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对对,吃了再说?!甭沓钦獯我膊豢推奶崞鹂曜幼急讣?。

    开玩笑这可最后一道菜了,要是再不吃,今天就没得吃了。

    说不如做,就在几人说话的时候,周世杰已经不动声色的拿起筷子直接夹起豆腐了。

    “形状完整,嫩而不碎?!敝苁澜芸戳丝纯曜由系亩垢?,点了点头。

    “这盘子也有意思?!崩钛幸灰布衅鹨豢?,然后道。

    是的,正常来说麻婆豆腐是有酱汁的一道菜,一般都会选用有沿的盘子来盛装,这样酱汁才不是流出。

    但袁州用的却是一个平底的方盘,但就是这样才能看出这道菜的功夫,因为这酱汁直接包裹在了豆腐上,除了特意留出给食客看的那面还是豆腐本身的白皙,其余都包裹着红亮的酱汁。

    这样的酱汁红色,豆腐白色,青蒜苗绿色再搭配牛肉末的金红色,还有整个盘子干净的白色,让整盘豆腐看起清爽可口,勾人食欲。

    周世杰和李研一是夹着豆腐在认真研究手艺,而张焱则是直接下嘴吃了。

    现在其他先甭管,张焱夹起的豆腐直接塞进嘴里。

    “烫?!闭澎腿滩蛔∷涣艘簧?。

    是的,麻婆豆腐第一个口感就是烫,这豆腐看起来轻轻嫩嫩毫无烟火气的,但一入口却直接把张焱的舌头都激灵了起来。

    烫的余韵还留在嘴里的时候,上面包裹的酱汁就在嘴里铺展开来,这包裹豆腐的汤汁是郫县豆瓣,红油辣椒,以及豆豉这些材料炒制出来的,里面还包含了牛肉的香味。

    连撒在表面的花椒这时候也出来凑热闹,让嘴里一下子像是开起了舞会一般,美妙而多姿多彩。

    麻、辣、烫、香、嫩、鲜的感觉一下子齐齐涌入张焱的感官里面,让人目不暇接的被这个美妙的味道包围。

    “好吃?!闭澎腿滩蛔⌒∩止玖艘痪?,然后才在味道最巅峰的时候咀嚼豆腐。

    豆腐夹在筷子上的时候感觉韧韧的,但不过刚刚一抿,嘴里的豆腐就碎了,感觉好似在吃豆腐脑似得,有种嫩的无从下口的感觉。

    但正是这种一抿就碎的豆腐,碎了之后直接和嘴里的麻辣香鲜完美的结合起来,瞬间有种完整的感觉。

    “这才是麻婆豆腐,好似整个味道都活泛了起来?!闭澎腿滩蛔〉?。

    “确实如此,不过我觉得加上这酥松的牛肉馅更为恰当?!北呱系暮娇谒档?。

    “我来试试?!闭澎驼馐焙蚴敲挥行乃枷胩旄巢惶旄车氖虑?,他只想探寻这眼前这美味的极致。

    这次张焱夹的时候特意夹了一粒牛肉馅,和着豆腐一起吃了进去。

    “果然是?!倍垢蝗肟?,张焱就明白了胡越说的意思。

    可不是这样,豆腐本事的嫩和鲜,加上酱汁的麻辣香,以及牛肉馅的酥松,当这几个味道融合的时候有了一种画龙点睛的感觉。

    好似整个味道都在嘴里活了起来,有了一个统领,让味觉享受到了最完美顶尖的盛宴。

    几人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知不觉又一次吃完了整盘的豆腐,嘴里咂摸着味道,还有些意犹未尽。

    “八味齐全的麻婆豆腐,真是不错?!崩钛幸坏?。

    “袁老板不愧是袁老板,家常菜却有种吃了饕餮盛宴的感觉?!甭沓浅峡业乃档?。

    “麻麻辣辣,又烫,确实好吃?!北绕鹌渌说目浣?,赵信的形容就简单多了。

    倒不是赵信不想形容,而是这样的味道太过美味,他也不知道如何说。

    “如何,老夫说的没错吧?!闭馐焙蛑苁澜芸诘?。

    “确实味道非比寻常?!焙娇戳丝从挚樟说呐套?,点了点头。

    “年轻?!钡故钦澎鸵庖宀幻鞯暮吡艘簧?,吃完后还是不愿意夸袁州一声。

    “怎么你还有意见?这袁小子虽说还不是完美无缺,但这麻婆豆腐的活可是都做出来了?!崩钛幸坏?。

    “当年这活之一字体现在寸把长的蒜苗上,上桌的时候需在碗内根根直立,颜色鲜绿,仿佛刚从畦地采摘切碎的,但夹起吃了才发现,它们早就熟透,毫无一点生涩的感觉?!闭澎拖匀皇呛芰私獯ú说?,一下子就点出了袁州的菜与其他的不同。

    “张会长说的没错,但这道菜麻婆豆腐的活却体现在了整体上,我倒是认为这两者并没有高下之分?!敝苁澜艿懔说阃?,先是肯定了张焱的说法,然后才道。

    “这活的理解不说,但有一点我是不满的?!焙娇诘?。

    “哦?”李研一一脸严厉的看向胡越。

    李研一那样子就好似胡越要是说的不好,他要扑上来一般,要知道对他来说袁州小店那是保留项目,自留地。

    说白了就是他李研一能批评,别人批评也得有那个资格才行,显然胡越在他眼里是没有的。

    “咱们来了这么久连个茶水都没有不说,这评选三道菜怎么连饭都没有一口,我可还没吃饱?!焙剿底哦加行┪?。

    你说他一个中年人容易吗,大老远跑来评选连杯水都不倒,不倒水就算了,为什么连碗饭都没有?

    胡越刚刚可是看到有个食客点了白饭了,那米粒晶莹剔透的一看就香的很,用来配上刚刚的菜,那简直巴适得板。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没有,并且看袁州的样子是不打算上的。

    是以,胡越这话一说,别说李研一不说话了,就是周世杰都看向了袁州。

    也是巧合,袁州刚刚端菜到一旁,等着周佳来端走。

    这时候被强大怨念盯住的袁州回头了,踏踏踏走了过来。

    “评选组的各位,不好意思,报名规则上说只需要准备三道菜,并未包括茶水以及饭食,是以小店并未准备这些?!痹菡驹诩溉嗣媲?,认真的说道。

    这话一说,几人的怨念一下子顿住了,好像那个官网上还真没有标注得准备这些?

    但去的不管哪家店,都希望评选组能多吃些,别说是茶水米饭,就是期间还会有别的小菜被端上来的,哪有袁州这么耿直的就备三道菜的。

    “谁TM订的规矩,不写清楚一点?!奔溉诵牡淄迸?。

    张焱更是想,回去就改规矩,在后面准确标注,一定要有招待茶水和米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