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越的担心还是很有道理的,毕竟渝派川菜确实以麻辣出名。

    口水鸡有个特点,那就是鲜,味道鲜,口感鲜,那么势必需要先杀现做。

    “虽然不是最合适的,但在现有条件下也是最合适的了?!痹菪睦锬钸读艘幌?,然后拉开一个柜子,里面有三只咕咕叫的活鸡。

    是的,袁州要先杀鸡,然后做这道凉菜。

    “鸡都还是活的?”张焱皱眉。

    “口水鸡吃的就是一个活,不错?!敝苁澜艿阃烦圃?。

    “是啊,是吃活的,就怕这顿午饭我饿死了还没吃着?!闭澎偷?。

    “这杀鸡腿毛,再煮再到上桌这时间可有的等?!焙揭惨⊥?。

    你这至少也得把鸡杀好了,这样来评判的时候才能赶上不是,现在还得现杀,这不就得等很久。

    “这凉菜的意义本来就是等待的时候吃了开胃口的,这个时间未免太长了?!苯ㄒ槿寺沓且仓迕妓档?。

    “说的这么热闹我还以为是你们杀鸡,你们做菜?!崩钛幸环泶痰?。

    “李先生这话就偏颇了,杀鸡现煮确实时间太长?!焙讲辉尥乃档?。

    “是吗?人家的鸡都下锅了?!崩钛幸恍毖劭戳撕揭谎?,指着袁州说道。

    是的,就这么两句话的功夫,袁州的鸡已经下锅了,那速度都赶得上刘谦变魔术了。

    “这……这怕不是一只**?”胡越一看,可不是袁州正把鸡往锅里放呢。

    关键这鸡身上的毛都剃干净了,也难怪他会这样怀疑。

    “不是,是刚刚那只活鸡?!闭澎透Я烁ё约旱纳窖蚝?,心里震惊但面上还维持着淡定,但鬼才知道他刚刚看到了什么。

    他就只看到袁州拿起鸡,然后不知道哪里摸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刀,直接一刀毙命,鸡连叫都没叫唤一声,就歪了脖子。

    接着就是袁州的手“唰唰唰”跟玩似得,那鸡毛就没了,以上就是张焱看到的全过程。

    “我刚刚错过了什么?”胡越不禁问道。

    “没什么就是小袁杀了个鸡,退了个毛?!敝苁澜苄γ忻械乃档?。

    “呵呵?!闭孕懦蹲抛旖?,不自然的道。

    “我TM刚刚只是说了两句话,这时间还没三分钟,这就杀好了,怕不是那是只假鸡,都没听见它叫唤就下锅了?”这是马城和胡越共同的心里话。

    能不能给鸡留点尊严,让鸡叫两声。

    胡越看看袁州再看看那已经下锅的鸡,还有些凌乱。

    他们对于袁州魔术般的杀鸡还在震惊,而袁州则是看了看锅有些不满意。

    “系统,你真的不能提供最适合做口水鸡的食材?”袁州再次不甘心的问道。

    系统现字:“本鸡为榕江小香鸡中的小香乌骨鸡,又称为黔东南小香鸡,原产地在贵省榕江县,此鸡体形娇小紧凑、毛色鲜亮?!?br />
    “小香乌骨鸡在整个鸡群中只有15%左右为小香乌骨鸡,是以本系统特意选取其中的无病无害的百分之五,再由其种蛋中挑选十代皆为小香乌骨鸡的种蛋进行孵化?!?br />
    “停停停,你这个介绍,之前都已经说过一遍了?!痹菸弈?,立刻叫停。

    然而系统并没有理会袁州,继续在袁州脑海里现字。

    系统现字:“因榕江小香鸡本身有种奇特的香味,但在其小香乌骨鸡中此香味最为明显?!?br />
    “经过本系统研究此特殊香味来源于榕江的天、榕江的地、榕江的水,也就是榕江的自然环境,故,本系统特意模拟的榕江的自然环境以及水土来进行养殖?!?br />
    “自然生长的同时喂以熟面、米糠以及黑白芝麻,在体重到达一斤半净膛后一斤一两之时送到宿主这里,以供食用?!?br />
    “此鸡肉肥而香,肉质细嫩鲜甜,是烹饪棒棒鸡的极品食材?!?br />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所以我就用这个最适合做棒棒鸡的小香鸡做口水鸡,系统我感觉你是石乐志?!痹荻杂谙低澈苁俏抻?,赶快制止了系统接下来的话。

    是的,袁州是没有渝派川菜的菜谱的,是以系统也没有提供渝派川菜最适宜的材料。

    还好,袁州现有的食材足够多,还是能够做他提交的菜品的。

    在等待小香鸡煮好的时候,袁州顺手快速的把剩下六个食客的餐点做了两份,让周佳端了出去。

    当然,口水鸡最重要的红油辣椒,袁州是也有在做的,就在另一个锅里,现在已经装在一个水晶瓮里在等待它变凉了。

    现在袁州已经有三个开火的灶台,两个煮汤的地方,处理食材的琉璃台更是宽敞。

    “哗啦”袁州揭盖,取出了小香鸡。

    “这鸡已经煮好了?”看袁州开始开盖取鸡,胡越忍不住转头问道。

    “可能是?!闭澎托睦镆灿行┠擅?,应该不会这么快才对,但想起刚刚袁州杀鸡,他又很是谨慎的没有多说。

    小香鸡的体型很小,去除内脏之后鸡身一共才重一斤一两,煮熟之后还要缩减一些,只剩九两半的样子。

    整鸡被取出后,一股异香就弥漫开来,不等香味散开,袁州取出一个木勺,舀起一瓢冰水直接就开始淋整个鸡身,从上往下的浇水,就连鸡头都没放过。

    一连淋了五遍,鸡皮收缩绷紧,表面泛出漂亮的油光后,袁州才停止。

    这鸡肉煮熟以后不能用铁器伤到,并且这时候容易串味,袁州用特制的陶瓷刀加上陶瓷砧板开始切鸡肉。

    口水鸡和棒棒鸡的不同除了味道以外还有这刀工的不同,棒棒鸡讲究薄,极薄,而口水鸡则不同,讲究鸡肉的完整性以及大小适口。

    “咄咄咄”刀子切断鸡肉鸡骨,轻轻的碰到砧板发出轻微的声响。

    转瞬之间,整鸡就被切整好了,袁州立起砧板刀背一抹,完整的鸡肉便分毫不乱的装进盘里。

    袁州的速度很快,等到他端过来的时候,评选组的菜发现这鸡肉以及浇好了麻辣红油了。

    “名驰巴蜀三千里,味压江南十二州的口水鸡做好了,请品尝?!痹莘畔峦信?,取出鸡肉。

    “你还会吟诗?多此一举,让我尝尝这鸡肉好不好吃才是关键?!崩钛幸凰低?,不由分说的直接动筷子,一点风度都没有。

    “请?!痹莸故呛芟肮?,不像其他人那么惊讶,直接伸手示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