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的食盒是六棱形的,朱红色的原木,一共有四层高,看起来小巧,但实际很大。

    六棱形边上都挂着一圈的六个小盒子,袁州逐一取下摆放到一边,这才观察起了厨房。

    这个厨房靠着后院墙,一整排的炉具都是对着前面的大门,依次是灶台、调味盒、琉璃台、洗手台、洗菜池、和边上一溜的菜板和刀具。

    背后则是蒸箱、烤箱这些,厨具这些还是很齐全的。

    就在袁州看这些厨具,记录位置的时候,那边的连木匠和周世杰又讨论起了别的。

    “这袁后生的食盒木料不错?!绷窘车?。

    “那是,这小子苛刻着,特别是对厨艺,用什么都要用好的,当然也值得用好的,谁让他手艺好?!敝苁澜苁裁词焙蚨疾煌湓?,在说的时候,还特意在‘厨艺’两字上咬重音。

    “我说的盒子,你说是什么?!绷窘忱狭扯贾辶似鹄?,看着周世杰道。

    “我说的是小袁的手艺?!敝苁澜茏匀坏乃档?。

    “呵呵,懒得和你说?!焙挽乓衲皇裁春盟档?,连木匠选择闭嘴。

    “小袁真是细心,不亏是我们厨艺界新一代的领袖,还知道带布来擦?!敝苁澜艹圃薜溃骸坝凶ㄗ⒘?,又细心,还具有专研精神,连木匠你说这样的人,不成为厨艺大师还有道理吗?”

    连木匠深吸了一口气,十分辛苦的才忍住没有发火了,只是只用他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嘀咕一句:“老子这里根本不脏?!?br />
    使用别人的工具擦拭一下这是很正常的,连木匠他都会这样做,是以对于袁州是自己带了帕子来擦,这个行为,实际上连木匠心里还是挺赞同但是,他完全不能忍受周世杰,想直接打死。

    是的,袁州取下的六个小盒子里面装着的就是擦拭的抹布,里面每一块抹布都不一样。

    稍微粗糙的三块麻布是用来擦拭第一遍的,剩下细软的棉布则是用来擦拭厨具,这样才不会伤害厨具表面的涂层。

    袁州一点点的用心把琉璃台全部擦拭了一遍,因为后面的烤箱用不到,所以那里没擦,这样擦起来的速度就很快了。

    擦完厨房,袁州又洗干净手后,就抬头了。

    “会长,连木匠,那么我就开始做了?!痹菘诘?。

    “好,小袁你开始?!敝芑岢さ懔说阃?。

    “我看着?!绷窘车?。

    袁州把食盒四层全部揭开,全部整齐的摆放在琉璃台上。

    食盒了装着的自然就是这次三香放海需要用到的豆子,都是已经处理好的豆子。

    红豆一粒粒的分明的装在一个白瓷盘里,边上依次摆着的是亮黄色,略带椭圆的黄豆,最边上浅黄色正圆的则是豌豆。

    这些豆子都被泡发初步加工好了,只等着袁州炒制。

    最后一个食盒里装着的则是一个空盘和一些调料。

    这个空盘和其他的盘子完全不同,它的盘子里面的图案好似海水的波浪一般起伏,并且有着颜色。

    盘子里的颜色倒不是海水的蓝色,而是渐次分明的两种黄色和一种棕红色,这样子好像是漂亮的沙画一般。

    和一旁摆着的豆子相映成趣。

    “小袁也用的干豆子?!敝苁澜艿?。

    周世杰研究的时候也用过干豆子,但一样没成功,是以他很是认真的看着袁州。

    “小袁准备的还真充分,不光是已经处理好了豆子,还自带了盘子?!敝苁澜茏邢缚戳丝丛莸淖急?,笑着说道。

    “这里又不是没有盘子?!绷窘巢宦乃档?。

    “你的有小袁的好看?”周世杰这话一说,连木匠不说话了。

    确实,他这里的厨房本来就是用来做给大家吃的,自然不可能用这样花哨的盘子,都是实用的大圆盘或汤盆,毕竟这里吃饭的人多。

    他越来越欣赏袁州了,手艺人当然在连木匠看来,厨师也是手艺人,手艺人就是要有这种自负,在尽可能的范围之下,什么都自己操控。

    连木匠的脑海中突然升起这样的念头,这后生为什么不是他们木匠界的……

    “啪啪”袁州直接点燃了两个炉灶,上面是两口锅,一口锅的火大,一口锅锅厚火还小,是在温锅。

    薄锅大火的那锅,袁州往里倒了些玉米油,油在锅底铺了一个指节的厚度,这油就是这里本来有的。

    油倒在锅里,很快就有一阵烟冒起,这是油瞬间经过高温的表现,不一会只有淡淡青烟的时候,袁州直接把淡黄色的豌豆倒进了油里。

    “噼里啪啦”一阵轻微的油爆声响起。

    “这豌豆要用炸的?”周世杰暗道。

    油过一遍,豌豆在油锅里滚过后表皮微微嘭起,稍稍变大一圈,仔细一看后周世杰才发现,炸过的豌豆才和边上的红豆和黄豆一样大。

    “炸过之后和边上的才一样大,这样火候就能完美把控?!敝苁澜馨蛋档阃?。

    “啪”关火,袁州把边上的炉灶开大到最大的火候,直接用勺子舀出刚刚炸豌豆的油,在锅底轻轻的抹了一层。

    瞬间锅子就冒起青烟,青烟一过,袁州就把三种豆子直接倒进去开始翻炒。

    三种颜色的豆子,一进锅,立刻就变成了杂色的,全部夹杂在一起,因为豌豆和黄豆的颜色比较相近,这两种不太好分,所以锅里呈现鲜明的红色和黄色。

    “哗哗哗”豆子与豆子之间轻微的碰撞起来,发出小小的声音。

    “炒制还好不难,难得的是怎么出锅,又怎么保持三种豆子和而不散,合而不融的味道,毕竟是三个味道?!敝苁澜苄睦锇蛋掂止?。

    确实,周世杰自己研究的时候,就是这个地方失败的,三个味道他没办法在锅里成型,一个锅里三种味道,还不能相融,这根本就不可能办到。

    后来,周世杰用半成品的豆子在锅里做到了三种味道,但出锅的时候始终没办法一下子分开三种豆子。

    “这小袁选的豌豆和黄豆颜色又相近,这倒是又增加了一个难点?!敝苁澜鼙呖幢吣钸?,神情很是专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