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见面会,维持了四十多分钟,然后才以袁州要准备晚上晚餐的食材结束。

    周佳和胡题打招呼离开,袁州看着两人的背影,道:“这小子应该还不错,踏实稳重,成熟帅气比起当然我是差一些,但也是个有上进心的小伙子?!?br />
    “周佳这小丫头应该不会吃苦?!蓖耆桓崩细盖仔奶脑葑芙嵬瓯?,这才回二楼房间换了一身衣服,穿上了更好活动的窄袖常服。

    最近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天天都有人订全鱼宴,当然虽说中间有一桌人没来,被他自己给吃了。

    袁州这边开始做了,而另外一边,魏先生和死对头则展开了友好交流。

    魏先生的死对头叫谢蒿,跟他差不多年纪,今年四十二,是正当壮年的年纪,再加上今天升职,真的是春风得意马蹄疾。

    人事部的消息已经传出两天了,虽说还没有正式任命,但也有很多同部门的人每天来恭喜。

    每个人过来,谢蒿都笑呵呵的打招呼,但当有一个人过来,谢蒿的脸立刻就耷拉了下来。

    “谢蒿真是恭喜恭喜,没想到以你的工作能力和效率都还能升职,刘总真的是大善人?!蔽合壬庖丫皇腔爸写?,这也就是明怼了。

    “同喜同喜,听人事部的说,这个分公司总经理的位置,本来你也是候选人之一?!毙惠锏?。

    谢蒿可不是省油的灯,马上怼回去:“但不好意思,没想到我这种没能力的人,还是赢了你这个有能力的人?!?br />
    “没能力的人一时幸运,走不远的,对了你以后出门记得看看黄历,毕竟你后半生的运气,在今天都用差不多了?!蔽合壬?。

    “不劳你费心了,以后这些出行的事情自有分公司的秘书处会打理?!毙惠锏?。

    魏先生和谢蒿两人是针锋相对,公司里的人都习惯了,并且这个时候,不是劝不劝阻的问题,是要躲远一点,要是殃及池鱼那就是惨了。

    在两人语言交锋到最激烈的时候,魏先生突然哈哈大笑,道:“谢蒿你还是一样的牙尖嘴利,你升职了,我也不能不表示,我在袁州小店给你订了一桌全鱼宴,就当给你庆祝庆祝?!?br />
    谢蒿的确是很能说,反正和魏先生交锋是没输过,但魏先生这话一说,却让谢蒿迟疑了。

    “你给我准备了庆祝升职的宴席?”谢蒿用怀疑的目光看着魏先生。

    “当然,还是你最爱吃的全鱼宴?!蔽合壬阃?,自然的说道。

    “相信袁州小店的全鱼宴,你是肯定没吃过的,今晚就借着机会去试试?!蔽合壬成下冻鲂θ?,笑着说道。

    两人吵起来很正常,大家都习惯了,但现在要说请吃饭,瞬间所有人都目光都转了过来。

    齐刷刷的。

    谢蒿不是爱吃全鱼宴,而且现在能做出正宗全鱼宴的餐厅很少,他是爱吃鱼,特别是河鲜,这件事公司的大多数人都知道。

    魏先生要请自己吃饭,谢蒿第一反应就是那东西肯定是难吃的怀疑人生,但回过神一想,不能够。

    袁州小店的名气,谢蒿也是知道的,川省很著名的餐厅,在网上好评如潮,虽然因为一些原因没去过,但味道肯定不可能太难吃。

    “你说的袁州小店,是哪个袁州小店?!毙惠锝魃鞯奈实?。

    谢蒿这是为了避免李鬼和李逵的事故发生。

    “不说蓉城,整个华夏还有几个袁州小店?”魏先生反问。

    当着所有同事的面,不可能在这方面作假,否则那就太低级了,谢蒿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魏先生,一脸疑问。

    魏先生很坦诚,然后道:“怎么?你这个快要上任的分公司总经理不会升职了,这个面子都不给了吧?!?br />
    看魏先生越表现得坦诚,谢蒿心里就越是感觉忌惮,毫不夸张的说,如果可以,谢蒿相信,魏先生一定会一点不客气的把他踢出公司。

    说魏先生和谢蒿是死对头,真的是一点都不夸张,并且他们这种死对头,还完全没有所谓的心心相惜,他们是恨不得打死对方最好的那种。

    但看着魏先生揶揄的目光,谢蒿还是答应了。

    “订的全鱼宴是几点?!毙惠镂?。

    魏先生很有耐心的道:“袁州小店,不能提前预定位,预订只是代表,排到队了可以点全鱼宴?!?br />
    “所以我们要去排队取号,如果可以帮忙排队,我就帮排了,但那里必须本人到现场?!蔽合壬幼潘档?。

    关于这点,谢蒿在网上还是有所耳闻,是以没什么好说的,但什么时候魏先生这么好了?还会解释的这么认真了?

    魏先生说完这件事,就笑眯眯的离开,忙自己事去了。

    视线回到袁州小店,小店晚餐要开始了,现在袁州小店正有一件事。

    “袁老板袁老板,请问你对辛老师的发明有什么看法?!蔽收飧鑫侍獾氖且桓鍪晨?,也是一个记者,这人边排着队,边问道。

    小店门口有记者,是很正常的,不正常的在于开口第一句话,是问的辛老师。

    辛老师的发明,什么发明,话说辛老师是谁?袁州面无表情的看着记者准备问,只不过还没等他来得及问,另外一名没排队围着小店的记者,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口了。

    “辛老师在采访的时候说新发明的创意来自于你,请问对此你有什么看法?!闭飧黾钦吆茏ㄒ?,掏出录音笔就开口问道。

    好吧,虽然感觉那个辛老师很有眼光的样子,但袁州现在还是不知道这个辛老师是谁,一脸懵逼,不是一脸淡然的看着两个记者。

    袁州准备以不变应万变。

    最后,听着两个记者又说了一些事情后,聪明机智的袁州,这才明白了记者说的是谁。

    就是之前在店里来,做了一个两次性筷子,被乌海评价为无用发明的那货,他的名字就叫辛奎。

    而这次是辛奎发明了一个非逻辑运算的机械宠物犬,然后辛奎不但荣获了国家最高科技奖,还获得了瑞士日内瓦发明展的金奖。

    所以这就是这两个记者过来采访袁州的原因,因为辛奎这可是为国争光了,并且在感言上明确说了灵感来自于袁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