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踏”袁州的皮鞋敲击在石板砖的地面发出一些声响,这种清脆的声音,听着真专业。

    这里其实是蓉城的城中村,环境比较差,两旁的小房子比起桃溪路的街道都要破旧许多,房子也低矮。

    桃溪路那里好歹有七层高的旧式居民楼,这里的却是一排排的砖瓦房子,全部都是对门对的,门牌号什么的也早就掩映在一片青黑的墙体里看不清了。

    但袁州却挺熟悉这里的,并没有看门牌号,直接往前走去。

    走到一个路口的交接处,这里也有一间小房子,门是老旧的木板门,门锁也是从外面上锁的那种挂锁。

    现在上面的挂锁开着,说明屋里有人。

    “还好,这个时间还在?!痹菪牡?,然后脚步不停的上前敲门。

    “咚咚”袁州敲门很有节奏,缓慢而清晰。

    “谁???”里面传来一个慈祥苍老的声音。

    “我是袁州?!痹莸?。

    “袁老板?”随着这个声音,门被打开了,里面出来的人是常常在袁州小店门口摆摊的老婆婆。

    也就是天天早晨帮袁州扫地的那位老婆婆,也是那个听说袁州要参加示范店评选特意跑去青城山朝拜的老婆婆。

    “没错婆婆,就是我?!痹莸懔说阃返?。

    “袁老板怎么来了,进来坐坐?!崩掀牌乓涣掣咝?,让出门道。

    “不了,我来给您说个事?!痹萦锲潞?。

    “有什么事情需要老太婆我做的,说说?!崩掀牌诺愕阃返?。

    “是这样的,多亏您的幸运符,这次示范店小店得奖了?!痹莸?。

    “得奖了?太好了,袁老板你这么厉害,这是应该的,这是应该的?!崩掀牌帕盗礁鲇Ω?,手上还连连摆手,表示这是袁州应得的。

    “那也是因为有您的幸运符,有个店铺和我的分数差不多,但人家就选择的我,谢谢您?!痹菀涣橙险娴乃档?。

    袁州说的那个分数差不多的其实不存在,因为袁州的总分是三十九点五,只差零点五分就满分,这零点五还是胡越因为没吃饱而扣的。

    第二名的总分是三十七分,两分半的差距决定了袁州第一的无可争议。

    但不常说谎的袁州这次说的正儿八经,脸不红心不跳的。

    “那真是道祖保佑,佛祖保佑,谢谢谢谢?!崩掀牌乓惶?,立刻双手合十虔诚的对着天空拜了拜道谢。

    “所以,我想把这个挂您这里?!痹菟值莩鲎白沤跗斓哪竞凶拥?。

    “这是?”老婆婆一脸疑惑。

    “您打开看看?!痹莸?。

    “哗啦”老婆婆点头,然后打开了盒子。

    里面是折叠好,只露出三个金色示范店字样的锦旗,老婆婆一下子就明白过来这是什么,盖上就要还给袁州,却被袁州伸手挡住。

    “您别急着换,这奖是一年评选一次,我贪心,想着明年还要这个奖,所以这面锦旗就放您这里,您帮忙保管?!痹莸?。

    “不行不行,这个怎么能给我,不行?!崩掀牌帕⊥?,坚决不要。

    “可是,这次得奖这么险都是因为您求的符,您看我都带着?!痹菟底沤饪艘桓雠?,脖子里挂着一个三角形的符。

    这个符自然是老婆婆青城山求来的那个。

    一看到袁州挂着符,老婆婆脸上露出笑容,但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个锦旗。

    “袁老板,这不能给我,这是你自己挣来的荣耀?!崩掀牌叛纤嗟乃档?。

    “对,这是荣耀,所以我希望您能帮我保管一年,等明年我再得您在给我,这样这福气能绵延到明年?!痹菀槐菊乃档?。

    袁州接连两次提到明年荣誉的事情,加上福气绵延这个事情,老婆婆迟疑了。

    毕竟袁州刚刚说了这次得奖很凶险,有福气自然明年也能更有保证一些。

    而袁州见老婆婆不说话在思考,心里也是松了口气,毕竟他劝人的话已经说完了,后面的都是憋出来的,再多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是的,袁州从接到那个符开始就准备这么做,准备把锦旗给老婆婆。

    袁州知道青城山多么难爬,于他来说都气喘吁吁,何况是身体不好的老婆婆,但她却愿意去求一个虚无缥缈的福气给他,只希望他好。

    哪怕他们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因为她在他店门口摆摊,有了更好的生活。

    是以,这个荣誉袁州觉得应该给老婆婆。

    “明年这奖还有?”老婆婆迟疑的问道。

    “对,还有?!痹菘隙ǖ牡阃?“示范店的活动,年年都办?!?br />
    “那老婆子给你保管,发奖的不会说什么?”老婆婆道。

    “当然不会,这锦旗就是个象征,还有证书,这个在就行了?!痹菡獯嗡档闹な槭钦娴拇嬖?,虽然只是一张纸。

    又沉默了好一会,老婆婆点头了。

    “那行,我保管,等明个我再去求个福祉,再挂上?!崩掀牌诺?。

    “这就不用了,您看你这福祉我还带着呢,要是再去菩萨会觉得我们贪心,这样就好了?!痹萘⒖痰?。

    “这倒也是?!崩掀牌湃粲兴嫉牡懔说阃?。

    “肯定的,这锦旗您收好,不用去求福气也能延续到明年,您就看着我再拿一个锦旗吧?!痹莸阃返?。

    “好,听袁老板你的?!崩掀牌诺阃?。

    “婆婆可以叫我小袁?!痹萃蝗坏?。

    “哎,好,小袁?!崩掀牌乓幌伦泳托α似鹄?,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来。

    “嗯?!痹莸阃酚ι?。

    过了一会,袁州开口:“那我先回了,晚餐时间快到了?!?br />
    “好,回吧,这可不敢耽误,路上小心点?!崩掀牌乓惶聿褪奔?,她到催促起袁州来。

    “嗯,再见?!痹莸阃?,然后转身准备走。

    “慢些走,小袁?!崩掀牌旁谠萆砗蟮?。

    “再见?!痹莼恿嘶邮?,脚步微快的走了起来,毕竟时间是真的不多了。

    这里是两个巷子交叉的地方,袁州倒是不用按照来的路走,只需要往前面的巷子在转弯走一段就到了,两个巷子相隔不远。

    就在袁州转弯的时候,余光看到老婆婆还小心的抱着木盒子站在门口看着他。

    因为五感敏锐,袁州甚至能感觉到老婆婆眼里的开心和温和,就像看着自家的小辈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