需要做出来并且达到九十分,而做红楼梦菜系的远远比金瓶梅的多,想来应该可以找几道菜出来。

    这就是袁州的想法,是以,这次他看得格外认真,并且不光只看里面的菜品,而是在通读这本书。

    以便更好的找寻出里面符合要求的菜品。

    “嗯,里面的吃的的确就像研究所说的,很普通,但这做法有些倒是很有意思?!痹荼呖幢呦胱爬锩娌似返淖龇?。

    当然,还有里面介绍的酒品以及茶饮的介绍。

    不一会,袁州就看到了第六十一回了,因为这书算是通读的第二遍,并且已经看了有两天了。

    “螃蟹鲜?”袁州紧紧盯着书上的描写,眉头紧皱。

    书上关于螃蟹鲜的记载是这样的:“四十个大螃蟹,都是剔剥净了的,里边酿着肉,外用椒料、姜蒜米儿、团粉裹就,香油炸,酱油酿造过,香喷喷酥脆好食?!?br />
    “这螃蟹这么折腾一番那里还会鲜?”袁州心里纳闷。

    要知道他刚刚才做了关于海鲜的菜品,心里很清楚这螃蟹要做的鲜美需要什么样的烹制手法。

    就是蟹斗也不是这么炸制的,若是用辣椒或胡椒加上姜蒜之类的再裹上粉用香油炸,这样出来后那里还有螃蟹的鲜美。

    “系统这螃蟹鲜符合要求吗?”袁州心中一定,然后尝试的问道。

    要知道,自从发布这个任务后,袁州已经提交了几十道菜了,但都是以失败,是以现在提交都变得小心翼翼了。

    屏气凝神的看着等着系统回复,也不知道这系统是不是故意的,感觉审视了很久才回答。

    系统现字:“符合?!?br />
    “有不符合……”袁州回神:“等等,你是说符合?”

    袁州确定再问一遍,他都有点怀疑,是不是产生幻听了。

    系统现字:“符合?!?br />
    “大兄弟真是不容易啊,不容易!就决定是你了,螃蟹鲜!”袁州立刻起身嘴里说道。

    找了这么久,才找到,袁州心里很是激动,恨不得立刻就动手开始做。

    “等下,我得保证我一次成功,想想具体的做法?!痹菡玖艘换?,冷静了下来。

    等到袁州平心静气,考虑好了做法后,才再次开口。

    “现在时间是五月,市面上没有螃蟹卖,并且这金瓶梅里根据描写用的也不是海蟹,只能是湖蟹?!痹葜迕妓伎?。

    “系统,这螃蟹原材料是你提供吗?”袁州问这话的时候并没有报希望。

    系统现字:“可提供三份螃蟹食材?!?br />
    “系统你这么大方不会又有阴谋吧?”袁州一脸怀疑。

    系统现字:“宿主可提供螃蟹的产地、大小、月份,此三样正确本系统即可提供食材?!?br />
    听系统这么一说,袁州就明白,这是在考他这螃蟹鲜需要的螃蟹原料的具体信息,看系统的意思是需要说对才会提供。

    “不是免费的?!痹菪睦锼闪丝谄?。

    和系统‘友好’相处多了的袁州对于系统的不免费才有安全感,这对从不占便宜的袁州来说也是很难得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