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这桑葚还卖吗?”袁州见老人愣住,再次出声问道。

    袁州问话的时候,语气温和,门口的面汤也很给面子的呜咽两声,听起来很可爱,像是证明袁州的话,它并不咬人。

    而老人挑着的两个箩筐里全部是紫黑色的桑葚,看起来大小不一堆的满满的,可能被摘下来的时间有些久了,现在有点打蔫,但还是非常新鲜。

    老人一听这话,有些惊讶的看着袁州,直到袁州问了第二次才反应过来。

    “你要买,要买这个?”老人指着箩筐问道。

    “对啊,看起来不错?!痹莸阃?。

    “哦……哦,好的,这个不贵,我卖八块,这么晚了收你六块一斤?!崩先思菀坏阃?,立刻开口说道。

    老人非常高兴,不等人还价,直接就降价了。

    “那行,你这两筐都给我?!痹莸阃匪档?。

    “两筐?那不行,这桑葚少吃点是养人的,吃多了不好,而且吃不了坏了挺可惜的?!崩先艘惶仁切朔?,而后又连连摇头道。

    “您放心,我这前面是店铺,买了肯定用得完?!痹菸潞偷乃档?。

    “店铺???那好,小老板记得桑葚不能放,要赶快吃,我给你称称?!崩先说愕阃?,然后放下担子,开始拿秤。

    “嗯,您秤,我去拿个装东西的簸箕?!痹莸阃?,然后说道。

    “你放心小伙子,我这秤准,错不了?!崩先说阃?,然后缩在门边,安静的等着。

    袁州也没走远,就在二楼拿了一个大的簸箕,看样子装下外面四五十斤桑葚是没问题的。

    “就装这个里面?!痹莸?。

    “好咧,我称小伙子你看着?!崩先思莼乩?,脸上顿时咧开笑容。

    “好?!痹莸阃?,然后把手里的面汤倒进狗碗里,抬头看着老人。

    “这个框子里一共是二十一斤半,这个是十八斤半,一共算你三十八斤,多少钱你算算,我老了算不出来?!崩先朔畔鲁佑行┎缓靡馑嫉乃档?。

    “一共是二百四十块整?!痹莸?。

    “二百四?好,给你抹个零头,给我二百块钱就行?!崩先诵γ忻械乃档?。

    “那不行,该多少就多少?!痹莶蝗菥芫闹苯拥莩稣枚偎牡那?。

    “谢谢,谢谢小伙子?!崩先思伊成下切θ莸乃档?。

    “不客气,您怎么往这里走?”就在老人小心的往袁州簸箕里装桑葚的时候,袁州开口问道。

    也确实,老人一看就是卖桑葚的,怎么会挑着担子往这么偏僻的小巷子里走,这个巷子基本没人走,更谈不上有生意。

    “外面现在哪里都不让摆,我这挑了一天没卖掉,就想着走偏点,不打扰人家做生意了?!崩先寺档?。

    “您种这个来卖?”袁州并未多说什么,而是问起了别的。

    “那也没有,就是家里有两颗老桑树,结果了吃不了就出来卖点补贴一下?!崩先说?。

    “那您下次要是还有就给我送点来?!痹莸乃档?。

    “那不行,哪能都麻烦小哥你买下?!崩先肆⊥?。

    “没事,要是没卖点,您往这里走走,万一我就需要?!痹莸?。

    “谢谢小伙子你的好心,要是你觉得好吃,下次我给你送点来?!崩先死趾呛堑乃档?。

    “不用,我这也是开店了,讲究的就是有钱来往,这样我生意才好?!痹菀槐菊乃档?。

    “谢谢小伙子了?!崩先说愕阃?,然后再次感谢。

    “不客气?!痹莸?。

    装桑葚期间,老人又一连说了好几次感谢的话,每次袁州都认真的说不客气,他买了也是自己需要用的。

    等到每一粒桑葚都装到袁州的簸箕里,老人这才起身。

    “谢谢?!痹莸?。

    “不客气,是我要谢谢小伙子你,我这桑葚没打农药,清水洗一遍就可以吃了?!崩先酥龈赖?。

    这次袁州没说话,点了点头,看着老人挑着空担子走远。

    袁州的视力很好,哪怕这小巷子里没有光,他也能看见那老人的背没那么佝偻了,也许是因为担子里的桑葚都卖光了,减轻了些重量。

    等到人走远了,袁州就傻眼了。

    “额,四十斤桑葚这么多吗?”袁州看着满满一簸箕黑紫色的水果,有些头疼。

    他就是自己吃也吃不了这么多,送人这东西的保质期也很短,说不定还没送完就烂掉了。

    “我好像傻了一下?!痹菘醋派]?,喃喃自语。

    “算了,买就买了,做成果酱,练练手艺?!痹菀话驯痿せ?,准备先放到酒馆的小院子里去。

    放好后,袁州又抓了一把桑葚用温水洗了洗,吸干水后拿到了后门口去。

    “给你吃的,拿你做了借口自然还得给点奖励,不过你吃多了不好,就只有这么多?!痹莅焉]胤诺矫嫣赖耐肜?,然后说道。

    “汪?!泵嫣捞烦遄旁萁谢搅艘簧?,然后低头吃桑葚,当然它没忘记用屁股对着袁州。

    想来是对袁州只给这么点桑葚不满意。

    因为临时买的桑葚,这一晚上,袁州就忙着洗桑葚了。

    “看来这果酱可以做些出来?!痹荼呦?,边计算能做多少瓶果酱。

    因为数量太多,袁州又搬出了许多的簸箕用来晾干水分,这样第二天才能熬酱。

    是以,等到第二天的早餐时间一结束,袁州就急忙跑菜市场买白糖去了。

    谁让系统提供的白糖用了就不能送人了,所以,袁州只能重新买。

    袁州拉着自己的手拉车,直接拉回了二十斤白糖,只是刚刚走到门口就看到门口有两人等着。

    “小袁买东西去了?”开口说话的是连木匠。

    “实在对不起,连木匠久等了?!痹萘⒖趟档?。

    “不用,昨天也没说时间,我估摸着你现在空,就直接过来了?!绷窘巢辉谝獾幕邮?。

    倒是边上跟着连木匠的中年男人看了看袁州,眼神惊讶。

    可不是,虽然他们确实刚到,但敢让连木匠上门还等了一分钟的人基本就没有后来的家具了。

    但看连木匠的样子明显是不介意,这人看袁州的眼神自然奇怪了。

    “麻烦连木匠了?!痹荼咚当叽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