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木匠定定的看了会袁州,然后起身说道:“我去把周世杰叫来?!?br />
    “好的?!痹莸ǖ牡?。

    “你坐着等下?!绷窘乘低昃痛虻缁叭チ?。

    连木匠一转身,袁州心道:“这次来了也好,下次不用专门请了会长去?!?br />
    袁州可是答应做三香放海给周世杰看的,本来袁州打算专门再给周世杰做一次的。

    就在袁州安心坐下的时候,连木匠的电话也接通了。

    连木匠的电话就在柜台上,是个座机,声音挺大的,在袁州听来简直是一览无遗。

    “周坑,袁后生来了,你过不过来?!绷窘车幕昂芗虻?,直接问道。

    “我说你这老家伙找我做什么呢,是想我做裁判?”周世杰回话道。

    “一句话来,还是不来?!绷窘骋膊欢嗨?,直接问道。

    连木匠这是笃定了周世杰不会不来,这态度差得可以。

    “你请我,我自然是要来的,不然多不给你面子?!敝苁澜芎苁悄茏栽财渌?。

    “等你十分钟,不然你就看不见三香放海了,因为都被我吃了,就是不好吃也得给徒弟吃了?!绷窘臣绦?。

    “你这老木匠?!敝苁澜芩低暾饩浠?,立刻就挂断了电话。

    想来现在周世杰应该是准备出发了。

    “跟我斗,你还嫩了点?!绷窘车靡獾拿嗣掳?,这才满意的挂断电话。

    连木匠一回头,看袁州还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这后生还挺稳得住的?!绷窘承牡?。

    “等十分钟,那周世杰就来了?!绷窘扯宰旁菘诘?。

    “好的?!痹莸阃?。

    “你那东西需要现在拿出来不?”连木匠知道有些食材珍贵,不能这样长久的放在盒子里。

    “不用,已经处理好了?!痹菀⊥?。

    “我这里可没有什么厨师专用的高级厨具,只有简单,你要是不行可以先走?!绷窘车懔说阃?,突然又转头说道。

    “前期准备我已经做好,只需要炒制装盘即可?!痹莸ǖ乃档?。

    “你小子挺有信心啊?!绷窘晨戳嗽菀谎鄣?。

    “对于自己的厨艺,我一向很有信心?!痹菅纤嘧帕?,认真的看着连木匠说道。

    连木匠定定的看了袁州一会,然后才开口:“不错?!?br />
    “谢谢夸奖?!痹莸?。

    “行了,客气来客气去的有什么意思,我去后面看看,你在这里等你们会长?!绷窘惩蝗痪筒荒头车幕邮?,然后转身就走。

    “好?!痹萦ι?,坐着没动。

    没多会,中庭里就传来连木匠大声的喝骂。

    “你是猪吗?昨天才说了,这榫卯不能这么刨,怎么回事?!?br />
    “滚滚滚,你这做的是什么?儿童椅不成?!?br />
    “我说你不对,你砍了做什么,没有一点自己的脑子,自己做的东西都不自信,让别人怎么相信你?!?br />
    “你也是,你偷偷改什么,还没说,你就胡乱的改?!?br />
    一声声的喝骂听着很是严厉,只是连木匠的语气中却带着难掩的失望和不满。

    倒是被骂的那些人,全都一声不吭的,静静听着,就在连木匠骂人的时候,周世杰走进了店里。

    距离打电话才不到五分钟,虽说金发市场距离华夏厨师协会办公地点很近,但周世杰的速度也是非??斓?。

    “这老木匠又在骂人了?!敝苁澜芙啪投宰旁菟档?。

    “连木匠比较严厉?!痹菡酒鹕?,对着周世杰说道。

    “就是脾气太差,哪里是严厉?!敝苁澜懿辉谝獾乃档溃骸安簧偻降芏急凰钭吡??!?br />
    “一来就说我坏话,你个周坑脾气比我好不成?还有不说脾气,就你坑人的性格还要我说?”连木匠应该是听见了周世杰的声音,从中庭走进店铺。

    “不管怎么样也比你好,就说这下一辈的,你看看我们厨联新一辈的,这可是领军人物,气度手艺那都是顶尖的?!敝苁澜芰⒖棠贸鲈菘检乓?。

    “哼?!?br />
    连木匠不说话,冷哼一声,即使这次三香放海不成功,袁州作为厨师界的年轻一辈,也的确比木匠年轻的一辈,获得的成就更大。

    “请问厨房在哪?”尴尬的气氛中,袁州突然出声问道。

    “在后面?!绷窘诚乱馐兜闹缸棚慰漳久潘档?。

    “好的,那么两位后面请?”袁州拎起食盒说道。

    “走,我可是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这三香放海怎么做了?!敝苁澜芪叛粤⒖痰阃?。

    周世杰是个很大气的人,他并不会觉得他没有做出来,袁州就做不出来,相反他很看好袁州能做出来,也愿意看到袁州做出来。

    这就意味着,厨界的厨师不光在探索菜品的发展,同时也不忘老祖宗留下的遗产,这是好事。

    “不一定能做出来?!绷窘巢豢推乃档?。

    毕竟连木匠是不愿意给袁州做柜子的。

    “你这老木匠自然是不能做出来的,但是袁小子肯定没问题?!敝苁澜芸隙ǖ乃档?。

    “你是来做裁判的?!绷窘忱淅涞奶嵝训?。

    “还用你说?”周世杰也毫不客气的说道。

    两人就这样斗着嘴,跟着袁州往里走,连木匠是一点没有主人自觉的,就任由袁州走在前面带路。

    袁州领着人穿过镂空木门往里走,中庭很是宽大,是一个非??湛醯脑鹤?,里面三三两两的人不是站着就是坐着,但都在做同一件事情,手工木活。

    这些人手里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神情非常专注,对于袁州他们的到来毫无所觉。

    看到这样的情形,连木匠皱着的脸上这才露出了一些笑容。

    “算这些后生识相,知道认真做活,不乱看?!绷窘承牡?。

    “都是不错的小伙子?!敝苁澜芗窘惩O抡?,他自然也安静下来,看着院子里工作的小伙子,很是满意的点头。

    做手艺的都喜欢看到后辈努力认真的样子,这样才不枉他们认真的教导。

    而袁州则是安静的走过,径直穿过中庭,来到后院。

    后院应该是私人地方,有个正对袁州几人的大厨房,就和乡下院子里的一样,只有三面墙,但里面的却不是土灶,而是现代化的燃气炉。

    “随你用,东西都放着?!绷窘持缸拍歉龀克档?。

    “好的,谢谢?!痹莸阃分滦?。

    “做不出来可别说用不惯?!绷窘车?。

    “老木匠嘴里就没好话?!敝苁澜苊缓闷姆霭籽?。

    袁州倒是不在意,提着食盒就往厨房走去。

    这样开放式的厨房倒是方便连木匠和周世杰观看,袁州还是很满意的。

    ……

    ps:听说今天流行晒十八岁的照片?说句不要脸的话,菜猫的十八岁还是很萌的,哈哈哈!

    那大家的十八岁都在干嘛?要不要晒一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