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看到拾荒老人有些意外,因为除了拾荒老人特意等着的那次,两人没再打过照面。

    这还是第二次碰到,袁州面上不露声色,脚步不停的走了过去。

    “嗞啦”袁州照例放下今天的纸袋,对着拾荒老人再平常不过的点了点头就准备离开。

    “小袁老板,袁老板我能这么叫你吗?”拾荒老人连忙叫住袁州,但一开口就把心里亲昵的称呼叫了出来,立刻又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当然可以?!痹菝欢嗨?,点了点头。

    “小袁老板,谢谢你的饭,很好吃,最近老伴都吃的更多了些?!笔盎睦先思菘垂?,有些局促,但还是认真的表达着谢意。

    “这不是特意留给你的?!痹菀涣忱淠乃档?。

    但拾荒老人显然知道袁州会这么说,只是笑了笑也没反驳,但眼神还是一片感激。

    倒是袁州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一时也没再多说什么。

    “我看小袁老板很喜欢狗?!笔盎睦先嗣嗣蟊劭孀诺牟即?,嘴上温和的说道。

    “什么?”袁州听闻拾荒老人这么说,有些疑惑。

    “就是那个小袁老板养的面汤,长的毛色光光,一看就知道小袁老板很爱护他?!笔盎睦先诵ψ诺?。

    “没有,它是流浪狗,我没有养它,是它死乞白赖的来着不走?!痹菀槐菊慕馐偷?。

    袁州这话说的很是顺畅,因为他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每次有人说面汤是他养的狗,他都会这么说。

    嗯,毕竟厨师是不能养狗的,得为食客负责。

    是以,袁州从不在工作时间抚摸面汤,应该说他从来没有摸过面汤。

    而面汤也好似知道什么似的,从来不蹭袁州,也不靠近他,一人一狗就这样保持着默契。

    “小袁老板就是好心?!笔盎睦先瞬灰晕?,赞叹的说道。

    这次袁州都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了,没说话。

    “是这样的,前两天有个小孩的狗儿不要了,说是坏了个腿,我修好了,这狗儿看起来很好看,小袁老板你看?!笔盎睦先讼肜词怯行┎缓靡馑?,说话都有些颠三倒四的。

    但他还是麻利的从左臂挎着的布袋里拿出了他口中的狗儿。

    那是一只机械狗,银色的外壳,一双垂着的耳朵,眼睛乌溜溜的看起像是面汤的眼睛一般,而狗儿的四条腿是可以随意移动玩耍的。

    看起来狠可爱,是个小孩子会喜欢的东西。

    “小袁老板你看怎么样?!笔盎睦先怂哿辆Ь?,又有些忐忑的看着袁州。

    “很好看?!痹莸阃?。

    “好看就好,那送给小袁老板,这狗儿干净,我重新洗过了?!笔盎睦先肆成纤闪丝谄?,然后认真的说道。

    袁州这才注意到,平时拾荒老人身上很干净,但用来捡垃圾的手和走路的鞋都是很脏的。

    但今天拾荒老人的手却很是干净,就连指甲缝都很干净。

    “送我?”袁州有些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开口道。

    拾荒老人的回答则是把手上银色的狗儿往前推了推。

    “谢谢?!痹菟纸庸?,郑重的道谢。

    “不客气,我还要谢谢小袁老板?!笔盎睦先艘涣晨牡乃档?。

    “我很喜欢?!痹菽米殴范?,轻轻拨动了一下它的前腿,然后道。

    “嘿嘿,喜欢就好,喜欢就好?!笔盎睦先丝雌鹄锤咝肆?。

    “对了,不早了,小袁老板快去忙自己的,不能再耽误你了?!笔盎睦先艘幌伦酉肫鹚丫献旁莺镁昧?,立刻说道。

    “嗯,好慢走?!痹莸阃?,然后转身离开。

    拾荒老人看着袁州,也没立刻收拾垃圾,而袁州则是稳稳当当的慢慢走远。

    “小袁老板果然是喜欢狗?!笔盎睦先怂嫡饣暗氖焙?,一脸的高兴。

    而耳力惊人的袁州也听到了,脸上露出了个笑容。

    不一会,袁州就走到了自己的店铺后门,自然的也路过了面汤。

    “踏踏踏”袁州倒转了几步,又回到了面汤的面前。

    “这是我的新宠物,叫银子?!痹荻紫律?,拿起银色的机械狗,递到面汤的眼前。

    为了怕面汤不知道这是什么,袁州还特别贴心的汪汪了两声。

    “唰”面汤瞬间立起,黑溜溜的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银色机械狗,显然是看出这是一条狗。

    “好看吧,不给你玩?!痹莼瘟嘶问稚系幕倒返?。

    “汪?!泵嫣兰笊慕辛艘簧?。

    “想玩?还是不给你玩?!痹菀⊥?。

    “汪汪?!泵嫣狼巴缺林?,后腿岔开,立起身子盯着机械狗又叫了两声。

    “你自己就是狗子,你玩你自己?!痹莶焕砘崦嫣赖娜险?。

    “刷?!本驮谡飧鍪焙?,作势一副要咬人的面汤却突然生出右前爪直接拍向机械狗。

    然而袁州速度更快,一把收了起来。

    “听说狗狗会嫉妒主人的新宠物,面汤你是不是觉得有人抢了你的位置???”袁州一脸笑眯眯的说道。

    然而袁州失望了,在他收起机械狗后,面汤的小脑袋左右晃了一圈,像是在找什么,没看后又立刻趴了回去,不再理人了。

    对袁州的话自然也毫无反应。

    “真是没有恒心的狗,你都不再找找?”袁州道。

    然而面汤这次却连眼睛都闭了起来,狗脸上毫无表情,好似袁州是个无理取闹的小朋友。

    “算了,一会给你送面汤过来?!痹菁嫣勒娴牟焕砣肆?,就一脸高兴的起身回店里了。

    等袁州一离开,面汤再次睁开了眼睛,看着袁州欢快的背影,乌溜溜的小眼睛里颇有一种:“这两脚兽怕不是傻的感觉?!?br />
    当然,袁州是没看见的,不然又要怀疑那建国后不能成精的规定是不是假的了。

    这边,袁州已经回到了自己二楼的房间了。

    “嗯,看起来挺不错的?!痹菽米呕倒?,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就这样,袁州看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往窗边走去。

    那里放着连木匠做好的榫卯收纳柜,颜色是漂亮的原木色,纹理清晰看起来硬朗大方。

    “就放在这里吧?!痹堇桓龀樘?,那是用过的约请卡,其中有张上绘着一个女人的样子。

    而机械狗就放在边上的另一个格子里,另一个抽屉里则放着那副拳击手套,袁州还在想着,以后生了孩子把这些东西来历告诉他,然后传下去。

    一定会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