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葚酱?”俞矗疑惑的问道。

    “对,袁州做了些果酱,好吃的很,因为我是老顾客,并且也是袁州最好的朋友,所以给我了四瓶?!蔽诤R涣车靡獾谋攘宋甯鍪种竿?。

    “嗯?”俞矗疑惑,他为什么还没有,他也是老顾客,虽说没有乌海老,但也是坚定的,所以即使没有四瓶也应该有两瓶才对,俞矗宝宝不开心了。

    是的,俞矗的果酱袁州还没来得及送,应该说还有很多人都还没送出去,谁叫乌海天天好像蚱蜢一样,蹦跶在袁州眼前。

    “走走走,果酱的事情一会说,为了以后的东西,咱们现在去打听点情报?!蔽诤R话丫咀∮岽5奈髯?。

    “好,回去再问?!庇岽@诤5氖?,平静的说。

    后厨这地方自然不是说去就去的,但一般来说,后厨和厕所的位置倒是挨得比较近,这也许是为了方便厨师们洗漱?

    是以,乌海很是礼貌的拦住了一个服务员开口:“请问这里的洗手间怎么去?”

    “先生,洗手间就在大厅的后门,这扇雕花拱门出去左转就是了?!狈裨鼻浊械乃档?。

    对了,忘记说,这蓉菜的装修风格是新中式的,也就是中西结合的方式。

    大厅里的桌子是西式的,上面还有摆放一些刀叉当做点缀,当然主要使用的还是筷子,而装饰则选用的中式雕花,看起来有一种异域的美感,还不错。

    从环境而言,俞??梢愿桓鲇帕嫉姆质?。

    而这大厅的圆形拱门就是镂空的木雕样式,起了一个隔断的作用,服务员说的就是它。

    趁着服务员一走,乌海就首先往前走,边走边说道:

    “走走走,我们去厕所的另一边,那里肯定是厨房?!?br />
    “你怎么知道?!庇岽2唤骋烧馕诤J翘崆白隽斯蔚?。

    “当然是提前就做好功课?!蔽诤R涣匙院赖乃档?。

    “难得?!庇岽5溃骸澳阄嗽习宓墓凑媸巧贩芽嘈??!?br />
    蓉菜的大厅很大,虽然能一眼看到那个雕花拱门,但装作若无其事的走过去,两人也花了好几分钟。

    “右转?!庇岽L嵝训?。

    毕竟他刚刚要不提醒,乌海就差点真的左转去了厕所。

    出了雕花拱门,就是一条走廊,左右两边都是大门,当然右边的大门和左边的明显不同,而地板铺的是鱼骨形状的防水木地板,看起来很是高级的样子。

    墙壁都贴了花纹浅淡的瓷砖,要不是有箭头指着厕所的位置,这地方还真不像厕所,装修的很好很时尚。

    “那应该就是厨房了?!蔽诤V缸庞冶呖诺拇竺潘档?。

    “看见了?!庇岽5阃?。

    很明显能看出这个是厨房,因为往里走就能看见里面正在忙碌的情景,这个时间已经过来中午繁忙的时候,但大门还是开着。

    想来应该是为了应对今天的评选,以方便那些评审来查看厨房,所以到现在还没关门。

    但现在里面收拾的人居多,炒菜的倒是没什么人了。

    里面的人都穿着白色厨师服,带着整整齐齐的帽子,能明显的从帽子高低看出在厨房担任的位置。

    接近门口的地方应该是属于打杂的,正在整理新到的食材,并且正在聊天。

    而乌海和俞矗就默默的站过去,准备光明正大的听听。

    “检查都走了,怎么还不让咱们休息休息?!逼渲幸桓瞿昵崮腥吮г棺趴诘?。

    “谁知道,总厨不发话,这几天说不定都要加班?!绷硪桓瞿昙蜕源蟮哪腥私饪艘桓錾弦碌目圩铀档?。

    “不会这么惨,咱们肯定赢定了,还有必要吗?!蹦昵崮腥瞬宦乃档?。

    “说的也是,咱们可是新一代川菜的领头人,那些老古董肯定不行,这示范店肯定是咱们的?!蹦昙蜕源蟮哪腥艘驳阃氛抖そ靥?,仿佛荣誉是囊中之物。

    “总厨昨晚训话的时候说了还有个黑马呢?!绷硪桓?,有个小个子的男人拿着一叠碗筷过来,应该是来清洗的。

    “你说的不会是那个苍蝇馆子吧?”年轻男人皱眉说道。

    “东西好吃不是店大小问题,人家好歹也是征服过藤原家元的人?!毙「鋈朔⒈聿煌饧?“你难道不知道,真正有特色的小店都是隐藏得很深的苍蝇馆子,比如传说中的榕城美食街:水碾河,那个店不是破破烂烂?”

    “话是没错,东西好不好吃的确和店大小没关系,但这是评选示范店,不是评选味道最好的店,一个不足二十平米的苍蝇馆子,怎么成为川菜的示范店?”年纪稍长的男人道:“你想想,如果袁州真的赢了,那他店里的东西,是要好吃到什么地步?”

    “人家还是上了很多节目和美食杂志的,网上的人气挺高的?!毙「鲎铀始?“真的说不一定?!?br />
    “年轻人你还太天真了,而且我以前去吃一次,朋友请的?!鄙猿こΦ?“我们关起门说,那和小年轻一样的厨师,厨艺是真高,我觉得比我们总厨还高那么一点点,但他的菜都是金陵菜系?!?br />
    小个子也想了想,也对:“这样说也是,一般来说最先摆在菜单上的,都是最擅长的,所以他的川菜应该会略逊一筹?!?br />
    “对吧没错吧,而且听总厨说,那小店是华夏厨联会长推荐的,我估计至少想提个名,试试水?!蹦昙蜕猿さ哪腥瞬虏獾?。

    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讨论个没完。

    “他们说的是袁老板的店?”乌海有些迷惑。

    “应该吧?!庇岽6加械悴桓铱隙?,特别是那一句川菜略逊一筹,难道说自己吃到了个假的?

    毕竟这些人说的好像袁州小店非常不堪似得。

    “这些人怕不是脑子出了问题?”乌海摸着小胡子,一脸疑惑。

    “估计是的?!庇岽5阃?。

    “快走,这样的店好像没什么好看的,这下面打杂的都这么说,看来总厨也就一般般?!蔽诤R⊥访挥辛丝聪氯サ?*。

    “嗯?!庇岽R惨涣逞纤嗟淖呖?。

    “浪费时间?!蔽诤1咦弑咚?。

    “桑葚果酱?!庇岽L嵝训囊馑际撬滴诤?梢越馐鸵幌抡飧龉丛趺蠢吹牧?。

    但乌海明显听成了别的意思。

    “对对对,好歹跑了一趟,我们快回去要酬劳?!蔽诤Wプ庞岽>屯底幽抢锱?。

    俞矗无语,但也算是知道关于吃的恐怕是在乌海这里问不出来了,准备直接问袁州,也就配合的开车快速赶回小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