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几分意思?!绷窘郴拐蚨ㄒ恍?,毕竟他也算能能吃到周世杰做菜的人,抵抗力强些。

    但就是是这样,连木匠用筷子喂进嘴里的速度也加快了一些。

    因为连木匠并没有夹鱼皮,这只是一筷子鱼肉,是以鱼肉刚一入口纯正的鲜味就直接包裹了舌头。

    鱼本来就是一种极为鲜美的食材,但因为它本身的腥味,让人处理的时候难免会破坏它本身的味道。

    但嘴里的这口鱼显然没有,连木匠觉得自己嘴里什么味道都没有,只有鱼头的鲜美,鲜美之中还带着一些甜味。

    微微一抿,鱼肉化开的时候,一丝浅淡的咸味又让鱼肉的口感变得嫩滑起来。

    “鲜?!绷窘橙滩蛔〉?。

    是的,这口鱼没有任何其他的杂味,就是纯粹的鱼鲜味,鲜中带甜,让鲜味更加的明显。

    鱼肉中带咸,让鱼肉口感嫩滑非常。

    “非常不错,你试试?!绷窘沉粤撕眉缚?,这才想起边上的徒弟。

    “好的,师傅?!敝心昴腥艘惶饣?,立刻拿起筷子就开吃,动作飞快。

    毕竟中年男人刚刚已经忍的很辛苦了,但执弟子礼就要这样,师傅没发话,不能动筷。

    只是中年男人夹的鱼肚子,连带鱼皮一起,夹起了一大块鱼肉。

    淡粉色的鱼皮包裹在白嫩的鱼肉上,玉白色的鱼肉中间还有一丝丝透明的胶质粘连在一起,这就是鱼肚子上的鱼油。

    “啊呜”中年男人一口吞下,直接开始吃了起来。

    鱼肚子是所有鱼最为肥厚的一个部位,袁州选择的这条鱼是没有产卵的鱼,这样的鱼鱼肚子上的肉才会最为鲜美。

    要知道熊在鱼多的时候就是只吃鱼肚子,其他不吃的主,可想而知鱼肚子的美味。

    若是产卵了,那营养都会被鱼卵吸收,鱼肚子会变得干煸,并不肥美。

    “嘶?!庇愣亲佑行┨?,但中年男人顾不了这么多,连嘴都不愿意张开,就怕鲜美的味道流失。

    胶质一般的鱼皮一入口就像布丁一般化开,渗进整块的鱼肉里,再一咀嚼,鱼肉也散开,刚刚鱼皮上沾着的豆豉香味一下子浸入肥美的鱼肚子。

    让鱼肚子在肥美的同时又有豆豉的香味和一丝丝的刺激辣味中和,一点也不腻人。

    “唔,好吃?!敝心昴腥巳滩蛔”昭燮肺镀鹄?。

    而这时候连木匠已经开始吃起来鱼尾。

    “哦呦,这鱼怎么像在嘴里蹦一样,好吃?!绷窘衬米趴曜由岵坏梅畔?。

    鱼尾是最长活动的地方,那里的肉被称为活肉,是口感区别于其他地方的鲜美活跳的感觉。

    一条一斤多的清蒸江团,不一会就进了两人的肚子,就在两人意犹未尽,胃口大开的时候,袁州又端上了第二个菜,熊掌豆腐。

    这个菜体现的又是另一种风味,自然连木匠和中年男人吃的很是愉快,甚至在最后一块豆腐的归属上两人产生了严重的分歧。

    要不是最后连木匠以师傅之威压住了中年男人,说不定这块豆腐就不是在连木匠嘴里了。

    至于袁州端上的白饭,连木匠和中年男人也一早就吃完了。

    最后上来的一道菜则是清淡爽口的金陵草。

    这下子了连木匠是信了周世杰的话了。

    “小袁果然能看人吃什么口味?!绷窘掣锌乃档?。

    是的,开始袁州问连木匠有无忌口,连木匠想起了周世杰曾经在他面前吹嘘,就没说他和自己徒弟不吃辣,想看看周世杰是不是在炫耀。

    是的,周世杰曾经在连木匠面前炫耀过,说袁州不用问就能看出一个人吃辣或者不吃辣,还有咸淡的口味。

    但是从第一个菜开始,连木匠就信了周世杰的话。

    毕竟他刚刚可是说了没忌口,但袁州后面端上的菜却都是不辣的,已经很能说明袁州确实知道他的口味。

    “看人吃什么口味?”中年男人一脸不解。

    “好好吃饭?!绷窘忱恋媒馐?,没好气的说道。

    “哦?!敝心昴腥斯徊晃柿?。

    “但是,菜都吃完了?!苯幼胖心昴腥擞值?。

    “吃完了就回去?!绷窘车?。

    “我送师傅?!敝心昴腥似鹕?,让出位置却没有立刻走。

    “小袁,我们就先回去了?!绷窘扯宰懦康脑莸?。

    “好的,两位慢走?!痹莸懔说阃?,清晰的声音从口罩里传出。

    连木匠点了点头,然后带着中年男人离开。

    连木匠一走,店里又来了人,不过这人不是来吃饭的,又是来采访的。

    “袁老板袁老板,您今天得到了川省川菜示范店的荣誉现在有什么感想?”这人进门才拿出手上的录音笔,大声问道。

    这人穿着黑色长袖,下身是浅色牛仔裤,头发是短寸,整个人看起来很是精明,身材中等,问完后就紧紧盯着袁州,等他回答。

    “哪来的记者?”这人一开口,周围的食客惊讶的看着新进来的记者。

    以前袁州刚刚出名的时候来采访的人很多,现在因为有了排队委员会的人,和规范的排队流程,这样进来的记者就基本没有了。

    毕竟和食客抢吃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不好意思,开店时间概不接受采访?!痹葜缸徘缴闲略龅墓婢?,认真的说道。

    同时,袁州不紧不慢的放下手里的餐盘。

    “不好意思,您要是需要采访,请另外预约个时间,现在是老板的工作时间,他是不会接受采访的?!敝芗鸭芯榈纳锨翱几先?。

    “不好意思,我可是正规排队进来的?!闭飧黾钦叩靡獾哪贸雠哦雍怕?。

    “好的,这边请坐,今天吃点什么?!敝芗蚜成槐涞囊俗?,然后温和的问道。

    “东西,我肯定吃,但是袁老板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对于这次领到示范店奖有没有什么想说的,或者说觉得自己是否实至名归,以这么小的店铺面积能否担当的起这个荣誉?!奔钦呙飨杂行┬幕扯褚獾拇笊暗?。

    “不好意思,本店老板概不在工作时间接受采访,这是本店的店规?!敝芗训牧成淞讼吕?,认真的说道。

    “但我现在是食客?!奔钦呶蘩档乃档?。

    “好的,请问吃什么?!敝芗压鹿斓奈实?。

    “一碗米百做,煎米饼,我想以袁老板得到示范店的手艺应该可以做的,毕竟这道菜写着可以随意点主材是大米的食物?!奔钦咧缸琶装咨贸隽思そ?。

    这记者一看就是来找茬的,但周佳并没有中他的激将法,而是按照规矩转头问袁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