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四千五的固定工资,还有些绩效奖金,和外快,啧,好像吃不了几次?!奔钦叩男乃隳芰故呛懿淮淼?。

    一下子就发现凭借他的薪水是来吃不了几次的,眉头皱紧。

    “用餐完毕的食客请这边走?!敝芗烟嵝训纳粼诩钦叩亩呦炱?。

    记者这时候才发现,他已经起身离开了位置。

    “哦,好的?!奔钦咛秸饣?,下意识的应声,然后往外走去。

    一出门,就听见排队的人谈论这袁州获奖的事情,这下子记者才反应过来,他不是来吃饭的。

    “这采访还没做呢?!奔钦呔粢簧?,转身就要往店里走。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忘记拿东西吗?”问话的是排队委员的会的人。

    并且这人还是陈维的学生,就是第一次帮陈维抽到酒的那位年轻精壮的小伙子。

    因为帮陈维抽到奖,然后喝了酒之后,就成为了袁州小店的忠实顾客,并且已经加入排队委员会很长时间了。

    今天正好轮到他在门口值守,他早就听见这记者前面的大呼小叫,现在自然就过来了。

    “哦,不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关于奖项的事情?!奔钦咭埠芫?,模模糊糊的说道。

    “现在是营业时间,袁老板不会见你的?!毙』镒由锨爸苯拥沧〖钦呓诺慕挪?。

    “不用多说,我刚刚问是出于职责,早就知道你是混进去的记者,快走吧?!毙』镒由砀吒叱黾钦咭桓鐾?,说话的时候是直接俯视的。

    “但是……”记者后退一步不死心,还想继续说话,但被小伙子打断了。

    “不用但是,像你这样,说是记者要采访什么的,然后混进去又说准备吃了饭采访的,我见过很多,基本和你一样,吃完就忘了?!毙』镒又苯铀档?。

    “额……”记者瞬间无语。

    可不是,他开始就是打着混进去随便吃点,然后再采访的,因为听说好吃,他就点了个米百做,约等于白饭了。

    谁知道就是这样还是忘记了采访。

    “这真是,算了,下次还是别接这个工作,不过还好有几张照片?!奔钦咦钜幌?,进店的时候他是拍了照片的,准备用这个凑活。

    毕竟他可是接了活的。

    是的,记者接了一个工作,一个算是抹黑袁州的工作。

    付钱的人就是那家虾蟹店的老板,应该说是那家老板找来的人,是一群人。

    他们准备在袁州刚刚获得示范店锦旗的时候制造舆论,然后再实施自己的计划。

    而这些,袁州是不知道的,他正看着系统的奖励在发呆。

    “事情还没做完,这个奖励先暂缓领取吧?!痹莨厣夏灾械慕缑?,叹了口气。

    “不知道,明天的找寻会不会有结果?!痹菟虑?,心里想到。

    袁州在认真精进厨艺的同时,也在兼顾找寻拳击手的家人,而现在还是毫无头绪。

    第二天中午时分……

    袁州小店来了两个人,一老一少,一个人是小店???,而另一个则是第一次来。

    其实这种模式经常出现,口碑效应就是这样而来,口耳相传一个带一个,当然也有乌海和李研一这种,为了私人利益,从来不分享的货色。

    “到了,就是这里?!敝苁澜艿?。

    没有错,来人就是周世杰和他才从国外回来的小儿子周希,周希二十来岁,挺瘦,眉宇之间还是挺像周世杰的,很有些周世杰年轻时候的傲气。

    “爸你特意叫我推掉工作,就是来这样一个地方吃东西?”周希一脸不满:“我今天还要去看明一画展,爸你知不知道明一,明一是国内新崛起的画家,是国内少见的超现实主义画家,之前还被邀请参加了恩斯特怀念画会,明一是里面唯一的一个华人?!?br />
    说起明一,周希瞬间就收不住了,也不管周世杰愿不愿意听了,噼里啪啦一大堆。

    “明一我觉得是目前国内,最杰出的青年画家,他的代表作《坐在人上飞奔的汽车》,真有恩斯特代表作《被夜莺吓着了的两个孩子》的风范?!敝芟5?。

    “爸要不然我再弄一张票,带你去看看明一的画展,这小店感觉也吃不到什么东西?!敝芟@鹬苁澜艿氖?,突发奇想的说。

    周希接触到周世杰安静的目光,瞬间消停了下来,他还是挺怕周世杰的。

    “快去领号排队,一会人就多了?!敝苁澜芎眯那?,全被周希刚才的一通话打乱了。

    关键是,就刚才说话的功夫,门口已经排了七八个人了,第一个当然依旧是乌海。

    “乌不要脸,刚才你听见没有,那边有人论画,快过去教训教训他?!瘪∫着旁诘诙?。

    “不去?!蔽诤6⒆诺昀镒急甘巢牡脑?,头也不回的说。

    覃小易问:“为什么不去?”

    “他哪有资格和我讨论?!蔽诤5?。

    覃小易嗤笑:“如果你不是一直盯着袁老板,我差点就信了,我看你是怕,丢掉你的第一排位?!?br />
    无论如何,周希是领了号牌开始排队。

    “爸你不是厨师协会主席……”周?;盎姑凰低?,就戛然而止了,因为他看到了一个他比较熟悉的人。

    “师哥?”周??谥械氖Ω?,就是排在比较后面的俞矗。

    “爸你真的确定这家菜好吃?”周希不着痕迹的指着俞矗。

    他神秘兮兮的道:“爸你是会长,所以本来对你的品味,我是没有发言权的,但那个俞矗是高我好几届的学长,他对吃从来不讲究,我们在国外的时候有一个共识,凡是他喜欢去的店,我们都不去,俞矗学长成功的绕开了所有好吃的店,被称为唐人街味道质检员?!?br />
    “你们多久没见过了?!敝苁澜芪?。

    周希马上道:“虽说有好几年了,但俞矗学长的样子一点没变,肯定不可能认错,而且俞矗学长不在乎味道,这是恒古不变真理?!?br />
    周世杰看了看自己的傻儿子,俞矗他是不熟悉,但无论如何几年没见了,即使以前对吃有多不在乎,来到袁州小店,被改变太正常了。

    况且上次示范店评选,俞矗那犀利毫不留情的评价,周世杰还是记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