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丽丽虽然很年轻,但地位档次是真的不一样。

    “听说你的虾蟹荟,还有其他的店铺,要联合挑战袁州小店,我今天是代表厨联,来记录这场挑战的?!敝永隼鲇锲乃档?。

    “误会,都是误会?!碧街永隼鍪俏饧露?,李厨一下子就冷汗直流,连忙开始解释。

    “是这样的,我那是给袁主厨开的一个玩笑,不能当真,真的不能当真?!崩畛峡业乃档?。

    钟丽丽闻言,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李厨。

    “真的,你想想我的这个小店,怎么跟袁主厨的厨神小店相比,比厨艺,我虽然是老厨师,但跟名厨差距还是很大的,钟秘书你说是不是?!崩畛?。

    见钟丽丽毫不犹豫的点头,李厨心里既感到憋屈愤怒又不敢表现出来,嘴上还得继续解释。

    “我又不傻,更不想寿星公上吊,这事真就是个误会?!崩畛涣吵峡业乃档?。

    反正李厨就是准备不承认,但这时钟丽丽开口了。

    钟丽丽表情严肃的说道:“我们厨联不管是不是误会,李主厨你这样说过,那就代表的确有这样一件事?!?br />
    这次钟丽丽一开口,李厨就认识到了不妙,紧接着钟丽丽的话果然应承了他的想法。

    “既然是事实,那么就代表并非袁主厨捏造,这件事情厨联已经登记在册了,并且介时会由我们安排专业的美食评判来进行评选?!敝永隼隹醇畛瓜胨凳裁?,直接开口说道。

    “可是……”听了钟丽丽的话,李厨脸色更差了,但嘴上还是急忙准备开口。

    然而钟丽丽再次传达了周世杰的话,道:“周会长说,挑战示范店的事情,这是从川菜示范店评选开始以来的第一次,示范店作为一年来的川菜标杆,是需要我们所有人认同的?!?br />
    “但每年示范店推荐上榜的店铺,只有十家,所以肯定还有许多优秀的店铺不能被提名?!彼档烙判愕昶痰氖焙?,钟丽丽瞥了李厨一眼。

    而这一眼蕴含的意思,李厨宁愿自己没看懂,但钟丽丽却直接开口继续说道:

    “所以如果有一个,或者是几个,而现在是二十八个川菜馆都觉得自己也能上,那么是非?;队忝堑奶粽降??!?br />
    “这次挑战,将会由周会长以及川菜协会会长张焱会长亲自担任评委,以保证公平、公正?!?br />
    说到这里,钟丽丽停顿了一会,抬头认真的看着李厨,显然是在等李厨的再次回答。

    只是钟丽丽说的这些情况,直接将李厨想要说的话全部堵到嗓子眼了。

    听听周会长的话,先直接定了个基调,这是对示范店选举的不满,而这相当于是打了两位会长的脸,然后又大方的说可以不满。

    但真的有这么大方?“有其中一个,或者是几个,二十八个”,会长说话就是有水准的,挑战袁州的海鲜店,可不就是一共二十八家。

    说这话就只代表一点,这二十八家店,都已经被记住了,想到这里李厨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所以李主厨想要取消,我可以致电给周会长与张焱会长,你可以亲自和他们说。否则我一个秘书,在两位会长已经安排好行程的情况下,也是做不了主的?!笨蠢畛涣巢松?,钟丽丽继续开口的同时,还做势还掏出了手机。

    “不用不用?!崩畛σ⊥?,现在不能一错再错了。

    “那就好?!敝永隼龅懔说阃?,继续道:“这么说,李主厨是接受挑战安排了?”

    “完全接受,周会长和张会长能够在百忙之中还抽出时间亲自过来,不胜荣幸,不胜荣幸?!崩畛镀鹱旖?,尽量笑的真诚的说道。

    “好,那么这是邀请函?!敝永隼龅屯纺贸隽艘环庋牒?,递了过去道:“上面有此次挑战的时间以及地点,另外二十七份,将会分别送到其余各位主厨的手中?!?br />
    “谢谢钟秘书亲自跑一趟,麻烦了?!崩畛行坏?。

    “那么我还有事就不打扰李厨研究菜式了?!敝永隼鲎鍪乱彩歉删焕?,讲完这些,就踩着高跟鞋离开。

    “钟秘书要不要吃了午餐再走?!崩畛恢备谄渖砗?,期间还客气的问道,但被钟丽丽直接婉拒了。

    等到送到门口,钟丽丽拒绝相送后,李厨又往前走了两步,大声的开口了。

    “请钟秘书帮忙告诉周会长和张会长,我们至少我本人对川菜示范店的评选是抱有敬意,并且对于这个结果也是非常认同的?!?br />
    “会有这样的情况,主要是因为其他原因?!崩畛馐嵌宰约盒形鲎抛詈蟮呐?。

    待看到钟丽丽上车离开,李厨脸上的笑容才凝固,看着手上的邀请函,深吸了一口气,才将心中的火气压下来。

    “当真是心思阴沉狠绝,竟然直接出动厨联秘书长来通知这件事情?!崩畛а狼谐莸?。

    钟丽丽说话太绝了,把李厨能够拒绝的退路全部斩断了,想想也是钟丽丽是什么人?她说话做事,怎么可能会给人留有余地。

    “师傅师傅这是一件好事?!崩畛降艿纳敉蝗淮颖呱洗?。

    要说熊孩子不可怕,关键是熊大人才可怕,这徒弟没看见李厨神情如此凝重阴沉,还兴高采烈的说出了这话。

    李厨被惊醒,转头看着一脸高兴的徒弟,目光中充满了杀气。

    “师傅你听我说,是这样的……”徒弟连忙补救:“这件事其实没有这样复杂?!?br />
    “既然厨师联会的人,将事情定义为挑战示范店?!蓖降芏倭硕偌绦?“那我们就挑战?!?br />
    “师傅你说过,那个袁州厨艺是很高,但并非是全能的,他对于海鲜不行,我们赢了不就行了?!”徒弟越说越激动,不知道是激动,还是被李厨有杀气的目光吓得,是以没有组织语言,说的话颠三倒四的。

    但李厨听明白了,目光中的杀气消散。

    “这样说,这或许,还不是一件坏事,说不定还是一个机会?!崩畛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