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袁州离开小店后径直来到了药店。

    “麻烦给我一点感冒药?!痹莸?。

    “感冒药的话,是什么症状,有没有发烧?咳不咳嗽,咳嗽有痰吗?”药店老板问:“关键的是头晕还是喉咙疼?!?br />
    药店老板边说边看袁州,显然是以为生病的是袁州。

    “不是我生病?!痹莸?。

    “那生病的人的症状是什么?”药店老板负责的再次问道。

    “具体症状我也不是很清楚,但肯定是手软脚软,已经严重到起床走路都成问题了?!痹莸?。

    “那是高烧,最好去医院看看医生,说不定得输液或者打针?!币┑暌缴险娴慕ㄒ榈?。

    “好的谢谢,不过先开点药给我,吃了然后再看?!痹莸?。

    药店老板点头,然后开了几装药,交代了一遍药的服用方法和计量,袁州付钱提上药后直奔乌海家。

    乌海的房间在袁州小店对面的二楼,这一层一共是两间屋子,他直接打通中间只留下了必要的承重柱,关键的是,房间一般是不会锁门的,这当然是为了平时下楼排队的时候能够更快一点。

    这次自然也不例外,门虚掩着,留了一条缝。

    透过缝,目光就能看到室内一地的画稿。

    最近也没有听说乌海有什么画作任务,虽说灵感这种东西很突然,但乌海要开始画画之前,几乎都会去小店闹腾一番。

    “蓬蓬”袁州抬起手认真的敲了敲门。

    敲完门后,袁州站在门口好一会,但里面还是没声音,袁州皱了皱眉头,脸上有些担心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很通透,正对着门的除了画布之外就是一张沙发,上面乌海穿着皱巴巴的衣服横躺在上面。

    那挺尸的样子好像已经奄奄一息了。

    果然,乌海好几顿没来了,根据袁侦探的推理,只有可能是生病了,并且已经病的走不动路了才有可能,现在看来果然是的。

    这最近天气一下子转凉,郑家伟又不在,而乌海一向又是睡衣,感冒可能性几乎是百分百了。

    当然一般的感冒,只要是还能起床,乌海哪怕是爬都会爬来小店的,是以真相只有一个,乌海已经病到爬都爬不动了。

    看到袁州,乌海感冒病中惊坐起,仿佛是沙漠要渴死的人,突然看到了绿洲。

    然而,生病就是生病,乌海精神很是亢奋,但身体是撑不住的,犹如入冬的麦穗,又砰的一声瘫到了床上。

    “说说,你这是什么情况?!痹莺茏跃醯陌崃艘桓霭宓史诺缴撤⑶?,一副听故事的样子。

    “晚上睡觉忘关窗了……”

    “……然后下雨?!?br />
    “雨……飘进来了?!蔽诤5纳粲衅蘖?,极为沙哑,就连嘴上的两撇胡子都没了精神,断断续续的才说完了整件事情的来历。

    忘了说,乌海的沙发和床都在窗边上,这是袁州小店开门后,乌海特意叫人搬过来的,为的就是可以从床上坐起来就能看到袁州小店。

    然后那天下雨,没关窗的乌海,早上起床后发现半床被子以及褥子都是湿哒哒的。

    是以,这种情况不感冒,天理何在?

    不要问为什么,雨淋在身上都没有醒。有一句话叫,你永远不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同样除了袁州的美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叫醒乌海。

    至于冷什么的在睡觉的乌海面前那是不存在的。

    看乌海现在在沙发就知道他肯定是想去袁州小店的,毕竟现在乌海躺的沙发还是在窗边,并且窗子还是没关,想来他是挣扎过了,挣扎着从床上到了沙发上。

    结果也很是明显,乌?;故敲荒艹龅牧嗣?。

    “把药吃了,上面小纸片写着每种药吃多少?!痹莸懔说阃?,然后道。

    说完话,没等乌?;卮鹪菥桶岩话┤拥轿诤5纳撤⑸?,然后起身烧了一壶水给乌海。

    “扶我起来,我还能吃?!蔽诤?炊济豢匆?,挣扎着坐起身道。

    乌海对药可不感兴趣,只是看着袁州这样说了一句。

    “那你自己起来,起不来就把药吃了,我会给郑家伟打电话?!痹菝坏任诤;卮鹁椭苯幼吡?。

    “回来,我要吃……”乌海伸着尔康手,声音细如蚊蝇的对着袁州的背影喊道。

    然而耳聪目明的袁州并没有回头。

    “这家伙也只有郑家伟和乌琳治得了他了?!痹菪睦锞龆嘶厝ゾ痛虻缁?。

    然后他就离开了,毕竟还得回小店镇场子,虽然有申敏在,也不需要他干什么。

    不过一下楼,袁州摸出手机就开始给郑家伟打电话了。

    小酒馆的营业时间结束后,袁州还是一样目送申敏坐上公共汽车离开才关门。

    第二天中午,依旧不见乌海的影子,袁州小店到了几个不速之客,这里的不速之客自然是贬义词,李厨也就是那一群暂且统称为低分联盟的人,在被袁州拒绝之后,自然是不会这样就善罢甘休的,是以他们就想了一个损招。

    真的是损招,低分联盟雇了一帮人,也不做其他的,从今天开始,就天天在店门口转悠,一边转悠还一边大声的说话。

    “这家店还有这么多人排队?”

    “一家敢做不敢当的店,不明白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喜欢?!?br />
    “万一人家就喜欢这种风格?”

    “那真的呵呵了?!?br />
    “老板那么怕事,也不知道这东西是不是真的那么好吃,怕是那些吃的人眼神不好?!?br />
    等等这种类似的话语,这一群人就在袁州小店所在的桃溪路街边,而桃溪路谁都可以走,是以排队委员会也不可能强制性的说,不让人过,或者是不让人这样说。

    而最为关键的是,排队委员会的人上去交涉,然后人家道歉,明天又直接换了一波新的人来说这样类似的话。

    李厨真的是不遗余力的作死,不知道雇佣了多少人来骚扰袁州小店。

    来袁州小店吃饭,排队的人,虽说大多数素质都挺高,但也是大多数而已,肯定有脾气爆的。

    听到这话,直接不怂,分分钟冲上去干了起来,结果当然是赢了的,毕竟袁州小店排队的人是很团结的,但整个中午的营业时间还是被弄得乱糟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