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没看出来,你还是一个好系统,完全可以说是系统界的楷模了,很贴心?!痹莸?。

    突如其来的夸奖,让系统都有些当机,沉默很久后才回复:

    系统现字:“本系统只按照严格的准则,以及规矩办事?!?br />
    然后无论袁州怎么戳,系统都不说话了。

    “难道系统还会害羞?”袁州心里瞎琢磨。

    关于系统的问题再说,最让袁州眼前一亮的,还是任务奖励,十分让他眼热。

    诈马宴可以说是元朝宴席的顶峰,可以列入华夏十大宴席之一,最关键之前也说过,这玩意早就失传了。

    “所以说,这么简单的任务,竟然给的任务奖励如此大?!痹菥鹊?。

    烤乳猪还有烤全羊,袁州都知道,但烤全牛,不说诈马宴的特殊做法,就是普通烤全牛,都是很复杂的,首先就是牛太大,肉厚,重量大。

    反正上次袁州看到的烤全牛,那可是用了吊车,和大型的炉堡,场面很大。

    而古代肯定是没有吊车这种东西的,都是使用人力,不知道诈马宴的烤全?;崾鞘裁闯【?。

    袁州已经开始想赢了之后的任务奖励了,没有错他膨胀了,心里没有一点觉得打不赢什么的,反而在祈祷,抽奖一定要抽中牛、牛、牛。

    “我得保证这个奖励的稳固性?!痹菽钸读艘痪?。

    念叨完的袁州摸出手机,直接打了一个电话给钟丽丽,他认识的人之中,只有钟丽丽有能力,有经验处理这个事情。

    晚餐时间。

    开始取号排队,然后魏先生这两天心情很好,是以今天也带着女儿魏薇来了。

    刚来没多久,魏先生就看到了很久没见的乌海,病恹恹脸色非常差的排在他后面。

    当然乌海那双眼中,对于美食的追求,还是一成不变的!

    “乌不要脸,你这是生病了?”魏先生问。

    “之前生病了,但因为对美食的执着,是乌汉三又回来了?!蔽诤K祷吧舳济挥幸郧按罅?。

    “可以?!蔽合壬阃?,不再说什么。

    袁州也注意到外面的乌海来了,这样看来,心里稍稍安慰,看来他的计划成功了。

    之前乌海那个样子快被饿死了,作为朋友袁州只送了药打了电话,却没有做顿饭,其主要原因就是要给乌海留一个强烈的目标。

    有目标,才能驱使比猪都懒的乌海,吃药并且早点好起来。

    “今天我要大吃一顿,今天我要大吃一顿?!蔽诤C桓仙系谝慌?,第二批的他,眼睛死死的盯着店内,嘴里嘟囔。

    周希今天没来,昨天他还一直念叨着乌门檐为什么没来,今晚乌海来了,他又有事不在了。

    话分两头,另一边在和袁州通完电话后,李厨懵了许久,就呆呆的坐在原地拿着已经黑屏的手机。

    李厨大脑充斥着两个字——“后悔”

    对!没错,就是后悔,非常后悔,现在这个情况无论输赢,他的后果都会很惨。

    六神无主之际,李厨坚定了一件事,那就是不能比,所以当他的电话再次响起,这是海鲜荟的主厨敖辟打来的电话,李厨直接没接。

    并且还把电话拉黑,这件事情他打算直接抽离了。

    “幸好,还没有……”李厨心里庆幸,嘴里念叨道。

    只是李厨话音的未落,他徒弟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师傅是敖师傅,他说有急事和你商量?!蓖降芤槐吲芑挂槐咚?“他说您的电话打不通,所以就打到我这里来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br />
    “当时我就回话了,说师傅你没事,在厨房研究新的菜准备打败那个袁州呢?!蓖降芑褂昧饲肷褪降挠锲?。

    一般都是坑爹,现在流行坑师傅了?李厨狠狠的瞪了徒弟一眼。

    他道:“你瞎说什么?!?br />
    说完,李厨抢过手机,直接挂断电话,然后觉得这样还不彻底,又把徒弟的手机关机。

    “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别瞎转悠,今天手机不准开机?!崩畛党獾?。

    被挨骂的徒弟显得很无辜,不知道什么情况,又不敢反驳,只能暗戳戳的离开。

    或许之前的李厨的确是在想,用什么海鲜菜式,但现在李厨是在想怎么样完全摘除自己虾蟹荟在这件事上的影响。

    大概十分钟之后,又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师傅师傅……”

    徒弟又急冲冲的跑来了,只不过这次话没说完,就被李厨打断了。

    “又有什么事,我告诉你过多少次,什么事情都要稳重,毛毛躁躁的怎么当厨师?!崩畛垡坏?,不满的说道。

    闻言,徒弟先站定把气喘匀了,这才开口说道:“师傅外面有人找你?!?br />
    李厨皱眉,心想他刚刚才挂断了敖辟的电话,难道这么快就找来了?

    “说我不在?!崩畛苯拥?。

    “可是……”徒弟还想说什么,但是被李厨凶狠的目光盯着,就把后面的话吞回去了。

    “好的师傅,那我就跟钟秘书说您没在?!蓖降艿?。

    “等等?!崩畛擅频目醋磐降?,问:“那个钟秘书是谁?”他记忆中,并没什么老板的秘书姓钟,最关键的是钟秘书这个称号,听起来有些耳熟。

    “是钟丽丽小姐,好像说是厨师联会的秘书长?!蓖降馨阎赖娜慷妓盗?。

    “厨师联会秘书长?!对就是姓钟?!崩畛⒖唐鹕?,道:“你为什么不早说?!?br />
    李厨说完又瞪了徒弟一眼,并且撂下一句话说一会再收拾你,就急冲冲的出了厨房。

    徒弟一脸无辜,他这真的是里外不是人。

    这边李厨急忙的迎接,在大堂看见了一位身穿灰色职业装的丽人正襟危坐的在长椅上坐着。

    “你们怎么弄得?让钟秘书坐在大堂?!崩畛仁侵冈鹆朔裨币欢?,然后转头笑着对钟丽丽道:“钟秘书有什么事,我们到包房谈?!?br />
    “不用了,反正也是小事,今天我来虾蟹荟只有一件事?!敝永隼鲆⊥?,然后说道。

    “钟秘书请说?!崩畛诠易懦厥槌ぶ永隼龅拿媲?,丝毫不敢摆什么架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