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半会的袁州自然是吸收不完的,是以,他只是先粗略的撸一遍,留着以后慢慢消化。

    不过等到小吃的时候,袁州倒是特别注意,看系统有没有留下坑,看是不是现在就能直接熟悉了用,而不是像上次那样还有隐藏条件。

    直到整个囫囵个的看下来,袁州才算放下心。

    “看起来这次系统很诚实,确实没有坑?!痹萋獾牡懔说阃?。

    “这系统不坑了,我还真有点不习惯?!痹萼杂锪艘痪?,这种不习惯,换句话说,叫做——犯贱。

    川菜作为中国汉族传统的四大菜系之一、中国八大菜系之一,取材广泛,调味多变,菜式多样,口味清鲜醇浓并重,以善用麻辣调味著称。

    并且其善用新材,善于吸收,善于创新,而在烹调方法上,有炒、煎、干烧、炸、熏、泡、炖、焖、烩、贴、爆等三十八种之多。

    当然现在人最有印象的就是爆,实际上真不单单是如此,川菜在口味上非常讲究,是以有“七味八嗞”的说法,并且其历史可追溯到西汉晚期时期。

    “一个名族的核心是家庭文化,而一个家庭必不可少的就是菜肴,看川菜就像是看一个历史的演变”

    “菜品真是繁杂多样,还有不少失传的菜没在其中,不然肯定更多?!痹葑呗砉刍ǖ目醋?,心里惊叹。

    可不是这样,若是用画卷形容,这系统给袁州的完整川菜,得有一百个清明上河图的长度,川菜实在是太多了。

    “等等,没有失传菜?系统你不是说是完整川菜吗?”袁州突然反应过来问道。

    系统现字:“失传菜品都不在菜系之列?!?br />
    “那这样这个菜系岂不是不完整?”袁州道。

    系统现字:“失传菜品另有一列,请宿主努力升级即可知晓?!?br />
    “好的吧?!痹菪盐?,收回之前的话。

    其实袁州现字并不是太紧张这失传菜品,毕竟这现有的川菜就太多了,多到袁州都咋舌。

    “我要是全部熟悉完毕,我就是川菜宗师了,不愧是八大菜系之一,四大汉族传统菜之一,太厉害了?!痹菘醋拍院@镆丫涑墒楸狙降拇ú诵睦锶滩蛔「锌?。

    “这真是一份超级大礼包,简直是超值?!痹菘醋派鲜榇ú硕值暮窈袷楸痉畔滦?,睁开眼,满足的理了理袖子。

    “菜品加起来都得有万儿八千,还没算小吃?!痹菪睦锇档?。

    袁州继续清理起了厨房,脑子里想着配套的川菜小吃。

    “看来明天的早餐可以换个新品种?!痹菽院@镒矶嗟男〕?,然后确定了一种。

    “袁老板,你这是在发呆吗?”一个清亮声音柔美的男音在袁州耳边响起。

    “苏沐?!痹萏а?,叫出来人的名字。

    “难得袁老板还记得我?!彼浙迳斐霭尊氖终谧∽约旱淖?,笑道。

    “嗯记得,早上你来抽过酒?!痹莨⒅钡?。

    “袁老板真是没有幽默感?!彼浙逡涣澄抻?。

    “哟,好久不见?!崩慈耸欠胶?,他今天自己没抽到,是蹭的别人的酒,看到苏沐就直接打了个招呼。

    “好久不见?!彼浙宓阃?。

    方恒蹭酒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进门的陈维。

    “啧,你小子又来了?!背挛钍遣幌不端浙?,觉得他长得那么好看,跟女人似的。

    “你不是还在?!彼浙遄匀徊换岫圆幌不蹲约旱娜撕昧成?。

    “那是,老子就是来喝酒的?!背挛运浙逅祷暗氖焙蛞还岽致?。

    “晚上好,看样子都到了?!闭馊俗匀皇墙详?。

    “姜姐晚上好?!彼浙骞怨缘恼泻舻?。

    姜嫦曦自然是应苏沐的邀请才来的,不一会最后到的是魏先生,当然他这次还是一个人。

    “几位里面请?!痹菔疽飧崭障侣サ纳昝舸蚩O呵骄懊?。

    “走走走,喝酒去?!背挛钕却蟛阶呓?。

    “走了,袁老板?!狈胶憬羲嫫浜?。

    可不是要看紧点,要不是一会怕是陈维一个人就喝完了。

    小说家点了点头,径直往里走去。

    “袁老板我上楼去了,要是想我就上来我请你喝酒?!苯详囟宰旁菪α诵?,然后挥了挥手,这才走进门。

    “不解风情的袁老板恐怕是不会同意的,对吧,袁老板?!彼浙逅柿怂始缍宰抛范宰旁菟档?。

    而袁州则一脸镇定的目送几人,脸上表情不变。

    来玩笑,刚刚有人当面对着他表白,他都可以神色不乱的应付过去,何况是一个经常调侃他的姜嫦曦,袁州表示他已经见怪不怪,很是淡定了。

    几人鱼贯而入,袁州倒是由此想到了明早做什么新的早餐。

    “就做担担面,想当初老爸做的担担面是最好吃的?!痹菹肫鹚职挚娴甑氖焙?。

    那时候他爸的担担面是店里被点次数最多的面条。

    “老爸我现在肯定做的比你好吃?!痹菰?。

    决定好了做什么了,袁州就开始在安静的店里开始融合厨艺,准备一会自己做了熟悉一下。

    这一晚上,就在袁州试做担担面中过去,就连睡觉时间都比平时晚一些。

    一早起来,袁州跑完步,就开始在厨房忙碌起来,这担担面除了面条之外还有绍子需要现炒,是以袁州还是很忙的。

    “你小子是不是太积极了,这么一大早的还去赶早饭?”说话的是被自己儿子催促的周世杰。

    “不是说了今天我请老爸你吃饭嘛,这请肯定是请一天,今天可是周六你又不去协会?!敝芟1咦弑咚档?。

    “自从你高中毕业,老子就没见你这么早起来过?!敝苁澜芤涣澄抻锏乃档?。

    “早睡早起身体好?!敝芟R槐菊乃档?。

    “你小子魔障了?!敝苁澜苡行┑P牡目戳丝醋约荷刀?。

    “这小子不会是矫枉过正了吧?”周世杰表示他很担心。

    “我是个完美主义者,老爸你不是知道嘛,所以请吃饭自然要请一天我才舒服?!敝芟H险娴牡?。

    “随你,这早晨袁小子就卖一百份,也不知道能不能赶上?!敝苁澜艿?。

    “一百份?”周希立刻加快了脚步。

    “你小子要是再快点,恐怕得飞了?!敝苁澜芸粗芟4蟛郊沧叩难?,忍不住道。

    “我总能比您走的慢,对吧?!敝芟;赝匪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