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宏默默站着,不想理人,而乌?;乖卩┼┎恍莸目破?。

    “奥尼尔的绘画以农村生活场景为主,时而善良,天真,时而滑稽风趣,有时又多愁善感,感伤在他的画面中占据着相当大的份量,不过奥尼尔是个有明显政治倾向,并且参与意识的人,这点我倒是不喜欢?!蔽诤W芙嵝缘乃档?。

    “毕竟绘画是需要纯粹的,掺杂了政治画就不好看了?!辈坏攘韬瓴寤?,乌海再次说道:“画家就要追求自游,先前一月十号的时候蓉城这边一个画家追求自由还去参加无裤节,不穿长裤做地铁,我虽然不会去,但这种对自由的向往,我还是认同的?!?br />
    “呵呵?!笨次诤R涣匙匀坏难?,凌宏嘴上笑嘻嘻,心里是MMB,这和他说的有一毛钱的关系?还有什么无裤节,蓉城一月十号最高温度只有十度,然后南方的寒冷还是魔法攻击模式。

    无裤节,凌宏表示,他不想以后得老寒腿。

    “怎么?你有不同的见解?”乌海皱眉问道。

    “屁个见解,你制杖了?!绷韬昶?,直接爆粗口。

    “他说的是篮球明星号称大力神或者大鲨鱼的沙奎尔·奥尼尔,不是你说的那个画家?!本驮谖诤S忠祷暗氖焙?,后面突然传来一个声音,细心的解释道。

    因为这个声音的介入,两人同时回头看去,原来是贾大爷又来吃饭了,照例的他穿着黑色长裤,灰色长袖,这时候正站在隔了两个人的位置看着两人。

    “贾爷爷?!绷韬昕推恼泻舻?。

    “嗯?!奔执笠懔说阃?,笑眯眯的应下。

    至于乌海则是一脸的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就算招呼了。

    “沙奎尔·奥尼尔,篮球明星?不是画家啊?!蓖蝗?,乌海好像反应了过来,恍然大悟的说道。

    “不然呢?我会喜欢一个有政治倾向的画家?!绷韬昀浜咭簧?。

    “你自己没说明白,怪我咯?!蔽诤C抛约旱男『?,一脸淡定的说道。

    “我不会跟一个智商低于平均线的人说话?!绷韬暝诿看魏臀诤m?,然后因为要脸输了之后,都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听说沙奎尔会下榻在蓉城的酒店?!闭馐焙蚣执笠俅慰诘?。

    “对对对,贾爷爷你也知道?”凌宏惊奇的看着贾大爷。

    “当然,NBA的比赛我空的时候都看了,沙奎尔确实很厉害,不过我还是喜欢姚明,虽然已经退役了,咱就是身高不够,不然哪有别人什么事?!奔执笠阃?,然后表明自己的立场。

    “沙奎尔也超级厉害,就是也退役好几年了?!绷韬暌驳吐涞牡阃?。

    “他不是要参加一个活动的开幕吗?你可以看到他本人?!奔执笠γ忻械乃档?。

    “本人我是见过了,他以前的比赛我可是看了现场的,他不愧是百年来篮球运动史上唯一的大鲨鱼,大力灌篮的时候感觉那篮框都要碎了?!绷韬暌涣承朔艿乃档?。

    其实还真是难得看到凌宏对除了美食以外的东西这么上心,和贾大爷聊天聊的不亦乐乎,就连两人突然转换了称呼的尴尬感都没有了。

    “那倒是,看他那个大力灌篮确实舒服,不过那个篮下小勾手也是屡建奇功,非常精彩?!奔执笠阃犯胶?。

    “可不是,大力灌篮和小勾手他的两大必杀技,当然厉害,不过这现场我也就看过一次,现在都还有点念念不忘?!绷韬暌涣晨上?。

    “可惜我没看到他亲自把那个篮板和篮框拉坏,听说还有一个是直接拉倒了?!绷韬昙绦?。

    “这次这个开幕式上说不定他会表演一下扣篮,听说他挺爱演的,还演过两部电影的?!奔执笠参康乃档?。

    “说的也是,不过能弄张篮球签名照就好了?!绷韬晗袼凶沸堑囊谎?,想要一张自己偶像的签名照。

    “你去排队肯定能轮到?!奔执笠判穆乃档?。

    “哈哈,也是反正我能进去,就是马上要看到心里有些激动?!绷韬曷冻鲂α?,高兴的说道。

    接着凌宏又开始如数家珍般的开始说起沙奎尔·奥尼尔的精彩瞬间,和光辉事迹,而贾大爷则很是认真的附喝。

    一老一小两人看起来不像是爷孙俩,倒像是两个有共同偶像的追星族。

    “啧啧,没想到凌宏还有这么一面?!蔽诤D康煽诖舻母锌?。

    “我觉得更不可思议的是贾老爷子也喜欢篮球,而且还说得出那么些事情?!闭饣笆桥旁诹韬旰图执笠屑涞奈合壬?。

    不过他现在已经很是自觉的往边上站了站,方便两人交流。

    “魏先生也懂这个?”另一个同样被挤在中间的食客问道。

    “我倒是不懂,就是羡慕贾大爷能和他聊的起来,我和我女儿就没办法了?!蔽合壬弈蔚乃始?。

    “哈哈,女孩子现在都追星,你也要投其所好才行?!闭飧鍪晨湍昙秃臀合壬畈欢?,闻言笑着说道。

    “难?!蔽合壬∫⊥?,只吐出一个字。

    不知不觉就到了晚餐时间,排队的人按顺序领号,然后进门用餐。

    这期间,贾大爷和凌宏两人一直聊着天,从沙奎尔·奥尼尔开场,到NBA的历史,再到华夏篮球的历史,两人的话题就没断过。

    中间只有点餐的时候能够让两人停下嘴,不过一点完两人又开始接着聊,大有相见恨晚的架势,聊的很是起劲。

    就连袁州都有些疑惑的看着两人,嘀咕:“这两人什么时候有这么多话了?”

    直到两人点的餐端上来,凌宏和贾大爷才停下嘴,开始品尝起了美食,再大的事情在袁州做的美食面前都得往后靠靠。

    没办法,这是一个吃货的自我修养。

    凌宏吃的自然是一荤一素一汤加个白米饭,很是丰盛,而贾大爷则是老样子,蛋炒饭一份,简单快捷。

    吃着饭,凌宏突然抬头:“贾爷爷,您今天怎么来这么早吃饭?”

    “一会吃完要去接你爷爷,凌小六开会去了,说好我一会去接他?!奔执笠用朗持刑坊氐?。

    “哦哦,那您注意安全,天黑骑车慢点?!绷韬甑阃?,然后关心的说道。

    “没问题,我骑车安全的很?!奔执笠判穆乃档?。

    说完后两人又低头接着吃。

    凌宏是不惊讶贾大爷要去接自己爷爷的,毕竟上次自从自己爷爷知道贾大爷在起三轮后一直要求他换个工作,拧不过贾大爷就只能这么帮他。

    上次他爷爷都是把他赶走,然后坐着贾大爷的三轮回去的。

    没办法,给钱贾大爷不要,给申报战斗英雄,贾大爷说自己有手有脚不要靠国家养,说换个工作吧,贾大爷又说就喜欢骑三轮车,自由!

    没办法,最后凌老爷子也就只能这样帮他了。

    毕竟这样也算是增加了一点固定生意。

    是的,凌老爷子现在都不搭家里司机的车,而是改搭贾大爷的三轮了……

    ps:2018的年初,一月的月初,菜猫也来求个月票、推荐票,有的麻烦投给菜猫一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