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的存在感确实很低,就连比赛开始都是张焱宣布的。

    作为一个正式的厨艺比赛自然是有主持人的,虽然没机会说开始。

    但拿了钱,还是有事做的,比如现在这些礼仪小姐就在主持人的指挥下,一道道菜的往评委台上送。

    说起来,似乎礼仪小姐也不需要主持人引导,就能自己送菜……好吧,大实话不能瞎说。

    “从速度来说,看来还是咱们的袁老板更胜一筹?!敝鞒秩撕貌蝗菀卓即?。

    “不过另外一边的海鲜联盟的代表们也不甘示弱,加快了速度,好像最后一道菜是两位主厨的配合,也快做好了?!敝鞒秩吮咚当呶ё帕礁隽侠硖ㄗ艘蝗?。

    记者镜头也跟随了过去,等到人们视线一离开,李厨还能微笑着稳住自己的态度,而敖辟就不行了,皱眉开口道。

    “最后两道菜好了没有?!卑奖僮沸∩实?。

    李厨保持冷静的道:“别催,我们在速度上已经输了,那就最好一点,味道上赢回来?!?br />
    他说话,海鲜联盟的厨师,躁动的心情安抚了很多,毕竟李厨现在是联盟的主心骨,毕竟可以请来张焱和周世杰,然后举办如此大的一个比赛。

    没有错,钟丽丽虽然给所有厨师发了一个邀请卡,但也不会解释,这次大会的来历,自然形成了一个美妙的误会。

    本来海鲜联盟的七个菜中,复杂的三个都最先完成了,剩下四个相对简单,也别是凉拌海螺,更加是一分钟的事情。

    “红参切好了吗?”主厨催促。

    “好了好了,马上海螺?!绷⒖逃卸ι?。

    在袁州做好五分钟后,海鲜联盟方也在一问一答间,全部做完,端到了一起。

    当然海鲜联盟的菜品是按照顺序摆放的,直接摆成了一个直线。

    李厨的香辣爬爬虾来和敖辟联合左主厨的香辣爬爬虾自然是摆放在正中间位置的。

    菜品一端上来,李厨就立刻举手示意他这边也做好了。

    主持人眼力很是不错,立刻出声道:“看来我们的海鲜联盟也完成了菜品,两者在速度上真的是相差无几?!?br />
    “是的?!崩畛阃纷孕诺挠ι?。

    “好的,那么也请我们的礼仪小姐端上菜品,和袁老板的菜品摆在一起?!敝鞒秩说?。

    直到两边的菜品都摆好,评委台的四人才起身准备看看菜品然后品尝。

    “看来这什么海鲜代表这么多人连速度都没有袁老板快?!庇屑钦咝∩囊槁?“所以说,人多反而手忙脚乱?!?br />
    “可不是咋的,不过听说袁老板本来就擅长速度,还是要看味道?!庇懈鐾馐〖钦呓硬?“袁老板又快又好,不知道在比赛上能不能依旧保持?!?br />
    “我们今天来采访不就是为了给川菜示范店再打个广告嘛?!庇屑钦呖戳丝丛?,然后小声说道。

    “别这么说,一会说不定剧情有反转呢,这样才有新闻?!?br />
    在场等反转的记者不少,倒不是希望袁州输,自身很单纯的想搞个大新闻,心里是怎么想的,是一回事,但说出来就又是另外一回事。

    所以说这话记者,遭到了其他记者的鄙视,可以的。

    “无论怎么样,记者就是要以真实为主,袁老板赢了也有好写的,我都想好题目了?!庇屑钦叱芍裨谛氐乃档?。

    其实这些记者大部分都是周世杰邀请来的,还有些则是示范店的评委发现美食的狗的主编胡越请来的。

    要知道这个质疑也算是打了他的脸了,自然他也得让这些人好好出个名。

    既然记者是周世杰请的,而袁州和周世杰的关系摆在那里。

    那自然是来报道袁州的,记者心里门清,但也想搞个大新闻,所以才各种在白肖肖那里套话。

    毕竟张焱和周世杰这两护犊子的会长,肯弄这么大,除了这个理由,还有什么?

    “既然是袁州主厨先做好,我建议从袁主厨的开始品尝?!蓖跸榻ㄒ榈?。

    “若是吃完袁主厨的再品尝海鲜联盟的怕是菜都凉了?!卑仔ばこ僖傻?。

    “如此就一人一道,由袁主厨的开始?!敝苁澜芤淮付ㄒ?,白肖肖也的确是问题,所以是要注意。

    “应该这样?!闭澎偷谝桓鲈尥?。

    “周会长不愧是经常主持这种大会的,经验丰富?!卑仔ばた?。

    “就从这个红椒虾林开始吧?!蓖跸橹缸抛雷又屑涞呐琅老旱?。

    是的,因为菜品相同,礼仪小姐把两边的菜都对应放着。

    也就是说摆成的两条直线两边都是一样的菜品。

    嗯,这个摆法是在主持人的指挥下完成的,说真的,也不知道要个主持人干什么,还所发一份钱。

    “我也想尝尝这个虾,看起来非常不错?!卑仔ばばΦ?。

    几人决定好后,礼仪小姐就给四人的盘子里一人夹上了一只爬爬虾。

    袁州的爬爬虾外壳呈现金红色,上面沾着红色的辣椒粒,最重要的是爬爬虾的上的爪子一只也没掉,品相非常之完整。

    “这虾好像每只虾钳都在?”白肖肖略带疑惑的问道。

    本来要是都在一个盘子里只觉得摆盘漂亮,颜色搭配鲜艳而勾人食欲。

    但单独拿出一只就会发现这爬爬虾的爪子非常之完整。

    爬爬虾的腹部宽大,有六节,每一节都有一对小爪子,一只虾大约有二十对爪子。

    这些虾爪子在白肖肖用筷子夹起后看的更加分明,脸上的表情也更加惊讶了。

    “对,确实是完整的,厉害?!蓖跸樽龊O首匀荒芨芯踉菡庖皇值睦骱?。

    “这是应该的?!敝苁澜苡锲?,好似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当然晚上周世杰脸上的得意没有那么明显就更加真实了。

    几人看到这虾的品相就惊讶了一把,而张焱却不废话,直接开吃。

    “咔啦”一声轻响,那六节腹部的背甲就被张焱剥了下来。

    “想不到张会长还挺会剥虾的?!蓖跸榈?。

    “不是我厉害?!闭澎褪掌鹦睦锏木?,面上淡然的说道。

    王祥心里疑惑却没多说,因为张焱已经开吃了。

    不过很快他就不奇怪了,因为他不过是用筷子轻轻一挑,那藏着肥美虾肉的六节腹部背甲就完整的翻开了。

    “这?”王祥惊疑不定的看向边上的白肖肖碗里。

    而白肖肖也正好挑开虾壳,这下王祥心里有了猜测。

    “这难道提前就剥好壳了?这样恐怕就不好吃了?!卑仔ばぶ迕?。

    白肖肖不是厨师,没注意到里面表面淡青色虾肉的肥美,反而担心提前开壳会影响虾肉汁水的流失,从而没有那么鲜美。

    说着白肖肖伸筷子开始夹里面厚实带着虾膏的爬爬虾肉。

    爬爬虾的肉并不像其他的虾,它很难被完整的剥下来,并且它的虾膏也比较硬,吃起来并没有湖蟹那么鲜美。

    是以,白肖肖心里是不喜欢吃爬爬虾的虾膏的。

    但眼下他是评委,所以白肖肖准备随便尝尝。

    白肖肖直接一筷子夹起半截虾膏,纯正的金黄色,能看得到颗粒,看起来和其他的虾膏一样,有些粗糙。

    “唔?”白肖肖一喂进嘴里立刻就瞪大了眼睛。

    “居然一点不粗,好香的虾膏?!卑仔ばと滩蛔∷档?。

    喂进嘴里的虾膏硬硬的,白肖肖一咬就碎开来,带着颗粒感,再一咀嚼虾膏立刻迸发出惊人的香味。

    并且因为粗糙的口感,这虾膏越嚼越香,就像是吃腌的上好,一剥开就流油的咸鸭蛋蛋黄中间那一点硬硬的蛋心一般,香味浓郁而美味,并且多了一种鸭蛋黄没有的鲜美。

    这感觉让白肖肖顾不得前面虾肉不好吃的猜测,三两下就吃完了虾膏并且已经在吃虾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