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生,请小声点,虽然现在是白天,但城市的噪音污染已经很严重了,请您不要在本店喧哗,谢谢?!敝芗岩坏阋裁槐幌诺?,语气温和的提醒道。

    李厨很想爆发,但忍住了没说话,准备把这些怨气发泄到袁州身上。

    不点餐,周佳也不和他浪费时间了,所以直接离开,当然离开前她收走了李厨的排队号码,这才去另一桌客人那点餐。

    李厨就被凉在这里了,而进入做菜状态的袁州,是专心致志的,根本不理会李厨几次三番的搭话。

    就这样,李厨在店里站了半小时,心里越想越气,下个战书排队就算了,还像模像样的领了号码,但还是没能下沉,李厨脸色乌沉,一肚子怒火。

    李厨好歹也是主厨,生起气来还是挺有威严的,但他也不想想,袁州小店的客人又是干什么的,根本不理会他。

    甚至排队委员会的人还来到店里请他站到店外等候,毕竟袁州小店只有二十平米的大小。

    李厨很后悔,后悔没有把这个事情,交给他手下的人来办,他就是想看看袁州的反应。

    很想看看面对他怒火的袁州会如何给他赔礼,毕竟他在厨艺辈分上可是袁州的前辈。

    就是这个念头,让李厨在袁州小店站了两个小时半,站到食客差不多走完了,只有零零散散几个在街上散步的行人,周佳都下班了,李厨这才准备再次进店。

    “袁老板,那个我大概下午四点左右来?!敝芗言谧咔?,支支吾吾说了一句。

    “可以,我有时间?!痹莼卮?,然后又想起了什么,嘱咐了一句:“记住人来就行了,不要买什么东西?!?br />
    袁州是记得,带男票见长辈,都是要买一大堆东西的,比如水果什么的,这些东西对于袁州现在来说没什么用,毕竟他可是有金手指的男人。

    当然重点是,也没有系统提供的好吃,就不用破费了。

    周佳走后,李厨这才踏步进来了。

    李厨一进门就语气严厉的说道:“袁老板,我是虾蟹荟的主厨,你的袁州评鉴论坛,现在已经对七百多家店铺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br />
    “稍等?!痹菘戳丝蠢畛统隽耸只?,快速的查了一些东西。

    大约一分钟红,这才看着李厨认真的说道:“李主厨你继续?!?br />
    李厨看袁州的样子应该是登录那个美食评鉴网站查看了,所以说话更有底气。

    “今天我是来下战书的,对于这种不公正的评价,一周后进行海鲜料理比赛,如果我们赢了,你必须关闭那个网站,并且要对我们进行公开道歉?!崩畛驹谠莸拿媲?,指着袁州严厉的说道。

    “还有吗?”袁州皱了皱眉头,看李厨一副没说完的样子,示意他继续说。

    “当然有,你必须要赔偿,因为你网站的不实评价,这对我们店铺造成的极端恶劣的影响,至于赔偿金额……”李厨语气笃定的开口。

    但说道赔偿金额的时候,李厨卡壳了一下,环顾了袁州小店一圈后才开口:“就赔偿你店内一个月的营业额,如此才能让你领略到你的不实评论对我们这些店铺的伤害?!?br />
    赔偿金额这一点,是李厨觉得袁州话少看起来有认错意思后,临时加的,所谓得寸又进尺,说的就是他这种人了。

    见袁州再次低头看着手机不说话,李厨再进一步,发泄怒气道:“在那美食评鉴网上你敢评,怎么现在不敢答应海鲜挑战了?!?br />
    这次李厨的言下之意就是,如果你不答应,凭什么评价。

    李厨刻意没有压低自己声音,所以闲逛消食的食客都听见了。

    甚至还有人害怕事情弄不大,在微信群里语音:“有个气势汹汹的人又要挑战袁老板了,兄弟们快来帮忙加油助威?!?br />
    来挑战袁老板,那就是跟一大群吃货作对,毕竟这会浪费袁州大量的时间,浪费袁州的时间,就是浪费本来就不多的开店时间,这样算下来他们能吃到美食的机会就更少了。

    吃不到袁州的美味那还得了,所有在附近离得近的食客(吃货)们,瞬间赶来了。

    友军还有五秒到达战场。

    刷刷的。

    是以,两分钟不到的时间,袁州门口的食客越来越多。

    不止看还讨论。

    “这是什么情况?谁又来挑战袁老板了?!毙吕吹氖晨臀?。

    “不止是挑战,看见门口那货没有,那好像是什么虾蟹荟的主厨,说袁州美食评鉴网,侮辱了他的名声,所以现在要挑战?!敝熬驮诿趴诠劭吹氖晨?,给新来的人解释剧情。

    严格来说,虾蟹荟还是挺出名的,好几年前还获得过最新鲜的海鲜店荣誉。

    在蓉城有六家分店,只不过他早些年累积下来的口碑,早就被败光了。

    这些事情,听听周围去吃过的食客评价就知道了。

    “虾蟹荟?我刚才查了查,评分只有零点一个袁,无论是服务还是东西都不好?!?br />
    “这个我是真的去吃过,一开始我看见在品鉴网是分这么低,我还不相信,然后我发现我傻逼了,下明显是冻虾,一点都不新鲜,还有香辣蟹,不知道是不是厨师把白糖当成盐了,香辣蟹甜得腻人?!?br />
    “袁州美食评鉴网是我见过最公正的,每个店的评分都是食客自己的感受,而且还有排队委员会的人实地调查,完全杜绝了店铺刷分,和恶意差评?!?br />
    “自己东西难吃,还不准我们说了?有这个功夫来维权,有本事把盐和白糖分清楚?!?br />
    可想而知,听到食客们议论纷纷,李厨脸通红,不要误会,那不是羞愧,那是气得脸红脖子粗。

    人,特别是越有身份的人,想要真的承认自己错了就越难,就好像现在围观食客,都这样评价虾蟹荟了。

    李厨一点也没有反省自己的问题,反而觉得这些人,要么是被美食评鉴网蛊惑,要么就是水军。

    这种思维,让人感觉很不可思议,但这样的人真的存在,毕竟现在袁州的面前就站着这样一个。

    “袁州接下战书?!泵淮?,李厨很正式的还准备了一个战书。

    “我拒绝?!痹萘成纤嗟耐鲁隽阶?。

    ……

    ps:起点和qq书城都是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