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哥我给你说,其实这鸡翅膀没什么肉,全是骨头?!蓖鹾璧?“我这里有一串五花肉,看在魏哥你之前经常照顾我,我忍痛跟你换,我用五花肉换?!?br />
    “那真是太客气了?!蔽合壬α诵?,拿起烤鸡翅。

    见魏先生的动作,王鸿脸上的笑容都掩盖不住了,一把就拿起五花肉。

    只是王鸿嘴上还说:“不客气不客气,助人为乐是我最喜欢做的,扶老奶奶过马路这种事情我每个星期都会做一次?!?br />
    魏薇有慢性咽炎,所以不吃烧烤,但也是在一旁乖乖等着她爸的,看见王鸿脸上的笑容,魏薇不由在心里默哀三秒,天真的年轻人。

    当王鸿的烤五花肉,要和魏先生的烤鸡翅交换的瞬间,魏先生猛然收回手。

    “行了别装了,知道你就是爱吃烤鸡翅?!蔽合壬徽蠹?。

    “……”王鸿石化了,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袁州已经不想说什么了,他见过很多天然黑的家伙,比如说萌萌,但天然傻,他真的是第一次见。

    魏先生以前是干什么起家的?产品销售,一个优秀的销售员怎么会没有敏锐的观察力。

    在魏先生锐利目光的注视下,王鸿败下阵,然后实话实说:“我很喜欢吃烤翅,魏先生我们换换,烤五花肉很好吃的?!?br />
    “这样不公平?!蔽合壬⊥?。

    王鸿看着烤五花肉道:“哪里不公平,袁老板烤肉的材料都是绝佳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猪肉,但这猪肉绝对是最好的?!?br />
    “东西不能这样算?!蔽合壬?“你喜欢吃烤翅,那是你最爱吃的,但五花肉却并不是我最爱吃的,所以我跟你换了,那就是我吃亏了,对不对?!?br />
    王鸿皱眉想了想,好像是这个理。

    “所以如果你真的想要交换,是不是要诚心一点,给一个我满意的条件?!蔽合壬绦?。

    “那我用烤五花肉再加一串烤火腿肠?!蓖鹾枰а?,想到了最爱吃的烤翅,加码。

    魏先生反问:“做生意,我们讲究的是情投意合,讲究的是你情我愿,如果我用烤火腿肠和烤牛肉,换你的烤鸡翅你会愿意吗?”

    “不……不愿意?!蓖鹾杷伎剂税胩?,的确他是不愿意的。

    “你看是不是,做人讲究的是将心比心,在说出刚才那番话的时候,你有将心比心吗?”魏先生道。

    面对魏先生的问题,王鸿下意识的摇头。

    见王鸿摇头,魏先生不紧不慢的继续道:“不过你不用惭愧,在现实的社会,能和我一样将心比心的人很少了,那么现在请将你心中的惭愧,化为补偿,再告诉我一遍你换鸡翅的条件是什么?”

    懵了,王鸿已经完全被魏先生说懵逼了。

    “我并不是催你,只是为了你能够更好的吃烤翅,也为了我交换的物品质量,所以多说一句,烤翅凉了就不好吃了?!蔽合壬涣橙险娴乃档?。

    “爸?!蔽恨毙∩辛艘簧?,然后只用一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不要太欺负别人?!?br />
    魏先生转头看着女儿,笑了笑点头答应,那边的王鸿听到催促,当即道:“我用烤五花、烤火腿肠和烤牛肉,再加一串烤土豆来换?!?br />
    “我感受到了你的诚意?!蔽合壬懔说阃返?。

    王鸿一脸高兴的看着魏先生手上的烤鸡翅,就等着换了吃。

    “作为回报,我只要烤五花和烤牛肉、烤火腿就行了,土豆留给你?!蔽合壬咚当甙芽炯Τ岬萘斯?。

    魏先生之所以会手下留情,还不是女儿魏薇发话了,否则烤土豆也不会给王鸿留下的。

    “谢谢魏先生?!蓖鹾枞缭敢猿サ哪玫娇炯Τ崃?。

    一旁的袁州差点就忍不住笑出来了,就这还谢谢。

    其实,王鸿并不是傻,而是一根筋,这种性格的人,一旦思维陷入一种重复性,就走不出这个弯了。

    脑子里只会想该怎么有诚意,等他回过神来,自己就能明白是被魏先生忽悠了。

    不过,暂时是不会回过神,因为袁州做的烤翅,真的是太好吃了。

    袁州选用的鸡翅膀外皮色泽白亮有光泽,鸡毛被处理的很干净,肉质新鲜就不用说了,非常有有弹性。

    烤好之后,皮脆而微焦的鸡翅,根本不用太复杂的调料,直接撒上一点薄盐提味就行了。

    在烤之前袁州已经腌制过,没有腥味。

    是以王鸿一口咬下去,牙齿咬破微焦的外皮,再咬下去就是细嫩的鸡肉。

    就连鸡翅膀带着的鸡骨也被王鸿嚼碎,香脆可口的不行,再加上盐味的微咸,正好提升了鸡肉的鲜味。

    只可惜太少了,王鸿几口就吃完了,不止如此,稍大没嚼碎的鸡骨头上残留的鸡肉丝都被他舔干净了。

    “好吃好吃,太好吃了,袁老板这个烤鸡翅真的不能单卖吗?”王鸿明知不可能,但还是想问问。

    袁州又烤好了一份,直接递给其他食客,并不想和这个一根筋的家伙说话。

    魏先生吃得差不多了,起身看着袁州,想来是要说话。

    “袁老板,我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商量”魏先生道。

    很会找时间,刚好这几桌的烧烤都弄好了,在这几桌的食客没吃完之前,袁州还是有空闲的。

    “我不爱吃烤翅?!痹菹忍嵝蚜宋合壬痪?,这才是以魏先生可以说话了。

    “呃……”魏先生顿了顿才说:“我死对头明天升职,不知道这能不能达到全鱼宴的预订要求?!?br />
    “升职宴自然算?!痹莸阃?。

    “那明晚就麻烦袁老板了?!蔽合壬?。

    袁州点头,表示已经记下了,心中还是有点奇怪的,死对头升职,魏先生这么操心干什么?

    事情说完魏先生也不耽搁袁州,和魏薇一起离开了小店。

    魏先生没开车来,所以叫了一个出租车,桃溪路附近的出租车是很多的,所以没一会就坐上车出发了。

    在车上魏薇问:“爸你说都死对头,是林交叔叔吗?”

    魏先生点头,这下子魏薇就奇怪了,林交和她爸的关系是真很差,为什么林交升职了,她爸会帮忙在袁州小店定全鱼宴。

    这操作真的太迷了,魏薇想了半天没想明白。

    不过反正明天就见分晓了,魏薇就暂时把疑惑放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