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周世杰的提醒和袁州看了好几期的奥斯卡颁奖晚会,袁州得出了一个规律,那就是他准备穿西装去领奖。

    是的,袁州准备穿西装,是以他在领奖前一天去买了一套西装。

    “还好这天气不冷不热的适合穿西装?!痹菘醋殴以谝鹿竦囊路?,很是满意。

    川菜示范店颁奖这天天气很好,蓉城的天空很蓝,太阳也暖暖的。

    “踏踏踏”中午时间一结束,袁州就上楼洗了个战斗澡,穿上整套西装,锃光瓦亮的皮鞋直接来到全身镜前。

    开始袁州为了练习表情还专门买了一个全身镜,就是用来规范自己的言行的,毕竟作为一个男神这还是很重要的。

    “我果然还是很帅的,身材挺拔适合西装?!痹菀涣掣咝说目醋啪底永锏乃П?,满意的点头。

    坚持一年多的锻炼,袁州不仅有了轮廓较为清晰的腹肌,就连背部肌肉,手部肌肉,以及大腿肌肉都很是紧绷,有了线条感。

    笔挺的烟灰色的西装,搭配白色领口带蝴蝶的衬衣,正式之中又有点青春活力,穿在袁州身上,很好的体现了他的身材,肩膀将西装垫肩穿的满满的,西装裤下双腿也很长。

    “长腿欧巴说的就是我这种人?!痹菘戳丝淳底?,自言自语。

    “还好,我平时不穿,要不然就没有凌宏什么事了?!痹葑孕怕乃档?。

    是的,平时许多小姑娘都喜欢凌宏穿西装的样子,说是整个人笔挺挺的好看,腿也长,现在袁州可以肯定他果然比凌宏帅。

    理好袖口,袁州下楼准备乘车,周世杰安排的车也是在路口等袁州。

    “哗啦?!痹堇洗竺?,起身就正好看到楼上的乌海正看着他。

    “圆规你竟然有西装?”乌海一手摸着小胡子一手惊讶的指着袁州道。

    “嗯?!痹菀涣车坏牡懔说阃?,心里嘚瑟,傻眼了吧,惊讶了吧,没想到吧。

    “啧啧,没想到,你居然穿西装领奖,还以为你还是汉服呢?!蔽诤>鹊乃档?。

    “先走了?!痹菀惶ё笫?,挥了挥,并没有多说。

    不过袁州这一抬手,直接暴露了他手上的手表,是的,就是那块袁州看了电视剧买的手表,现在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说起来,今天程技师本来也说来专程送袁州去领奖的,但被袁州拒绝了,毕竟程技师也是受邀到会的厨师。

    袁州转身离开,却是不知道乌海在他身后拍了个照片。

    “虽然只拍到个背影,但也能认出是圆规,直接发群?!蔽诤D米攀只挤⑿畔?。

    袁州到路口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奥迪静静的停在路边,袁州上前拉开副驾驶坐了进去。

    不等司机打招呼,袁州就自己的系上了安全带,袁州每次坐车都会系上安全带,不管是什么车,只要有安全带他都会系。

    “袁先生好,我是周会长派来接您的?!彼净歉雒嫦嗪┖竦闹心昴腥?,见袁州系好安全带,立刻开口问好。

    “谢谢,麻烦久等了?!痹葑?,点头致谢。

    “您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那么现在可以出发了吗?”司机师傅笑道。

    “可以了,路上注意安全?!痹莸?。

    “好的,您放心,我开车很小心的?!笔Ω底孕诺乃档?。

    袁州点了点头,没说话,车子也慢慢启动起来,平稳的行驶在路上,向着目的地出发。

    这次的颁奖活动,虽然全程只颁一个奖,但是不光是参加的十家店铺的老板以及主厨来了,还有一些名气极大的厨师到场。

    颁奖的是省委的人,这次的活动两点半开始,颁奖三点开始。

    就在金水酒店的宴会厅,这个金水酒店常常举行一些市委或者省委的会议,所以这次颁奖在那里倒也不奇怪。

    因为官方的参与,这次的颁奖很正式,不光是省内的官媒全部到场,就连周边省的一些官媒也受邀参加了,是以到时候需要凭票入场。

    袁州到的时候,正好两点十五,不早不晚的。

    “袁先生,金水酒店到了?!彼净Ω悼诘?。

    “好的,谢谢?!痹萁饪踩鲁?。

    金水酒店和一般的五星级酒店差不多,华丽的大堂,车门是由穿着整齐的门童打开的,中间是玻璃旋转门,两边是大大的玻璃推拉门,门上面有显示屏一直循环显示着这次的活动,两边还有写着欢迎某某领导莅临的板子,看起来很是正式。

    还不等袁州往里走,一个清脆的高跟鞋声音由远及近的来到袁州面前。

    “袁老板,周会长让我在这里等您?!敝永隼隹诘?。

    “嗯?!痹葑房戳丝粗永隼?。

    钟丽丽今天还是穿着黑色的套裙,头发扎成马尾,架着没有度数的黑框眼镜,让人看起来既严肃又带着知性的美。

    “请跟我来?!敝永隼龅懔说阃?,边边边提醒袁州拿出邀请函。

    走到门的地方自然有人开门,有人帮忙按电梯,一路顺畅的来到了位于二楼的宴会厅。

    宴会厅门口立着一个检查金属物品的感应门框,还有两个门童负责查看邀请函,不远处还有安保人员待命。

    “今天来的是省委的人,所以检查很严格?!敝永隼鼋馐偷?。

    “嗯?!痹莸懔说阃?,没有多说。

    两人都拿着黄色的邀请函,很是顺利的进门了。

    其实这次分发的邀请函颜色是不一样的,黄色的是坐在前面的人,而红色的则是后面的人,绿色的则是媒体的人。

    袁州一进门,宴会厅的热闹就扑面而来,袁州有些不习惯的皱了皱眉,立刻又恢复了,因为周世杰上前来了。

    “小袁来了啊?!敝苁澜芤蝗缂韧那浊姓泻舻?。

    “谢谢会长?!痹菘戳丝粗永隼?,道谢。

    “让丽丽下去迎迎你有什么值得谢的,真要谢就做了新菜请我尝尝?!敝苁澜苄ψ诺髻┑?。

    “好的?!痹莸阃?。

    “小袁今天很好看,小伙子就是精神?!敝苁澜艽蛄苛艘环?,然后笑道。

    “袁州你好,我是川菜厨师协会的会长张焱?!闭馐焙蛘澎妥吡斯?,介绍道。

    “您好?!痹莸阃?。

    “嗯,很年轻?!闭澎娃哿宿凵窖蚝?,点头道。

    “得了吧,上次你不是说那个谁年轻吗?!备崭兆呓睦钛幸涣⒖滩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