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也不算是有洁癖,只是厨师做出的东西是要入口的,所以不能“差不多”或者是“就将”都不行,不能有一点马马虎虎,所以说系统自动打扫完,他还会再打扫一次。

    对此,系统也是没说什么,认同袁州的这个做法,是以袁州回答的,是认认真真回答。

    但这话听到中年男子耳中,就是……脏?哪里脏?如果不装逼,我们还能是朋友。

    中年男子:“……”

    “楼梯比较窄,连木匠和这位师傅请小心?!?br />
    眼看连木匠又要训人,袁州适时的出声打断了,指着上楼的楼梯说道。

    没办法,袁州去了连木匠的店里两次,是知道连木匠训起人来非常凶悍,并且时间长。

    当然最重要的是,被人当做夸奖的标杆,别人家的孩子这样用来当面夸奖袁州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这样的夸奖可以背着我夸,我不介意被当做学习榜样的?!痹菪牡?。

    “没事,这楼梯的坡度不错,设计的很好?!绷窘扯杂谀窘郴疃己茉谛?,这不就连这木质楼梯都能说出一二三来。

    三人上楼的速度很快,袁州径直带人走进他的房间,自然他的房间还是一如往常的干净整洁。

    “柜子我想放在窗台下面,就是这个位置?!痹葜缸鸥咴家幻锥拇疤ㄏ驴瘴凰档?。

    “准备装书,还是装什么东西?”连木匠边观察地形位置边问道。

    连木匠这么一问,袁州想起了那副拳击手套,语气很是温和的说道:“是一些很珍贵的物品,我想妥善保存一些?!?br />
    “那需要多大?”连木匠道。

    “尽量大一些,我想以后都用来储物?!痹莸?。

    “行,把尺子给我?!绷窘车阃?,然后让中年男人递给他尺子,显然是准备测量柜子的大小。

    其实袁州做这个柜子就是为了保存一些食客送给他的物品,好像老奶奶给他求的报平安福等,总那么放在博物架上始终感觉不太好,毕竟这是他们的心意。

    这边连木匠已经开始用卷尺量起了数据,那边袁州就认真的看着,看有没有需要自己帮忙地方。

    “长90厘米,记下?!绷窘晨急吡勘弑ㄊ?。

    其实连木匠量的时候很有意思,基本是尺子刚到那个位置就开始报数据,这样的速度应该说还没看清才对。

    但连木匠就直接报数据的,想来是目测得到的,量只是为了确定自己的答案。

    量数据速度是很快的,不过五分钟,连木匠就全部量好了。

    并且这五分钟连木匠不只量了需要放置柜子的位置和房间的大小,就连边上衣柜的长高宽,和床的长宽都一并量了一下,想来是为了配合房间各种家具的比例。

    “我这里已经有数了,半个月做好给你送来?!绷窘称鹕硭档?。

    “好的,麻烦您了?!痹莸阃匪档?。

    “行,客气话就不多说,我们先走了?!绷窘嘲丫沓吆推渌ぞ叩莞心昴腥?,直接就开始往楼下走。

    “连木匠,请两位留下吃个午饭?!痹莞派锨八档?。

    “不用,我们这还有事?!绷窘嘲谑炙档?。

    “那下次一定要吃一顿?!痹莸挂裁磺壳?,送到门口后换了个说法。

    “送来的时候肯定吃?!绷窘车阃?。

    “两位慢走?!痹莸?。

    “别送了,我看你这里人都开始排队了?!绷窘持缸鸥盏降奈诤K档?。

    “嗯谢谢?!痹莸懔说阃?,没有再客气,站在门口看着两人离开。

    “师傅?!绷窘澈椭心昴腥艘蛔咴?,中年男人就开口叫到。

    “回去一个月内给我做一套榫卯仿古八仙桌椅板凳出来,当做是练手?!绷窘骋膊欢嗨?,直接道。

    “是?!敝心昴腥寺晨嘞?,也不敢说道,连连点头应下。

    中年男人不禁为了自己一时的不忿而感到后悔,开玩笑一套仿古的八仙桌还得用榫卯的方式做,还得一个月内做出来,看起这一个月都别想睡个好觉了。

    但他不敢多说,连木匠这明显是看穿了他刚刚的做法,才会有这样惩罚性质的考试。

    “圆规你刚刚做好吃的了?”乌海狐疑的看看袁州又看看刚刚离开的连木匠两人。

    “嗯?”袁州一时没弄懂乌海的逻辑。

    可不是,乌海怎么会觉得有人从店里出来就是吃了东西?

    “嗅嗅?!?br />
    乌海往前倾,使劲的在袁州身上闻了闻,然后才开口。

    “没有食物的味道,难道是装修来看地方的?圆规你要关门装修?”乌海一脸惊讶的看着袁州。

    “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痹菹衷诶恋媒馐?,他比较好奇乌海的脑洞。

    “你看那两人穿着简单耐脏,其中一个还拿着一个木箱子,两人的手掌和手指都很粗糙,看起来就是做活的,脚上也是方便活动的布鞋,看起来就像做装修的?!蔽诤C判『右槐菊乃档?。

    看乌海那摸着自己胡子,一脸肯定的样子,袁州很是无语。

    “人家是木匠,你是不是最近看了什么推理?!痹莸?。

    “不不不,我看的是古龙的,最近有人说我像陆小凤?!蔽诤R涣车靡獾啮费佬Φ?。

    “呵呵?!痹菝嫖薇砬榈淖砘氐阶约旱昀?,除了两撇胡子,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说,还有哪点像?

    不对乌海没有良心那玩意,袁州怕再不走就会忍不住打开乌海的脑袋看看,看是不是坏掉了。

    “圆规你说我像不像?”乌?;固癫恢艿淖肺?。

    袁州本来以为不理乌海,这话茬就不会继续下去,一般人就不会再往下,但没想到还在问。

    “陆小凤没这么不要脸?!痹葑芬槐菊乃档?。

    “我那是本性流露,吃饭的时候还是很正经的?!蔽诤H险娴谋缃獾?。

    这下袁州是无话可说了,低头认真的擦拭起厨房,开始准备中午的食材。

    “圆规做饭了,我还是去群里问问?!蔽诤D闷鹗只蓟龊ζ鹆巳豪锏娜?,在没人的时候就叫圆规,有外人的时候乌海都是叫的袁老板,这点还是很给面子的。

    乌海这事暂且不提,倒是那位来到蓉城参加开幕仪式的沙奎尔·奥尼尔闹出了一个乌龙,引得全蓉城的记者全部围着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