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溪路的街道一如往常的热闹,袁州在门前认真的雕刻锻炼刀工,围观的人也很是克制,当然也不乏有拍摄的。

    但都默契的关上了闪光灯,而袁州对这些早就习惯,手稳稳的拿着菜刀继续雕刻。

    另一边周世杰已经带着人回到了制作活动准备的大楼会议室里。

    大家都挨个坐着,坐在主位上的自然是周世杰,右手边则是川菜联盟的会长张焱,张焱的边上是胡越,周世杰的左边则是李研一,剩下两个建议人则一人一边的坐着。

    “现在来说说给分的情况?!敝苁澜苁紫瓤谒档?。

    另一边摄影机忠实的记录着。

    周世杰这话一说,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出声,一时之间会议室安静了下来。

    大约一分钟手,胡越咳嗽了一声,开口了。

    “我来抛砖引玉,个人觉得蓉菜今天的菜品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特别是那个新颖的摆盘?!焙娇诘?。

    胡越指的是今天宫保鸡丁的摆盘,厨师别出心裁的直接用一个树根在上面挖出了六个圆形的孔洞来盛装菜品。

    棕黑色的树根和略带焦黄的鸡丁,加上油亮的花生米,还有小小的圆断小葱,这个新奇的摆盘看起来确实别有一番味道。

    “华而不实,没增加菜本身的味道不说,还破坏了整体的感觉,我认为是扣分项?!崩钛幸缓敛豢推乃档?。

    “张会长觉得如何?”周世杰没有下定论,而是看向一旁沉默的张焱问道。

    “我认为既然是新派川菜,这么做倒是无可厚非,虽然没有增加味道,但样子看起确实够新,色香味里,这色还是不错的?!闭澎拖匀皇窃尥降幕?。

    “好的,那么两位建议人有什么要说的呢?”周世杰特别雨露均沾,又看向末尾的两个建议人。

    两位建议人都是二厨,一个是蜀楼的二厨,穿着唐装,年约四十多叫曹乐,和曹知蜀一样都是膀大腰圆的,看起来锅就使得很溜。

    另一个则是公馆菜的二厨,样子比较正常,有个胖胖的肚子,穿着一身休闲装,名字是稍微少见一点叫百奇。

    两人听见周世杰这话,互相看了看,然后蜀楼的曹乐首先开口道:“我认为其余不说,这味道来说还是没有问题的,但因为咱们这中餐讲究热吃,上来的时候倒是有些凉了,这个有点减分?!?br />
    “是的,那鱼香肉丝晾在竹架子上,汤汁倒是浓厚,但端上来的时候热气不在了,有些不美?!卑倨娴愕阃返?。

    “好的,既然大家都已经给出了意见,那么打分可以开始了?!敝苁澜懿⑽炊嗨?,环视一圈道。

    “那就从我开始,我先写?!闭澎偷谝桓隹?。

    “我也开始了?!焙浇艚幼趴?。

    “菜品既冷又花哨,这个分就可以了,不能再多了?!崩钛幸秽оо春?,然后直接递给了边上的制作组。

    “那现在就剩下我了?”周世杰笑眯眯的道。

    “是的,会长可以书写了?!焙叫ψ潘档?。

    “嗯?!敝苁澜艿屯泛芸炀托春昧?,同样交给了制作组的人。

    是的,他们这个打分都是各自写好,然后装进信封里,用火漆密封好,交给制作组的保管,等到结束的时候再拆开看分数,以此来决定最后的赢家。

    “好,那么蓉菜的评分结束了,今天的事情就结束了?!敝苁澜苄嫉?。

    这一宣布,摄制组的也打了个手势,宣布拍摄结束。

    摄像机一关,张焱立刻就起身出门了,他可不想一直对着周世杰。

    而周世杰倒是没感觉,等到人都一一走完了,他才离开。

    今天最后的视频是在袁州小店的晚餐都结束后才出现在官网上,袁州这时候就很空闲了。

    他优哉游哉的直接坐在店里看完了。

    “居然是这个规则,系统你能看到他们打了多少分吗?”人对于这样的未知都是很好奇的,袁州也不例外。

    系统现字:“本系统乃是厨神系统,并不具有透视以及其他的功能?!?br />
    “要你何用?!痹菸抻?。

    “真是一点便宜都没占到啊?!痹菝畔掳?,觉得这个金手指有些时候还真是有点废。

    晚上的时间过的很快,第二天一大早,袁州刚刚做完早餐的声音就接到了系统的通知。

    系统现字:“评选即将到来,请宿主加油?!?br />
    “你这是在给我加油打气?”袁州第一反应就是这个。

    系统现字:“是的小同志,请向着光明的未来努力吧?!?br />
    “我马上准备,求别叫小同志?!痹菟布浔幌低骋?,总觉得这是昨晚说他没用的报复。

    毕竟系统明明知道他讨厌小同志这种奇怪的称呼。

    另一边就像系统说的那样,四人相聚在一起后确实讨论出了是去袁州那里。

    这还是张焱提议的。

    “昨天李先生说蓉菜的厨师不年轻,那么我们今天就去年轻的厨师店里看看?!闭澎鸵庥兴傅目戳丝粗苁澜艿?。

    “没问题,我同意?!崩钛幸坏阃返愕谋戎苁澜芑箍?。

    “诸位昨天才吃了新派川菜,今天应该试试传统的吧?!钡故呛接辛瞬煌目捶?。

    在他看来,袁州那么年轻做川菜肯定是出奇制胜,那么肯定又是新派川菜,而新派川菜昨天才吃,就不好对比了,一天新的一天旧的,这样才有对比。

    “我倒是认为吃吃年轻的厨师好,这样也算是反其道而行了?!敝苁澜懿唤舨宦乃档?。

    听到周世杰这么说,胡越耸肩也不多说了。

    “不过,去厨神小店吃饭,咱们就得快点决定评选人,然后出发?!敝苁澜芗蝗朔炊?,又出声说道。

    “没错?!崩钛幸簧钣兴械牡阃?。

    “哦?”胡越疑惑道。

    “既然要在吃饭时间去,按照突然袭击的规则来说,咱们不能等他准备,那么我们势必也得排队,而那里人太多,我们自然的快点?!敝苁澜苣托牡慕馐偷?。

    周世杰说的这点倒是没人反对,毕竟要是提前说了,预留出位置这就不符合这个活动的规矩了。

    是以,几人快速的商量好了建议人的人选,就立刻出发接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