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乌海建议人你对芷园的意见是什么呢?”蓉菜二厨不放弃的问道。

    “我没什么意见,反正都做的没有袁老板的好吃?!蔽诤K闪怂杉?,然后说出自己的意见:“我这不是针对于这家店,我这是实话实说?!?br />
    “说说优点,谁让你说缺点了?!闭澎椭迕?,摸着山羊胡道。

    “优点?环境很美,建筑不错,布局也很合理?!蔽诤R涣橙险娴乃档?。

    “我说的是让你说菜品的优点,谁让你说建筑环境了?!闭澎臀弈瘟?,这孩子真的是有代沟。

    乌海张了张嘴还没开口,就被周世杰打断了。

    “咳咳,既然大家都说了自己的意见,那么可以打分了?!敝苁澜芤允终谧炜人粤艘幌?,道。

    周世杰就怕再这么说下去对芷园太不公平了,毕竟拿来和袁州比较太不公平了。

    “打分请按照正常的比分来,请各位开始吧?!毕卤手?,周世杰不放心的着重看了看乌海和蓉菜二厨,再次强调了一下。

    打完分交到制作组的手里后,周世杰才松了口气。

    “这小袁找的人和他一样奇怪?!敝苁澜芸戳丝次诤?,心里叹气。

    “还好这场拍摄有经验丰富的周会长,不然就没法玩了?!逼酵纺行睦锖苁乔煨业娜萌斯厣仙阌盎?。

    可不是,一个心里不满拼命找错的蓉菜二厨,一个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乌海,平头男觉得今天的拍摄比起前几天加起来还辛苦,毕竟他真的很担心分分钟拍不下去。

    “还好,顺利结束了?!逼酵纺泻舫鲆豢谄?。

    “我先走了,再见?!奔泵ψ叩矫趴诘奈诤7⑾肿约好坏辣?,又转回来,对着几人认真的道别,这才开门离开。

    “这年轻人还挺有意思的?!焙绞窃又咀鼙?,接触的作者多,对于乌海这画风清奇的样子接受度还是很高的,笑着说道。

    “画画的天才和其他天才一样,都和咱不同?!崩钛幸坏?。

    张焱不明所以的摇头:“天才所以交流起来都有问题?!?br />
    “可不是天才,要不怎么是知名青年画家,毕竟还这么年轻?!崩钛幸还室馑档?“而且人们对于天才的包容度太高了?!?br />
    “哈哈,年轻人有天赋是好事?!敝苁澜苄γ忻写蜃旁渤?,只是张焱看起来更不满意了。

    几人说着不咸不淡的话,但心里倒是有了一个共识,那就是袁州小店的另一个建议人还是安排到最后一天再一起吧。

    乌海着急忙慌的赶回去的时候,袁州小店的午餐时间自然已经结束了,并且难得的是,袁州也不在店里。

    “居然不在门口雕刻?”乌??戳丝唇舯盏拇竺藕兔徘暗拿嫣?,一脸疑惑。

    “面汤,你老板去哪了?”乌海走进两步,蹲下身对趴着的面汤开口道。

    “呜”面汤不耐烦的转过头,不想理会乌海。

    “面汤你用爪子指指你老板去哪个方向了?”乌海摸了摸面汤的狗头,强迫它转过来看着自己。

    “好歹上次我还给了你那么多吃的,快说说?!蔽诤<嫣啦焕砘嶙约?,继续骚扰。

    “呜,嗷?!泵嫣烙米ψ影聪挛诤5氖?,起身走了。

    “面汤你真是无情无义,下次不给你带吃的了?!蔽诤F鹕?,指着面汤的屁股说道。

    闻言面汤回头看了乌海一眼,乌海好似从里面看到了深深的鄙视。

    “下次肯定不给你带好吃的?!蔽诤S锲隙ǖ乃档?。

    而面汤直接回头,不理会乌海,最后那一眼的眼神好似在说:“你带东西的目的是为了袁州做给我的口粮,根本不是特意给我带的?!?br />
    “算了,回去躺躺,晚上在说?!蔽诤C判『?,直接上楼了。

    被乌海的惦记的袁州则拉着自己的小推车,正在到处派发桑葚果酱。

    袁州第一站去的就是老婆婆家,他到的时候老婆婆正在发面,想来是在准备明早要卖的早饭。

    “婆婆,这是我新做的果酱,麻烦您帮忙尝尝味道?!痹菽贸鏊钠抗吹萘斯?。

    “这怎么好意思,我又没什么做菜的本事,哪有帮你尝的资格?!崩掀牌诺氖衷谖股喜亮擞植?,还是没伸手接。

    “您做的汤圆很好吃,这果酱我是专门做了老年人吃的,我家并没有长辈帮忙试?!痹菥僮牌孔右槐菊乃档?。

    “那行,我给你试试?!崩掀牌判睦镆蝗碚獠诺阃?,小心认真的接过瓶子。

    “麻烦了,这是少糖的果酱,保质期短,您尝尝看?!痹莸?。

    “不麻烦不麻烦?!崩掀牌判Φ暮苁歉咝?,放下瓶子就连连摆手道。

    “那我先走了,再见婆婆?!痹莸阃返辣?。

    老婆婆两步走出大门,看着袁州远去才回到屋里。

    “袁老板有心了?!崩掀牌琶殴?,脸上的笑容止都止不住。

    接着袁州又去了黄玲姐弟家,用的理由一样,帮忙试吃,一直崇拜袁州的弟弟黄利更是拍着胸脯保证会写个三千字的吃后感出来。

    那认真的样子让袁州都忍不住劝了两下不用写那么多。

    接着是暮小云的家,袁州也去送了一些,还有贾大爷骑三轮的地方,这个是早就约好的,不然袁州是找不到工作的贾大爷的。

    当然,应该说就没人能找到,毕竟贾大爷的行踪飘忽不定的。

    还有街道办的主人,袁州也没忘记,送了一些过去。

    甚至还有老大爷的家,袁州也送是加糖少的那两瓶。

    送桑葚果酱的时候,袁州也重新走了一遍桃溪路的周边,顺便感慨了一下这一年多这里的发展。

    路上遇到了常常帮袁州送快递的快递员,袁州也没忘记递过去一瓶。

    这个果酱袁州做了很多很多,那天来卖桑葚的老人后续又挑来了一些,袁州全部都收下了。

    应该说袁州小店发展至今,只要和袁州相熟的,基本都收到了袁州赠送的果酱。

    另外更加相熟的人,袁州则准备放在店里自取即可,当然只需要防着乌海就好。

    毕竟乌海的节操这种东西他一向是自己吃了的,别人的不知道,但凌宏的他肯定会抢。

    袁州花了一下午的时间送果酱,回到店里的时候就差不多应该准备晚餐食材了。

    “突然想吃泡面了?!痹葑急甘巢牡氖焙蛲蝗凰档?。

    “一会晚上自己做点方便面存着?!焙芸?,袁州就决定了自己做。

    一个好的厨师必须要有满足自己胃口的能力,包括自己造泡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