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多,快下来,是好事?!痹萘⒖坛錾?,阻止了乌海不停说话的嘴。

    “好事?是做什么好吃的让我食材?这种事情,我是义不容辞的”乌海踏踏踏,脚步声更快了。

    等到人走到面前,袁州就看见乌?;故谴┳乓彩呛芾渡某ば浼揖臃?,一双布拖鞋,头发略长,但胡子非常齐整,正一脸期待的看着袁州。

    “新菜没有,不过是可以免费吃东西?!痹菀槐菊乃档?。

    “你会免费请我吃东西?”乌海一脸怀疑的看着袁州,脸上的表情分明是不信。

    也难怪乌海不信,每一次他吃的袁州的东西,不是自己付钱,就是自己用心竭力,凭自己努力得来的,而袁州这样主动送上门的吃的,他还真没享受过。

    是以,乌海表示很怀疑袁州的用意。

    “马上有个评选活动,需要两人代表本店去评选别的店的美食,不过代表我们店的是具有建议权?!痹菁虻ッ髁说乃档?。

    “建议权?去别的店里吃饭挑毛病,是这个意思吗?”乌海一连问了两个问题。

    “不是挑毛病,是可以对当天店里吃的东西发出建议,并且只会去一家店?!痹莸?。

    “川省示范店,之前好像是看见过这档子事?!蔽诤O仁青杂锪艘环?,然后肯定的判断:“你也参加了这个活动,这个人选是必须的?!?br />
    “嗯?!痹莸懔说阃?。

    其实,袁州不知道乌?;岵换岽鹩?,毕竟在他开门的时候,乌海是不会去别的店里吃饭的。

    哪怕是逼不得已的聚会之类的,他也是先在袁州小店吃饱了再去别的地方。

    这点袁州还是很清楚的。

    “好的,我去,不过你说要两个人?”乌海听完袁州的话并没有犹豫,自然的点头,然后问道。

    袁州有些惊讶愣了一秒,然后开口:“是两个人,另一个我准备找凌宏,他最近应该有时间?!?br />
    “凌不打折?他不行的?!蔽诤V苯影谑?,论起吃是看不上凌宏的。

    袁州小店,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袁州没说话,看着乌海。

    “我觉得俞矗比较好,俞矗的网站数据收集做的很好,对吃也挺有研究?!蔽诤C判『?,脸上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

    “要是俞矗去到时候应该会很有意思?!蔽诤0荡甏甑南氲?。

    “俞矗有时间?”袁州问道。

    “圆规你的事情,他肯定有时间?!蔽诤:苁橇私獾乃档溃骸岸宜亩ネ飞纤靖愣伎焓焱噶?,请个假帮你,是更加没问题的?!?br />
    熟透了是什么鬼,袁州不想理会乌海,思考起把凌宏换成俞矗的可能性。

    “那中午见到了说?!痹莸阃?,接受了乌海的建议。

    “没问题?!蔽诤R驳懔说阃?。

    “谢谢?!痹莸佬?。

    “客气就不用了,谁让你是圆规,不过下次有好吃的别忘记我?!蔽诤C判『?,一脸仗义的说道。

    “你等等?!痹荻倭讼?,然后道。

    “还真有好东西?”乌海立刻一脸感兴趣的看着袁州。

    “前两天做了点东西,不过是甜的?!痹莸懔说阃?,然后道。

    乌海不怎么爱吃甜的,不过袁州做的甜食他还是吃的,当然没有吃辣的时候多。

    “甜的有什么,圆规你做的就是苦的我也爱吃?!蔽诤E淖抛约旱男馗?,一脸我是死忠的样子。

    “那次做苦的给你吃?!痹萑险娴乃档?。

    “别别,开玩笑的,不如看看这个甜的是什么?”乌海立刻投降。

    “我去拿?!痹菟低?,然后转身回了店里。

    袁州一进店,直接打开樱虾墙景门去了酒馆的院子,东西就放在那里。

    一来一回的也就两三分钟,袁州手里就拎着东西出来了。

    “这是果酱?”乌??醋潘坷锷钭仙慕戳弦豢诘?。

    “买了点桑葚做的果酱?!痹莸阃?。

    “可能没有蓝莓酱那么好吃,这个原料和我常用的不是一家?!泵坏任诤K祷?,袁州又道。

    “不会,看起来就很不错?!蔽诤R话呀庸狡可]亟?,快速的塞进自己的衣服袋里。

    袁州不着痕迹的看了看乌海的衣服,说也奇怪,袁州开始就没发现乌海的身上有口袋,也不知道他把两瓶酱料塞哪里去了。

    其实不怪乌海不信,袁州买的不是普通的玻璃瓶,而是水晶瓶,瓶身是大肚小口的,瓶面是六棱形的,折射出里面深紫色的桑葚果酱非常好看不说,还特别引人食欲。

    “这个就两瓶?”乌海放好果酱,摸着小胡子往袁州店里看。

    “一人就两瓶?!痹菘隙ǖ乃档?。

    “那行,你再给我两瓶?!蔽诤V苯由焓?。

    袁州看着乌海不说话,面上的表情很是平淡,显然已经习惯了乌海的不要脸,不准备理会他。

    “我这是有原因的,郑家伟得有两瓶吧,你给我,我再带给他?!蔽诤@碇逼车乃档?。

    “你会给他?”袁州表示只要不傻,应该都不会信乌海的话。

    “当然,你要相信我的人品?!蔽诤H险娴牡阃?。

    听到乌海的话,袁州定定的看了看乌海,几小时不见怎么都物是人非了,乌海都有人品了?

    面对袁州考验的目光,乌海目光也直勾勾的,不躲闪也不避讳。

    袁州确定乌海不会因为眼神的拷问不好意思后,这才开口说道。

    “我去准备中午的食材?!?br />
    “记得还有两瓶我的桑葚果酱?!蔽诤U驹诿趴?,大声吼道。

    “还说会给人,这么快就暴露了?!痹菀涣澄抻?,决定听而不闻,继续自己手上的事情。

    就在准备中午食材的时候,袁州心里突然飘过有个隐忧。

    “那个零点一个袁这样的单位好像就是俞矗最先提出的,他去会不会太苛刻了?”袁州心里想到。

    不过一想到乌海这个平时不吃别家店的人都去了,应该没事吧?

    因为实在没有合适的人选,袁州只能放下担心,倒是另一边点评网的事情更需要注意。

    因为自从袁州点评网上线之后,得到了广大食客的充分支持,特别是蓉城的吃货们,简直把这个网站当做自家的大本营。

    别的不说,凌宏这个管理宣传的十分有效率,著名的几个美食论坛都置顶袁州点评网,流量是大大的。

    袁州小店之所以,没有受到其他店铺的排挤,一方面是本身实力太过硬了,另一方面就是,他地方就那么大,收费也昂贵,能抢走多少客源?

    简单来说,就是没有直接利益冲突,但现在袁州点评网,是直接用袁州小店作为评判标准,那就是利益交割了。

    在网站留言上,已经有除了食客的留言之外,还有一些零星不服气的留言。

    “呵呵哒,用一个小店来评价,太狭隘了?!?br />
    “还以为会是什么权威的点评网,没想到点进来是大失所望,这网站基本凉了?!?br />
    “我就感觉天香楼的川菜更好吃?!?br />
    “一首凉凉送给你,不用谢?!?br />
    这样的留言已经有了好些,但现在夹杂在众多食客中还不算引人注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