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边评选团队已经开始出发了,袁州才接到系统的加油鼓励,不过系统并没有告诉他今天的建议人是谁。

    当然,袁州对于这个是不在意的,毕竟他现在的实力足以应付这个比赛,这点他毫不怀疑。

    “圆规,怎么今天还没人叫我去当建议人?”乌海扒在门口,好像柴犬冒头一样的问道。

    “因为今天大概可能会来我店里?!痹菟底乓晌实木渥?,语气却是肯定的。

    “今天就来?那是肯定会引开很多人,不行我得提前排队,这样才能围观一下?!蔽诤A⒖讨逼鹕碜?,左右张望起来。

    “距离午餐还有一个小时?!痹菸抻镏苯铀档?。

    “只有一个小时了?应该排队了?!蔽诤I酚薪槭碌牡阃?,然后就真的站在那里排起队来。

    “还真是积极?!痹莞芯踝约菏歉簧匣业乃嘉?,然后也开始准备起材料来。

    今天中午是要完成任务的,好久没有完成主线任务获得奖励了,更何况还有老婆婆的马到成功符加成,势在必得。

    是该早点准备。

    就这样,袁州和乌海一个在店里准备,一个站在店外开始排队,倒还挺和谐的,评选组来到袁州小店门口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景象。

    “这么早就有人了?”胡越看着乌海,有些惊讶。

    “这里天天人都多?!崩钛幸焕硭比坏乃档?。

    “恐怕是因为店小?!闭澎妥笥铱戳丝?,然后道:“没想过扩张,有点太小了?!?br />
    “因为店小,所以其他的店才有生存空间?!崩钛幸辉俅味旧?“再扩大,估计用不了几天,你协会门口,就会有一对川菜厨师联合申述疯了这家店?!?br />
    李研一的脑洞真不小,应该去写小说。

    张焱点头,也不想在镜头前吵,关键就是他虽说不喜欢天赋党,但作为川菜联会会长,有厉害的川菜厨师,他脸上是增光的。

    他不喜欢的只是周世杰而已,很单纯。

    “是的,吃了就知道了?!焙酱蛟渤〉?。

    “这家店就是没吃我也能打十分?!闭馐焙蛑苁澜苄γ忻械目诹?。

    “虽然袁小子规则奇多,面瘫脸也不讨喜,但东西味道十分还是没问题的?!崩钛幸幌仁潜г沽艘煌?,然后直接给出了满分的分数。

    “偏颇?!闭澎秃苋险娴乃?“我们是评委,不能因为和某个店熟悉就偏袒,不然示范店的活动还有什么意义?!?br />
    李研一和周世杰一开始吃都没吃都说一人十分,这还让别人怎么玩?

    “知道这店是会长你推荐的,但也不用偏心的这么明显吧?!焙叫睦锖苁俏抻?。

    就连一旁的建议员都很是无奈。

    来的建议员一个是蜀楼的赵信,至于原因就是因为他们知道蜀楼和袁州小店已经私下交流过,这样交流过的店再次找人来看看能否提出其他的意见,这样也挺有意思的,而这就是评选组的想法。

    “周会长真偏心,我一定要好好吃,好好提意见?!闭孕判睦锓叻?,一条路走到黑的孩子。

    另一个则是来自于杂志推选的川菜馆,这也是一家老字号川菜,来的自然也是二厨马城。

    本来他对于袁州小店还是心理警惕的,毕竟袁州在川省实在太有名了,年纪又青,但听周世杰和李研一这么一说他心里瞬间对袁州的形象差了很多。

    这听起来就像袁州走的是后门一般,这样对其他店就很不公平了。

    “还没吃就十分?未免太夸张了?!甭沓切睦镟止?,毕竟他们店也是参选了的。

    跟拍举着摄像机的人回头看向平头男,一脸惊讶,大约是问需不需要剪掉的意思。

    “这会长怎么这么说话?”后门统筹的平头男都有些急了,这话也说的太满了,搞得他们节目好像有黑幕一样。

    “没事,有爆点好?!贝幼蛱煲恢备较衷诘墓俗芗嗟故怯锲乃档?。

    “不剪,认真拍?!逼酵纺辛⒖痰阃?。

    “偏颇不偏颇吃了就知道,快去排队,不然一会轮不到,对了,大伙带了身份证吧?!敝苁澜苄γ忻械囊坏悴辉谝獯蠹叶运闹室?,反而提醒大家这里排队需要身份证。

    这做法,真的是对袁州有百分之百的信心,这老头,真的挺袁州,也不怕影响自己会长的声誉。

    就在他们说话的功夫已经有两人排在乌海的后面了,是以他们六人一上去基本第一批进店的人就差不多了。

    而拍摄的一直跟着边上,当然这时候少不了排队委员的人上场和平头男交涉。

    他们交涉的是关于不能影响食客用餐这点,还好关于这点,双方很快就达成了一致。

    他们拍的时候尽量动静小,而排队委员会的人则负责维持秩序,不让人打扰,这下平头男是求之不得的,这还少了许多的心力。

    “请前十二位食客进门用餐?!彼孀胖芗训纳?,前十二人一下子就涌入了袁州小店。

    就连评选组的六人都被直接带进了店里。

    “这些人还真是热情?!焙皆诘昀镎径?,稍微理了理西装,四处看了看,装修雅致,没有因为店小而简陋。

    “确实?!闭澎偷懔说阃?,有种经历菜市场大妈抢菜的拥挤感。

    “多来几次就习惯了?!崩钛幸煌贩⒍济宦?,不动如风的坐下说道。

    “对对对?!敝苁澜芤驳阃?,当然他也很是习惯了,也是坐下说的。

    其余四人环视了一圈,也就坐下了。

    “六位中午好?!痹萆锨罢泻?。

    评选组六人坐的位置是食客特意让出来的,正对厨房的弧形长桌位置,而袁州现在就站在厨房里,他们的对面。

    “小袁老板快端上你准备的三道菜吧?!敝苁澜苁紫瓤?。

    “要是今天的不好吃你就别开店了?!崩钛幸灰蝗缂韧拿挥泻没?,刻薄的说道。

    这样子完全没有了在外面夸袁州的样子。

    “请放心,不会有问题的?!痹萑险娴牡阃?。

    “那就开始吧?!闭澎妥邢傅目戳丝丛?,然后直接道。

    “麻烦袁老板了?!焙娇推乃档?。

    “麻烦了?!甭沓呛驼孕乓炜谕乃档?。

    而袁州点了点头,然后道:“好的,几位请稍等?!?br />
    赵信故意垫着脚走路,想要让袁州注意到他,结果仍旧袁州目光扫一眼就过去了,赵信差点气哭了,好吧这样说有点夸张。

    是的,袁州确实不惊讶赵信的出现,应该说出现谁对他来说都一样。

    “首先要上的是渝派川菜代表,凉菜:口水鸡?!痹萁樯芰艘痪?,然后转身做菜去了。

    “口水鸡?还是渝派做法?这也太冒险了?!焙叫睦镆⊥?。

    就是他一个不会做菜的都知道,蓉派川菜最为传统,但它并不以麻辣作为主味,就像宫保鸡丁一般适合大多数人的味觉。

    而渝派就不同了,山城那边发起,渝派讲究麻的失去味觉,辣的畅快,就是大多数的川省人都吃不了那么辣了,这还如何推广。

    “啧,我都有点担心我的菊花了?!焙叫睦锵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