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这边是忙活着晚上的生意了,而周世杰那边却是开始叹气起来。

    “早知道就把小袁放最后去吃,今天这芷园的分数肯定不高?!敝苁澜茏谏撤⑸?,有些后悔。

    “希望不会太低,芷园客观来说还是不错的,倒是我现在想吃些有味道的?!敝苁澜苓泼艘幌伦?。

    想起袁州周世杰一下子就想起了昨天那辣到过瘾的感觉,一下子刺激嘴里的口水分泌了。

    和周世杰怀有同样担心的还有张焱,毕竟他是川菜协会的会长,哪怕示范店只能选一个,但他也希望做川菜的大厨手艺好的人越来越多。

    这样川菜才能蓬勃发展。

    “这小子简直是个奇葩,比当年的周世杰还要厉害?!闭澎捅咦雎槔彼笥惚吆妥约豪掀磐虏?。

    是的,张焱今天的晚餐也准备来个辣的吃,并且还是亲自下厨。

    要知道张焱在家下厨的时候很少,基本都是自己老婆下厨,但今天他是自己下厨做麻辣水煮鱼的。

    晚餐时间,乌海准时到店,本来准备讨要袁州的桑葚果酱的,但一看到店里准备给其他熟客的果酱,他立刻就转移的目标。

    不出意外的抢起了凌宏的果酱,并且很不要脸的开始骗唐茜手里的果酱。

    这下子他倒是忘记了要邀功的事情,自然也就没说今天吃的如何了。

    而袁州也没想过要问这个,毕竟他对自己的手艺很有信心,也就站在一旁暗搓搓的看戏。

    乌海一个猴子捞月,打算抓走凌宏怀里的果酱,凌宏直接一个转身背对乌海,躲开了乌海的手。

    “嗯,乌?;故且蝗缂韧牧榛?,但凌宏胜在身高腿长?!痹菪睦锖苁侵锌系牡闫雷徘蓝鞯牧饺?。

    对了,凌宏是比乌海高七八厘米,更何况乌海常年拖鞋,而凌宏常年都是皮鞋。

    所以乌海一直,说凌宏皮鞋里有内增高。

    晚餐时间结束,袁州就不再关注他们之间延续到酒水的抢夺战,他开始自顾自的开始做起了方便面。

    做好泡面后,袁州并没有立刻吃,宵夜肯定是得一个人在深夜吃,这样才有味道,而现在时间太早了。

    说起来系统要求看的面点书帮袁州养成了一个好习惯,那就是看书的习惯。

    每天袁州都会花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时间来看书,吸收新的知识。

    “有思想,有内涵,有手艺的男神,现在就差一个女朋友了?!痹菽米攀?,一本正经的说道。

    “老爸老妈,你可得快点赐我个女票?!痹菀涣橙险?。

    要知道袁州他在年前可是许了愿的。

    日常逗比完,袁州开始看书。

    这一看就到了酒馆时间结束,等到申敏收拾好准备走,他才放下手里的书。

    “袁老板,我回去了?!鄙昝粽驹诿趴诘辣?。

    “路上小心?!痹葑叩矫趴?,目送申敏离开。

    “明天见?!鄙昝羲低?,快步跑向站台,末班车差不多要到了。

    和往常一样,申敏刚到站台,末班车就到了,看到申敏上车,袁州就准备转身回店里。

    “魏先生?”袁州转身的动作僵了一下,然后语气淡定的开口。

    是的,魏先生站在小店另一边的阴影里,刚好和申敏离开的方向相反,要不是袁州转身还真看不到他。

    “袁老板晚上好?!蔽合壬叱鲆跤?,点了点头。

    看到魏先生走出阴影,袁州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不过他是不会承认刚刚被吓了一跳的,只是语气淡淡的开口:“魏先生今天没喝酒吧?!?br />
    袁州记得今天喝酒的人里面并没有这个魏先生。

    这个魏先生的女儿腿部有些问题,有时候会带着自己女儿来喝酒,但最近好像都是一个人来的。

    “嗯,没我?!蔽合壬?。

    “那你怎么还没回家,路过?”袁州道。

    “我今天没抽到酒,下班后随便走了走就到了这里,见你这里门开着就来看看?!蔽合壬幕翱此葡窠馐?,但却有些奇怪,只是袁州没有多问的意思。

    一时之间两人就那么安静的站在挂着红灯笼的街道上,魏先生脸上表情有些空白,仿佛不知道怎么了。

    “我准备煮泡面,一个人有点吃不完,魏先生要顺便来点吗?”袁州突然开口。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蔽合壬读艘幌?,看了看袁州然后点头。

    “请进?!痹莸?。

    外面的街道还有些凉风,吹着虽然不冷,但也不舒服,只是一进小店到又觉得暖和起来了。

    “随便坐?!痹菟低昃痛蚩舭褰顺?。

    魏先生坐在弧形长桌中间,看着袁州开始忙碌。

    “这面是袁老板自己做的?”魏先生问道。

    “想吃泡面就自己做了点?!痹莸阃?,拿出两个圆形的面饼,直接扔进锅里开煮。

    “这面和外面卖的泡面长的倒是一样?!蔽合壬?。

    “就是按照那个做的?!痹莸阃?。

    魏先生点点头,然后看着袁州用筷子把泡面在锅里打散。

    “咕咚咕咚”这是水滚开的声音,伴随着还有一股独属于泡面的香味弥漫开来。

    “挺香的?!蔽合壬?。

    袁州点头,然后手脚麻利的丢进洗干净的青菜进锅里煮。

    锅里的水翻滚的稍微小一点了,但还是带着卷曲的泡面翻滚着,青菜一下锅立刻从新绿变成了翠绿,白色的叶杆也慢慢透明了起来。

    这时候魏先生开口说道。

    “今天加班,做完工作有点累了,魏薇她应该睡下了,就一时兴起随便走走?!蔽合壬?。

    “嗯?!痹莶磺岵恢氐牡阃?,魏先生和他女儿的关系比较微妙。

    “没注意,一下子就走到了这里,到了这里后有点不想回去,就在那里站了会?!蔽合壬?。

    魏先生说的就是他刚刚站的阴影处。

    “嗯?!痹莸阃?,表示有在听。

    “就是没想到还能吃到袁老板的宵夜?!蔽合壬醋旁莸?。

    “别告诉乌海?!痹萃蝗坏?。

    “那倒是,要是他知道我吃了袁老板你做的宵夜恐怕得翻天?!蔽合壬冻隽私裢淼谝桓鲂θ?,想来是想到了乌海平时的所作所为。

    “砰”碗底敲击在木质桌面的声音。

    “面好了?!痹荻松弦桓龊苁瞧胀ǖ陌咨吠氲交⌒纬ぷ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