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脸色冷淡,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

    “您点的餐点符合米百做,可以点餐,请先付钱,稍后餐点会送到?!敝芗岩话逡谎鄣乃档?。

    “多少钱?!奔钦呶实?。

    “一共118元整,可以现金,可以转账,二维码就在这里?!敝芗阎缸抛郎舷匝鄣亩胨档?。

    “米百做不是98吗?”记者皱眉。

    来之前,这个记者可是做了功课的,何况这菜单上也写着米百做是98.

    “是的,米百做98一份,外加二十元的迎客套餐,一共是118元整?!敝芗呀馐偷?。

    “好了,已经转了?!碧私馐?,记者付钱还是很干脆的,毕竟他是先已经拿了一半的报酬了。

    是的,这位记者是那钱办事,所以才用了这么极端讨人厌的方法来采访袁州,明显是没考虑过其他的。

    “好的,钱收到了,请稍等,餐点稍后就到?!彼低曛芗丫屠肟?。

    “袁老板,现在我可是付了钱的,你得回答我的问题了?!奔钦呔僮攀只?,示意他现在可是付钱吃饭的食客。

    “唰唰唰”袁州在洗刷木勺,毫无反应。

    “袁老板不回答是意思是觉得自己无法担起这个示范店的荣誉吗?”某些讨厌的记者,他采访的时候根本不需要当事人的回答,完全可以自问自答,比如现在这个。

    袁州做菜的时候基本很少聊天,所以正在忙碌的袁州,还是毫无反应。

    “既然袁老板觉得担不起这样的荣誉,那么能否说说是如何拿到这个荣誉的呢?”记者继续挖坑说道。

    袁州转身,开始用勺子在电饭锅里搅拌。

    饭锅里的饭是刚刚煮好的,正冒着温热的热气。

    就在这个记者还要说话的时候,边上突然冒出一个人来。

    “你声音太大了?!蔽诤6⒆偶钦?,脸色不渝。

    “额……”记者愣住了,他是认识乌海的,毕竟来之前做的工作不是白做的。

    “希望你接下来小声一点,和其他人一样,不要打扰我吃饭?!蔽诤C判『右涣橙险娴乃档?。

    “但我是来采访的?!奔钦呤酝己臀诤=驳览?。

    “你的意思是你还要大声叫唤?”乌海问道:“你要打扰我吃饭?”

    “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袁老板听不见?!奔钦呓馐偷?。

    “你干什么事情和我无关,不过我告诉你,如果你要再这么大声,影响我吃饭,我会让你爬着出去?!蔽诤5?。

    “对了,还有我,要是再影响我学习,我老程可没有那么好说话?!背碳际橥泛艽?,虽然看起来是肥肉多,但吨位也大,所以看起来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没错,你太吵了?!北呱嫌信⒆涌家涣诚悠母胶鹊?。

    “一点素质都没有,就是要采访也不能这么大声嚷嚷?!贝┪髯按蛄齑哪腥艘埠敛豢推乃档?。

    这下子,不用谁出面,记者自己消音了,毕竟众怒不好犯,这点他还是很清楚的。

    “没事,等吃完了东西,我再留下用别的办法?!奔钦弑蝗怂档玫妥磐?,心里却是没放弃的。

    毕竟那人钱财,与人钱财,记者这点原则还是有的。

    见记者不说话不影响袁州了,其他食客也纷纷停下了,美食当前,他们可没工夫和这人多说。

    不过这个时候,周佳也端上了他的餐点。

    “米百做,煎米饼,米白色的糖是开胃的,姜黄色的是去味,请慢用?!敝芗逊畔峦信痰?。

    迎客套餐就是两颗糖一杯水,和一张纸巾,中间的盘子里摆着两块煎的金黄的米饼。

    “二十块的迎客套餐就这样?”记者心里不满。

    毕竟在记者看来,两颗看起来不值一块钱的糖果加一杯白开水就卖二十块,简直是明抢。

    “啧啧,果然贵得咂舌?!奔钦叽影锬贸鱿嗷牧艘徽耪掌?。

    这照片的作用不言而喻。

    “就吃吃这所谓的开胃糖?!奔钦吣闷鹈装咨奶侵桨奶?,剥开看了看。

    开胃糖不大,大约一个蚕豆的大小,表面奶白色的,细看还能看到一些些闪光的地方,就好像星光一般,样子很漂亮。

    “漂亮倒是漂亮,那也不值二十块?!奔钦吖具媪艘痪?,这才吃下糖果。

    糖一入口,丝丝的甜味立刻缠绕在嘴里,记者就是,让人感觉喉咙一阵清甜。

    这糖化的很快,等到嘴里块糖的感觉没有了,一丝极酸的味道立刻从舌尖到喉咙,让人直接开始分泌口水。

    “感觉更饿了?!奔钦卟挥勺约旱难柿搜士谒?。

    再低头一看盘子里金黄酥脆的米饼,它散发着米粒特有的清香以及油香味,记者哪里还忍得住,拿起筷子直接夹起了一块。

    米饼袁州做的是圆形的,并且以他越来越严重的强迫症,这个圆非常规整,就好似用圆规画出来的。

    “咔嚓?!奔钦咧苯右Я艘桓霭朐残蔚娜笨?。

    米饼上面什么都没有,样子金黄,一指厚,咬开之后能明显的看到里面莹白的米粒。

    “咔嚓咔嚓?!泵妆谧炖锓⒊銮宕嗟南焐?。

    外层的米饼被油煎的金黄,也变得焦脆,因为煎之前被挤压碾碎过,吃起来只有细细的颗粒感。

    每咀嚼一下,被碾碎的米粒就发出清脆的声音,同时还有一股焦香味在口腔弥漫。

    “唔,好吃?!奔钦呷滩蛔〖涌炀捉赖乃俣?。

    这一下子就咬到了米饼的中间,那里的米粒软软的,没沾到一丝油,吃起来很是清爽,又带着米粒本身的清香味道。

    并且因为被碾碎了,吃起来还带着糯米的粘黏感,口感和外面焦脆的外壳完全不同。

    “咔嚓?!奔钦咴俅我乱豢?,开始吃了起来。

    只是这次他吃到了咸味,就在中间软滑的米粒里,带着淡淡的咸味,这样油煎过的油腻感就完全被安抚了。

    因为是略带咸味,反而越吃越想吃,不一会记者就接连吃完了两块煎米饼,速度很快。

    “真好吃?!奔钦呋匚蹲抛炖锏南阄?,一睁眼又看到了那杯白水,拿起杯子一口就喝完了。

    “水感觉也像小时候喝的井水,真甜?!奔钦叻畔卤?。

    这时候面前的桌上就剩一颗去味糖了,记者拿着糖都有些舍不得吃了。

    至于吃之前记者想的那些如何挖坑引导的主意,他现在一点都想不起来,只在心里默算他的钱还能吃几次袁州小店。

    这记者并不是平白无故跑来的,而是有人请他来的。

    Ps:最近两天菜猫一直在整理小说前面剧情,因为简体小说终于要出版啦,嘿嘿超级开心,快弄完了,所以在此道歉,实在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