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好?!痹莶⒚挥邢蚝竺娲蛘泻?,而是笑了笑,咕哝了一句,然后脚步不停的往自己的小店而去。

    穿着西装的袁州腰背还是挺的笔直,很是自然的走着,期间还有不少人和他打招呼。

    “袁老板今儿个穿这么好看做什么去了?”街边的店铺有人打趣道。

    “随便走走?!痹莶⑽椿卮鹗橇旖?。

    毕竟,袁州自认他是个含蓄不爱炫耀的人,领奖这种事情就没必要大声嚷嚷。

    “怕不是相亲去了吧,袁老板现在可是抢手货?!庇兄心旮九Φ?。

    “没有?!痹萘成槐涞乃档?。

    “要是袁老板有什么看上的可别不好意思,让咱们帮忙说?!庇腥私幼呕巴匪档?。

    这一路上说话的基本都是袁州小店边上的人,就连五金店的王胖子跛脚老板都笑眯眯的附和,让袁州快点找媳妇。

    “春天好像都快过去了,怎么这时候催起来了?”袁州脸上淡定自若,心里窘迫的厉害。

    “难道是我爸妈给我找的女朋友要出现了?”袁州心里开始畅想起了未来女朋友的样子。

    想着以后两人应该怎么相处,想着有了女朋友店铺时间怎么安排。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毕竟要一个母胎单身的幻想一下有了女朋友是什么样子还是有点困难的。

    “说起来我要不要研究一下恋爱养成的游戏,以便谈恋爱的时候能有点准备?!痹萑险娴乃伎甲耪飧隹赡苄?。

    就在袁州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的时候,已经走到了店门口。

    “圆规怎么样,锦旗呢?”乌海站在楼上,摸着小胡子一脸感兴趣的问道。

    “挂上了?!痹荻倭巳?,然后道。

    “挂上了?你又从后门进店的,都没看到?!蔽诤V迕?。

    “不是挂我店里,而是别人那里?!痹莸?。

    “???别人那里?第一名不是你?这TM这么黑幕?网页都公布是你了,还能颁给别人,颁给谁了?!蔽诤2茸磐闲?,边说边急匆匆的下楼。

    看那架势怕不是要去拆了那个店。

    “踏踏踏”乌海冲到袁州近前,一脸严肃的盯着袁州。

    “是挂别人家里了,老婆婆家?!痹莶唤舨宦慕馐偷?。

    “卧槽,早说啊,吓我一跳,还以为黑幕了?!蔽诤U獠欧畔赂崭仗鹗直?。

    “我还没说完你就下来了?!痹菘凸鄣乃档?。

    “算了,忘了你说话大喘气了,不跟你计较?!蔽诤C判『右涣炒蠖鹊乃档?。

    “我开店了?!痹莶唤舨宦淖?,他才是懒得和乌海计较。

    “圆规你可以,这荣誉说送就送?!蔽诤H谱旁葑?,一脸好奇的说道。

    “你也不错,画很贵?!闭馐焙蛟堇?,顺手指了指天花板上的两幅画。

    “那是,我这是不为金钱所动?!蔽诤W钥?,并且补充了一句:“画这种东西,有人欣赏就价值千金,没人欣赏,它就是画?!?br />
    “你最高尚?!蔽四芨斓慕牍ぷ?,袁州不得不违心的点头说道。

    “虽然圆规还是那个圆规,但今天终于开眼了,没错我就是这么高尚?!蔽诤<绦ё旁菘戳艘蝗?,然后自豪的摸着小胡子道。

    “呵呵?!痹萑滩蛔∶飨员墒拥目戳宋诤R谎?,然后走进厨房,准备晚餐食材。

    “圆规你什么意思,难道我说的不对?”乌海两步走到袁州面前,盯着问道。

    袁州默默洗手,不理人。

    乌海也不放弃,定定的看着袁州。

    一时之间店里倒是安静了下来,这下袁州更加自在了,穿着西装就准备了一些当场能做的事情。

    比如擦洗一下琉璃台什么的。

    “我去楼上换衣服?!痹菟低昃椭苯油ド献?。

    “对,你今天穿的可是西装,还真是难得?!蔽诤A⒖滔肫鹫馐?,看着袁州说道。

    “我上楼了?!痹菟低暾饣?,人已经到了楼上。

    “肯定洗澡去了,比我还爱干净?!蔽诤C判『庸具嬉簧?。

    不过说起爱干净,乌海倒是想起店里时不时的来的一个人,这人来的时间不固定。

    有时一个月来一次,有时两三个月来一次,要说乌海是怎么认出来的,那就简单了。

    这人身上有朱漆的颜色和味道,这让对颜色极为敏感的乌海很是在意。

    而且这人有个举动也很奇怪,每次来吃饭身上带着朱漆就算了,吃完后还特意对着袁州和食客都鞠个躬,特别奇怪。

    当然,相比这些,乌海更好奇这颜色怎么来的,因为那朱漆的颜色特别正,很是漂亮。

    “也不知道这人做什么的?!蔽诤C判『雍蚁胱?。

    “请问袁老板在吗?”就在乌海胡思乱想的时候,有个中年男人忽然走了进来,瓮声瓮气的开口问道。

    乌海转头一看,有两个人走进了店里,两人脚下还摆着一个黑色绒布包裹着的大件东西。

    “什么事?!蔽诤R槐菊奈实?。

    “这位是我师傅连木匠,我们今天是过来送柜子的?!敝心昴腥私馐偷?。

    “袁老板在楼上洗澡,马上下来?!蔽诤5懔说阃?,然后道。

    “额……”这回答让中年男人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接话。

    就在这个时间,袁州已经换好汉服下楼了。

    “连木匠您来了?”袁州快步走出来迎接。

    “这柜子今儿个刚做好,就直接送来了?!绷窘炒笊档?。

    “谢谢,麻烦您了?!痹萘⒖痰佬?。

    “客气什么,这都是说好的?!绷窘巢辉谝獾陌谑?,然后指了指脚下黑绒布包好的柜子。

    “肯定很好看?!痹菟档?。

    “师傅听说袁师傅你今天获奖,所以送来了柜子?!北呱系闹心昴腥艘槐甙崞鸸褡?,一边说道。

    这意思就很明显了,连木匠是听说袁州今天得奖了,特意送来柜子祝贺的。

    “就你话多?!绷窘巢宦牡闪酥心昴腥艘谎?,然后中年男人低头不说话了。

    “连木匠来的巧,晚上就在这里吃饭吧,说好的我请客?!痹莶⑽此凳裁锤行坏幕?,而是说起吃饭的事情。

    “连木匠别推辞,这可是您答应了的?!痹菁窘乘埔芫?,又开口说道。

    “那行,我留下,你搬完柜子就回去?!绷窘持缸胖心昴腥怂档?。

    “请两位务必一起?!痹菀涣橙险娴乃档?。

    见袁州很是认真,连木匠这才不推辞,点头了应了下来,不过他也没闲着,直接指挥中年男人安柜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