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这话一说,几人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还是好一会后,常来的李研一开口了:“行了,知道你比我还古板,做你的饭去吧?!?br />
    李研一对着袁州挥挥手,一脸不想看到他的表情。

    “嘿嘿,这小子就是性子古板,但手艺和其他的是没得挑?!敝苁澜苄α诵Φ?。

    “既然菜吃完了,那我们走吧?”胡越看了看周边吃的很香的食客,在肚子感觉更饿前,起身说道。

    “对对对,走吧,感觉根本没吃饱?!甭沓青止玖艘痪?,也连连站起身。

    “那就走吧?!敝苁澜芤财鹕淼?。

    “哼,年轻没有尊老爱幼的观念?!闭澎鸵侧止玖艘痪?,然后起身出门。

    至于李研一则一句不说,慢慢悠悠的走出了店门。

    而赵信是走在最后的一个人,他的心情最为复杂。

    初见的时候,袁州还只是三星级酒店一个打杂的,而那时候他就是厨房的二厨了,感觉还没多久,袁州已经成了袁大厨,而他却还在做别人的徒弟。

    变成了和他师傅曹知蜀,甚至有可能比曹知蜀还要厉害的一个厨师,而这下子袁州生生比他高出一个辈分来。

    “这TM还真是奇葩的运道?!闭孕抛詈罂戳丝丛菪〉?,然后走出大门。

    确实是最后,赵信并不觉得他以后还会来这里,除非有天他比袁州厉害才有可能再来。

    但从现在来看还不知道要到哪一天。

    看得到距离驱使人进步,但看不到的差距却使人裹足不前,现在赵信就是这个情况。

    当然赵信有一句话憋着,一直没说。

    评选组和后面摄制组的人离店后,店里的食客就开始讨论起来。

    “袁老板这下应该妥了吧?”问话的是新来的食客,她是隔壁店铺卖饰品的老板娘,最近常来吃饭。

    “应该是的?!苯详氐懔说阃?。

    “看评选的人应该很满意?!贝罨暗氖歉龃档哪腥?,并且这人喜欢带有度数的墨镜,毕竟他是个近视眼。

    “看来下一个川菜示范店就是咱们小店了?!庇惺晨徒踊暗?。

    “估计是没跑了,对吧,袁老板?!蔽诤R苍谝慌运档?。

    “肯定的,袁师傅的手艺没有谁比得上?!背碳际υ谝慌云疵阃犯胶?。

    店里的食客说完都看着袁州,就连外面排队的也伸长脖子看着。

    “结果出来就知道了?!痹菀涣痴蚨ǖ目醋攀晨兔撬档?。

    这下子食客们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继续吃东西,或者排队去了。

    “系统,怎么样,任务完成了吧?!卑哺晔晨?,转身的时候,袁州心里暗暗问道。

    系统现字:“公布结果即可知晓任务完成结果?!?br />
    “所以就是不能提前知道结果?!痹莸?。

    系统现字:“是的?!?br />
    “好的吧?!痹菡獯蚊挥卸辔?,毕竟他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而另一边评选组的也刚刚回到会议室,正在评论袁州的菜品。

    “大家有什么意见或者不同的见解现字可以说说了?!敝苁澜苁紫瓤诘?。

    “会长还是会给满分?”胡越问道。

    “到时候就知道了?!敝苁澜苷獯尾幌裨诘晖獾氖焙蚰茄彼?,而是卖了个显而易见的关子。

    “反正我是不可能满分的,倒不是因为味道或者摆盘之类的扣分,主要就是我没吃饱?!焙降?。

    “没错,一个菜让人吃不饱怎么可能满分?!闭澎鸵怖碇逼车乃档?。

    “怎么不说你们自己吃的多?!崩钛幸豢舫胺砟J?。

    “那也没你手脚快?!闭澎偷?。

    “你自己年老体衰怪我咯?!崩钛幸坏?。

    “懒得和你争论,你们俩建议人说说看?!闭澎妥氏蜃谀┪驳穆沓呛驼孕?。

    张焱是不愿意和李研一真吵的,毕竟他可不是李研一是靠嘴皮子吃饭的。

    “菜品味道无可挑刺,袁老板确实名副其实?!甭沓浅峡业乃档?。

    “菜很好吃?!闭孕偶蚨痰乃?。

    “这不是说了等于白说?!闭澎捅г沟?。

    “好,既然大家都没什么意见,就开始评分吧,写好了直接交给制作方?!敝苁澜芊⒒?。

    赵信说出了那句瘪在心里很久的话:“其实我们刚才在店里没吃饱的话,可以点菜,当顾客点菜也是没问题的?!?br />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一愣,包括李研一这张毒嘴,说得好有道理。

    评分的速度都很快,交完评分后,今天的节目录制也都结束了。

    摄像头一关,负责摄像的小哥就忍不住了。

    “今天可是累死我了,梁哥你请吃饭不?不请我得立刻去吃饭了,饿死我了?!鄙阆裥「缥孀哦亲泳徒谢狡鹄?。

    “就是梁哥,今天可是太遭罪了,就只能看着不能吃?!北呱细涸鹗找舻拿米油屏送蒲劬?,一脸苦相的说道。

    而边上的助理年轻小伙子虽然没说话,但也一副期待的看着梁哥,也就是平头男。

    “别说你们,今天我都差点饿死,收拾收拾马上走,吃碗面垫垫去?!逼酵纺辛焊缫换邮?,快步走出会议室。

    “太好了?!奔溉艘簧逗?,麻利的收拾起来。

    这次几人收拾起来比以往都要快的多,就为了早点吃东西,不然肚子里的空城计都要唱不下去了,因为太饿。

    走在最后的马城和赵信两人突然生出一种,还好他们吃了,不然肯定更饿的庆幸感。

    要知道他们是厨师更加了解一道菜的味道以及美味的程度,要是只能看却吃不到,恐怕会被自己脑补出来的味道馋死。

    袁州小店的评选结束了,虽然还没有结果,但店里食客显然是信心十足的,因为袁州店里的评选算是尘埃落定了,这下子大家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乌海和俞矗的身上。

    “说起来都比好几天了,怎么还没轮到你们两个当建议人?”凌宏看着乌海好奇的问道。

    “重要的一般都压轴?!蔽诤C判『拥?。

    “今天都是第六天了,在不上恐怕就不是压轴是轮空坐冷板凳了?!绷韬暌祸费?,笑道。

    “叮铃铃,叮铃铃”乌?;姑焕吹眉八祷?,一阵急促的电铃声响起。

    “什么鬼,袁老板的电话?”凌宏看了看乌海又看了看周围,疑惑道。

    要知道凌宏现在是在乌海的画室里,怎么会传来袁州的电话铃声?

    “是我的电话,我觉得这个更响亮一点?!蔽诤R槐菊哪闷鹗只档?。

    “垃圾品味?!绷韬昶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