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把店门关上了,这点倒是引起了不少食客的注意,虽说不是营业时间关店门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一般来说,下午的时间,袁州不是在外面雕刻,就是看书研究料理,门都是开着的。

    关门的情况也只有那么一两次,所以食客都在研究,是不是袁老板又弄新菜了。

    还有人开盘,赌说袁老板新菜是荤还是素。袁州小店这群人,是真够有聊的。

    但事实却是……袁州偷偷摸摸在给自己加个菜,毕竟就准备好的食材也不少,因此弄了好两个菜。

    一顿吃下来,袁州瘫在座椅上,打了个饱嗝,还好全鱼宴需要提前弄好的食材并不算太多,鱼多数是现杀,否则袁州就吃不完了。

    其实是幸运的,幸好乌海正在和周希,说着什么,否则对美食有着野兽般直觉的乌海,说不定就过来敲门了。

    事情的情况是这样的……

    “蓬蓬”

    周希抱着一堆东西,敲响了乌海的门,至于他为什么知道乌海住什么房间,乌海的房间号,这一片谁不知道?

    “门没关,自己进来?!蔽菽诖次诤5纳?。

    周希抱着东西,小心翼翼的开门进来。

    乌海的房间,和周希想象中的一模一样,非常凌乱。

    房间中地面上,一地用过的画纸,画布很多,不止是这样,就连四面墙上,也画了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

    乌海房间除了画纸,就是画笔最多,无论是洗手间的洗手台上,亦或是客厅电视柜上,甚至于床头灯上,都有一只画笔。

    周希是有听说过,有很厉害的画家,有灵感就会用画的方式记下来。

    很明显,乌海就是这样,其实他不知道的是,郑家伟会每隔一个月,贴上新的白色墙纸,而这是郑家伟走前才贴上的。

    “由于不知道乌门檐您用那种牙膏,我就每种都买了一支,总共三十多支?!?br />
    没错,周?;潮У木褪且欢蜒栏?。

    “三十多支?够我用两年了?!蔽诤:芨咝?“两年不用卖牙膏了?!?br />
    两年不用买牙膏?周希一怔,他不是这样想的。

    “那边篮子里有钱,牙膏多少钱,你自己去拿?!?br />
    乌海说的那个篮子,就是放在,门走廊的位置,是郑家伟放在门口,如果乌海找不到自己钱包扔哪去的时候,应急用的。

    “好,我一会拿,这牙膏我放哪里?!敝芟N?。

    “洗漱间?!蔽诤K姹阒噶酥肝堇锏姆较?,而他正在观察,一滴水珠。

    他在想,水珠中也有很多细菌生物也是一个完整的生物圈,就跟地球的生物圈一样。

    但水滴,乌海他能随意的一挥手,轻松的抹去,也可以随意找很多滴。

    那么地球,在某个维度上看,是不是也是这样?

    一下午,乌海就在想这个。

    而乌海家还是挺大的,毕竟以前是两套二室一厅的房间,然后被乌海买下来后打通,装修成了现在的一室一厅,周希放东西还找了一会。

    毕竟,洗漱间和洗浴间是分开的,也挺少见的。

    “有一个问题我想请教一下您?!敝芟5?。

    乌海头也没动,直直的放在桌子上,好像一颗死猪头一样道:“你问?!?br />
    “袁州小店顶上那两幅画,是……”

    周?;姑凰低?,就被乌海得意的打断了。

    “哈哈哈,没错,就是我废了好大功夫才让圆规挂上去的,厉害吧?!?br />
    说起这件事情,乌海一下子就有精神了,接着道:“是不是觉得我很厉害,没有错没有错,这件事情是我一生最自豪的两件事情之一?!?br />
    “……”周希额头上都是黑人问号。

    周希整个人的状态都是斯巴达的,这有什么值得自豪的?感觉他完全跟不上乌海的思维。

    “那个能问一句,另外一件自豪的事情吗?”周希小声询问。

    “画画,另一件最自豪的时候,就是我画画?!蔽诤M芽诙?。

    居然是和画画并称,周希感觉自己脑袋都要爆炸了,看来那些食客真的一点都没有夸张。

    《这才是生活》和《小店往来图》,真的是乌海死乞白赖,硬塞给那个店老板的。

    这个世界太疯狂了,用东省哲人的话来说,就是耗子都敢给猫当伴娘了。

    “那个,您不觉得这画,挂在一个小店的屋顶上,有些蒙尘吗?”周希做着最后的努力问道。

    “蒙尘?那在什么地方叫不蒙尘?!蔽诤7次?“在有钱人的收藏库里面?还是在某个博物馆里面?!?br />
    周希噎住了,画到底放在什么地方才叫不蒙尘,这是个伪命题,根本没有答案。

    “而且,小伙子你还年轻,你根本不知道,那个店是多好?!蔽诤5?。

    周希的确不知道,不明白那么小的地方,东西好吃是没错,但真的有这么神奇?

    也就是两人谈话都时候,又有人敲门,乌海是十分习惯的直接指示周希去开门。

    门打开了,是一位阿姨,然后阿姨跟乌海问了一声好后,就开始习以为常的收拾乱糟糟的地面。

    这位阿姨,是郑家伟给乌海请来收拾东西的钟点工阿姨。

    “乌门檐,这位阿姨多久来一次?”周希从屋内地面的凌乱程度来琢磨,大概是三四天就要来一次。

    “什么多久来一次?!蔽诤5?“打扫肯定得天天打扫?!?br />
    “哈?”周希张大了嘴巴,一脸惊讶。

    “小伙子,如果隔天打扫,这屋里都会被淹没?!贝蛏ò⒁棠训锰凡逡痪浠?。

    也就说地上的一堆东西,全部是今天画的?这一地,不说有一百张,但**十张是有的。

    “请问您一天画多少?”周??谥胁蛔跃醯奈食隽苏饣?。

    “谁有空记这个,空闲的时候,想画的时候就画?!蔽诤F涫涤幸痪浠懊凰?,对他而言,除了吃饭,都是空闲时间,是的包括睡觉在他看来那也是空闲的时间。

    “难怪能够成为华夏著名的大画家,原来背后如此刻苦?!敝芟_粕?“一天下来,近百副画的练习?!?br />
    “这有什么好刻苦的,你去看看圆规,他才是每天除了做饭,就是锻炼厨艺,或者是练习对厨艺有帮助的技能?!蔽诤5?“我画画可以画树,可以画花鸟鱼虫,世间百态我都能画,但圆规每天都是重复颠勺,重复基础刀功练习?!?br />
    “他那才叫辛苦,你信不信他现在已经练了好一会了?!蔽诤K祷八档糜械憷哿?,是以开始赶人。

    “离开的时候,把门带上?!彼低?,乌海又继续把头放在桌子上,死人头一般看着水滴。

    可以很强势,好直接的送客方式,周希乖乖离开,真的对一件事能够刻苦到这种程度吗?

    周希轻轻的关上门,乌海扭头瞧了一眼门的位置,喃喃自语:“周世杰那聪明老头教了一个傻儿子,钱都忘记拿?!?br />
    “只不过,眼光挺好,哇哈哈哈?!蔽诤C判『?,脸上有些得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