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错,袁州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呵呵,作为一个川菜示范店连挑战的勇气都没有?”李厨立刻讥讽的说道。

    袁州看了看李厨并没有说话,不过那眼神就好似看智障。

    “战书都不敢接,你有什么资格以你自己的店为标准去评价别人?!崩畛故窃剿翟嚼淳?,继续道。

    “你有这个时间,去把自家店的东西用心做的更好吃,不是更好?”袁州认真的建议道。

    “我刚才看了,虾蟹荟评价0.17袁,综合留言食客们给出的味道,这个评价我认为是给高了,如果确实是需要我打分,我只会给0.07,毕竟我的标准更高?!痹菀涣橙险娴乃档?。

    袁州之所以突然这么严肃,是有原因的,以他灵敏的鼻子可以闻出,这人说是主厨身上却没刀、火、水这些味道,想来已经不亲自下厨很久了。

    这样不锻炼自己手艺的主厨又怎么能叫主厨呢?这就是袁州的判断。

    袁州在厨艺上,从来不会客气,也从来不会给人留面子,想想中日厨师交流会的时候就知道了。

    李厨被气得够呛,吹胡子瞪眼,当然他没胡子。

    “我十一岁就开始颠勺做饭,我成为厨师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你一个黄毛小子有什么资格评价我?!崩畛?。

    “因为你很久没有亲自下厨,因为你不知道自己店里饭菜是什么味道?!痹萘成纤?,一脸认真的说道。

    “并且我现在只是提供了个平台,其他那些食客对你厨艺的评价?!痹莸恼飧鏊捣?,沿用的是当初某度文库,扫码了大部分作家的书冲库。

    而后某度说只是提供一个平台,当时这个事情,闹得很大,袁州看了新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竟然还有人能够如此不要脸?

    所以刚刚他用手机就是搜了搜这套说辞,结果看了看,那么无耻的话,还是没能说出口,挑了一些重点的来说,毕竟辩论一向不是袁州擅长的,只能看看别人的学习一下。

    李厨握紧拳头,脸色通红,当然这是气的,脚步往前一踏,但刚刚才一动,后面就传来很多人声,一副比他还激动要上前的样子,忍了又忍这才退回来,深吸一口气,厉声开口。

    “可以很好袁州,我会让你接受挑战的!”

    李厨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这是袁州的地盘,并且周围人多,知道他自己现在势单力薄不能力敌,所以暂时撤退。

    他心中琢磨着各种主意,准备让袁州接下战书,而人则是快速的离开了桃溪路。

    在李厨走后,食客们还纷纷安慰袁州。

    “不要理这种人,袁老板别在意”、“总有人喜欢歪门邪道,正路不走”、“这人的样子我记住了,下次来一定让他讨不了好”、“下什么战书,他什么身份,袁老板什么身份”……

    袁州能够感受得到,这个李厨肯定是有些本事的,毕竟手上的老茧这些骗不了人,就好像他自己说的,十一岁就开始练习颠勺。

    但为什么这种有本事的人,最后开的店成这样了?难道是商业化了,如果真的是这样,袁州宁愿永远不要什么商业化。

    越在意的事情越容易纠结,所以袁州的确有些不开心,有些纠结,但被食客们这样安慰心情倒是好多了。

    “一会还要见周佳的男票,这是大事,可不能丢了排面?!痹菘既险娴氖帐捌鹦〉昀?。

    见袁老板神色平淡了,食客们才逐渐散去。

    当然还是有许多人,对于虾蟹荟愤愤不平的。

    “我是以周佳长辈的身份,所以在穿着上面肯定不能跌份?!痹葑炖锬钅钣写?。

    要知道这可是袁州第一次作为长辈去看别人的男朋友,这感觉既新奇又忐忑。

    是以,袁州快步走上二楼,换了一身蓝色麒麟暗纹圆领袍,袍领外翻,没有完全系上,看得到里面雪白的中衣一丝不苟的衣襟。

    袁州真的是穿着中衣,没有用义领,腰间镶玉革带,脚下一双黑色皂靴,头发还是干净清爽的板寸。

    选择圆领袍,是因为在袁州心中,最正式的还是汉服,他今天真的是很认真的,连每天都要练习的雕刻,下午都暂时放下,拿着红楼梦开始研读。

    相信这样来人一看,就会感受到袁州他扑面而来的书卷气。

    当然袁州也不是纯为了气质,红楼的佩饰和美食描写那是一绝,现在还有红楼菜这一说,比如千张包子和火山白菜汤。

    一个小时过去了,红楼菜虽多,但要达到任务要求的真还没有,他现在已经仔仔细细的看完半本红楼梦了,也提交了好几道菜,但系统都显示,这菜已经被做出来了。

    “吃货的力量有多强大,厨师的创造力就有多大?!笨吹较低车慕峁?,袁州心中只有这个感叹了。

    下午刚刚三点半,周佳就带着她男朋友来到桃溪路了,虽然约好的时间是四点,但这肯定是只有早到没有晚到。

    “佳佳你带我去见的,真的就是青年名厨袁州?”一个男声开口问道。

    说话的男子叫胡题,是周杰同班同学,两人好上是因为夜大学习群的一次活动。

    正式确定关系只有半年,但之前实际上谈都谈了一年。

    周佳揶揄的说道:“怎么害怕了?你可是都问了四遍了?!?br />
    “不是害怕?!焙庥淘チ艘换?,看周佳一脸好奇,这才说出实情:“我表哥经常来袁州小店吃东西,他告诉我,袁州小店的人厉害得很,而且非常残暴?!?br />
    厉害得很,非常残暴,周佳疑惑了,这形容词是什么情况。

    是以周佳问:“胡题你表哥叫什么?!?br />
    胡题拨浪鼓似的摇头:“我不能出卖我表哥?!?br />
    “我就好奇了,到底你表哥是谁,才会说出这样违背良心的话,小店里的人很友善?!敝芗讶险娴乃档?。

    “特别是袁老板,看上去冷冰冰的,其实特别温柔?!敝芗亚康鞯?。

    作为服务员,周佳接触袁州的时间很多,所以她很清楚,袁州其实内心活动非常充足,只是看起来面冷而已。

    这点周佳和申敏都是感受很深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