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这里完成了自己的心事,心情一下子轻松了起来,甚至起身伸了伸懒腰。

    要知道,自从袁州在装男神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后,就很少做这样大幅度的容易影响自己面瘫的动作了。

    “今天雕它个十二生肖锻炼一下手艺,活络活络大脑?!痹萋愕南侣?,开始准备雕刻了。

    当然,现在距离午餐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十二生肖在晚餐前自然是雕不好的,但袁州准备先雕三个,晚上继续雕刻。

    这边袁州神清气爽的准备着雕刻,时间往回倒到,倒回到周世杰刚刚带着周希走出小店的那会。

    一出店门,周世杰带着周希就往路口走。

    “你去哪儿?”周世杰问道。

    “回家?!敝芟5?。

    “那坐我的车,顺便送你回去?!敝苁澜艿乃档?。

    “您不去协会了?”周希问道。

    “去?!敝苁澜芾硭比坏牡阃?。

    “那会不会耽误爸你做事?!敝芟V迕嘉实?。

    “送你能耽误得了什么事?!敝苁澜苈辉诤醯乃档?。

    周希耸肩,看了看周世杰,然后才点头。

    要知道协会和他家根本不在一条线上,但周世杰要押着他回去,周希也是难得没有拒绝。

    要至少平时,周希是宁愿自己打车也懒得和他爹坐一辆车,就怕他唠叨。

    不过,今天不同,周希正好有事要说。

    一上车,周希和周世杰都坐在后座,车子开动起来后,周希才开口。

    “爸,明天我请你吃饭,不挑地方了,就这里,正好今天吃了,也熟悉,也不麻烦?!敝芟W匀欢坏乃档?。

    周希样子很是不在意,口气也很随意,但周世杰是谁,那是他老子,看他那装模作样的样子瞬间就秒懂了,这傻儿子是想再来吃顿饭,拿他做借口呢。

    周世杰倒也不拆穿,而是揶揄的看了看周希才开口。

    “那个什么明一的画展明天是最后一天,你请我吃饭怕是看不了画展?!敝苁澜艿?“为了吃东西,精神食粮不要了??!?br />
    “我看过行程了,明一先生的画展在三亚还有一场,是在半个月后,那里天蓝海碧更加适合欣赏明一先生的画作,能更好的融入到画中情景中?!敝芟2换挪幻Φ乃档?“这样是为了食用精神食粮选择更好的用餐环境?!?br />
    “这剩下的时间,我可以陪陪爸你?!敝芟=幼诺?。

    “呵呵?!敝苁澜芤庖宀幻鞯男Φ?。

    “今天是爸你请的,明天做儿子的请你,随便点?!敝芟R膊晦限?,大方的说道。

    “行啊,明天等你付钱?!敝苁澜芗镁褪?。

    “爸放心,陪你吃饭是儿子该做的?!敝芟5?。

    “周希啊,你这脸皮比袁小子还厚,离乌不要脸就差一点了?!敝苁澜鼙黄α?,无语的说道。

    “咳?!敝芟?攘艘簧?,并无答话。

    而周世杰也没在说话,车里的气氛宁静而平和,这倒是两父子难得不互怼的时候。

    时间过的很快,袁州的十二生肖才不过雕出了四个,就到了该准备食材的时间。

    袁州也不磨蹭,收拾好就回到了店里准备起来。

    毕竟这时候小街已经热闹了起来,小摊贩也开始围在袁州小店周围开始了叫卖。

    就连卖馒头豆浆的老婆婆都在其中。

    是的,自从袁州吧锦旗给了老婆婆,她就早晚都来了,晚上卖的不多也一直在来。

    距离晚餐时间还有二十分钟的时候,周佳和程技师就一起到了,惯例的两人进店开始收拾起来。

    哪怕店里很干净,两人也分着擦了一遍。

    期间袁州已经懒得出声了。

    第一次程技师做这事的时候,袁州还阻止,但程技师异常坚持并且有理有据,后来袁州就不阻止了。

    毕竟程技师说了,他这是向袁州学习亲力亲为,是以袁州也就没多说了。

    就连周佳听了程技师这个理由,她都不敢多说什么了,要说不让做程技师反而要说周佳不给他学习的机会。

    是以,现在程技师已经把擦桌椅板凳这事做的又快又好了,也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晚间的店铺和中午一样,随着时间的到来,食客渐渐多了起来,排在第一个的依然是乌海,第一个进店吃饭的也依然是他,这点大家都习惯了。

    晚餐时间过了大半,店里的老饕基本都吃完走了,这时候又走进来一个女孩子。

    穿着干净的白色板鞋,一声运动的打扮,头发全部梳起,扎着高马尾,看起来年轻活力。

    她坐在弧形长桌角落的位置,点了一份清汤面,一个人认认真真的吃着。

    这一吃就吃到了晚上,晚餐营业时间结束的时候。

    在袁州说完欢迎明天再来的时候,这女孩还是没走,周佳就走上来开口了。

    “姑娘,我们晚餐营业时间结束了?!敝芗盐潞偷乃档?。

    “嗯好的,我等人,一会就走了?!迸⑸羟辶?,认真的说道。

    “好吧?!敝芗咽兆吲⒌莨吹耐肟?,点了点头也没多说。

    因为店里的食客一向很自觉,说了之后一般都会安静离开。

    不一会等到申敏和周佳交接完,申敏也上楼打扫卫生后,店里就剩下袁州和女孩两人了。

    一时之间,店里倒是从晚餐的热闹中安静了下来,只剩下袁州整理厨房的声音。

    “嗞”椅子和地面接触的声音,是女孩站了起来。

    “踏踏踏”轻微的脚步声来到袁州的面前。

    袁州下意识的抬头,女孩站到了弧形长桌的中间,正好面对着他,眼睛乌溜溜的看着袁州。

    “有事?”袁州语气平板的问道。

    “嗯?!迸⒌懔说阃?。

    “说?!痹莸?。

    “我要走了,以后不来你的店了?!迸⑷险娴乃档?。

    “嗯?!痹莸懔说阃?,没说什么。

    毕竟有时候有的食客要离开这个城市,短时间不会回来的时候,也会来找袁州告别,是以,袁州并不觉得奇怪。

    “你不问我为什么?”女孩好奇的看着袁州。

    “为什么?!痹荽由迫缌鞯奈实?。

    “哎,因为我追不到你,伤心了,所以不来了?!迸⒐室馓玖丝谄?,然后才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