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的事情,袁州作为吉祥物一般的存在,自然是不知道上面留言的事情。

    毕竟他很少上网,一般上网都是为了看人夸他的,自然不会看这些。

    “夸奖才是让人进步的方式?!闭馐窃莸脑?。

    是以,每隔半天袁州都会忙里偷闲上个网,看看那些食客是如何夸奖他厨艺的,以便他能更好的提升自己的厨艺。

    而现在,袁州正在认真的准备食材,因为排队的已经开始领取排队号码了。

    这意味着午餐时间马上就要开始了。

    “请前面十二位先行入内用餐?!敝芗亚辶恋纳粝炱?。

    说起来周佳现在做这个工作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开始来的时候还没这么轻松随意,每天兢兢业业,因为来袁州这里吃饭的基本都属于小康阶层。

    像凌宏这样的富二代都有好几个,至于拆二代也不少,甚至还有乌海这样的大画家,以及女人都想成为她的姜嫦曦姜女王。

    女孩子对于一些东西的价格天生比较敏感。

    比如开始的那个石总来的时候总是穿着阿玛尼的全套西装,阿玛尼的标志周佳是认识的。

    是以,一开始她说话总是战战兢兢的,就怕稍有不合适的地方,砸了小店的招牌,毕竟袁老板给她们的待遇那么好。

    而来店里吃饭背着大牌包包的妹纸也不在少数,想想周佳一开始招呼不习惯很正常。

    在这点上还是要向袁州学习,毕竟袁州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他压根就不认识什么香奶奶、驴牌等这些标志,牌子什么的袁州还是比较认识十八子之类的刀具牌子,所以不认识哪来的这些感觉。

    袁州小店是没有工作服的,周佳和申敏穿的自己的衣服,和来吃饭的顾客自然有些差距。

    做了大半年后,周佳再也没有这样的感觉了,一来这些有钱的,除了一些私人的怪癖,对人真的挺客气的。二则来这里的人都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食客。

    都是为了袁州的手艺来的。

    比如刚刚进去的一个妹子,边进门边用卸妆的湿巾擦掉嘴上鲜艳饱满的口红。

    传说中的猪精女孩可以,在吃饭前擦口红,然后大吃一顿后口红一点不掉色,在袁州小店是看不见这类人的。

    或许在其他地方吃饭是这样,但来袁州小店了,吃货的身份是大过猪精身份的,吃袁老板的东西必须擦掉。

    而另一个妹子就更加直接了,一进门就首先坐到弧形长桌边上,标着大大LV标志的包包直接扔到脚边,快速的拿起菜单准备点吃的。

    “佳佳快来,今天就吃蚂蚁上树配白饭,好饿?!迸舜┳啪?,开口就快速的点餐。

    周佳很是习惯的应声然后收钱。

    当然,吃饭的时候女人是想不起包包,说不定吃满意了,脚乱动,还会踢两脚,只有吃完了,她才会心疼的哀嚎两声,说这是她大半个月工资买的。

    妹纸尚且如此,男的就更加不用多说了,在职场的时候个个精英,西装笔挺,头发丝毫不乱的。

    一到袁州小店,也是精英,只不过是抢美食的精英,俗话说“头可断,发型不能乱,血可留,皮鞋不能不擦油”,在这里是发型可以乱但嘴不能停,皮鞋可以不擦油,排队必须排到人。

    这或许和袁州小店的气氛有关,当一个地方都端着礼仪的时候,新进来的人自然也会端着范,但当人都注意美食的时候,其他的事情就是看着办了。

    也能难怪,之前有一位味蕾实际上尝不出什么味道的男子,喜欢来袁州小店吃东西,说就是喜欢这种气氛。

    这或许,也是一种气氛。

    “袁老板真是厉害?!敝芗鸭绦粘5脑谛睦锍绨?。

    在社会摸爬滚打,才能够提高一个人的眼界,周佳觉得自己很幸福的,兼职是在袁州小店。

    气场和眼界都提高了不少,以后即使不在袁州小店工作了,但这段经历对她的帮助是不言而喻的。

    而被崇拜的袁州则正忙着在端菜出来的时候看俞矗来了没有。

    直到店里的食客过了三茬,俞矗才出现在食客的队伍里。

    “俞矗,吃完饭后,麻烦留一下?!痹葑叩接岽C媲?,客气的说道。

    “好?!庇岽K闪怂闪齑?,点了点头。

    俞矗什么都没问,让袁州有些惊讶,又有些意料之中。

    因为俞矗一向都话少,但吃东西很是凶残,做事也非常认真,只是少有和姜嫦曦一起来的时候。

    “谢谢?!痹莸阃分滦?。

    “今天吃什么?”道完谢,袁州开口问道。

    “今天简单点,一个西瓜汁、灯影牛肉、凤尾虾和熊掌豆腐,就这样?!庇岽W匀坏牡悴?。

    “嗯,先付钱后上餐?!痹莸?。

    “已经转了?!庇岽D贸鍪只淖私缑娓菘戳丝?。

    “嗯,稍等?!痹莸阃?,然后转回了厨房。

    俞矗不好奇袁州找他什么事情,但有人好奇。

    “俞矗,你就不问问袁老板找你什么事?”凌宏好奇的看着俞矗问道。

    “不用问?!庇岽5?。

    “为什么?”凌宏一脸兴趣的问道。

    “不会是坏事?!庇岽?隙ǖ乃档?。

    “凌不打折,你要是请我吃全鱼宴,我就告诉你什么事?!北呱系奈诤8崭蘸贸酝曜约好媲暗氖澄?,闻言立刻插嘴。

    “你知道?”凌宏怀疑的看着乌海。

    “当然,这事还是我促成的?!蔽诤5靡獾拿抛约旱男『?。

    “俞矗要是想知道,也一顿全鱼宴我就提前告诉你?!蔽诤T糍赓獾乃档?。

    “不用,我不好奇?!庇岽Q纤嗟木芫?。

    上过乌海一次当,俞矗怎么可能再上第二次。

    “好吧,凌不打折你请不请?”乌海转头看向凌宏。

    “不请,我决定一会留下等着听?!绷韬晷ψ潘档?。

    “那算了?!蔽诤W?,不理人了。

    没吃的,乌海一般不会说太多,毕竟说话也消耗能量,而现在是吃饱了,万一在晚餐之前饿了可没有吃的了。

    “虽然还有四瓶桑葚酱,但这个得留下应急?!蔽诤U馐侵苯影阎<椅暗哪橇狡克愠闪俗约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