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自己师傅的话,赵信心里算是确定了,但他现在有些高兴又有些担忧。

    “师傅,口水鸡和水煮肉片都是渝派的代表菜,这么麻辣能赢吗?”赵信犹豫的问道。

    “袁老板的实力是非常够的,若是但凭味道,就从水煮鱼来说,是完全具备拿下示范店的资格,但其他的就不知道评委怎么想了?!辈苤窨悸橇艘换岬?。

    “可是为了推广,太过麻辣不是不适合吗?!闭孕诺?。

    “对啊,为了推广?!辈苤衩嗣约旱墓馔?,嘟囔了一句。

    他们这些川菜厨师又何尝不知道不麻辣还叫什么川菜,但先妥协一下也是人生道理,但妥协味道他们始终是不甘心的。

    “就是不知道,袁州能不能打破这个怪圈?!辈苤裥牡?。

    是的,曹知蜀认为这些推广的人甚至已经走入了一个怪圈,前一届就有头铁的厨师想拨乱反正,结果被pass了,现在这一届又出了一个头铁的,这头不但铁,还硬。

    是以,他心里既期待又有些忐忑。

    期待自然是不用说的,忐忑自然是因为袁州太年轻了,若是袁州打破了这个怪圈,那他这些学了这么多年的算什么。

    曹知蜀心里还是很纠结的。

    “我觉得袁主厨不会成功的?!闭孕磐蝗挥锲隙ǖ乃档溃骸叭煜吕?,约定俗成的规矩,不是那么容易被打破的?!?br />
    “不好说?!?br />
    这次曹知蜀难得没有苛责赵信,而是模棱两可的回答,因为作为蜀楼总厨他的眼光自然比赵信要高,近来川菜、粤菜、鲁菜都在切磋交流,要知道粤菜和鲁菜可都不辣。

    “行了,出去做事?!辈苤窦孕呕瓜胨祷?,就挥了挥手直接让人出去了。

    “好的,师傅?!闭孕诺阃?,然后退出了办公室。

    看着赵信走出办公室,曹知蜀又看了看电脑上显示的菜单,他叹了口气:“希望能成功?!?br />
    被曹知蜀期待的袁州却是在努力的准备午餐的食材,准备马上到来的午餐时间。

    今天的午餐时间,袁州精神特别饱满,神色也很温和,等到时间一到,食客们离开后,袁州也急忙脱下身上的围裙。

    “周佳你路上小心?!痹荼呦词直叨宰胖芗阉档?。

    “老板你又要出门?”周佳好奇的看着袁州问道。

    “嗯,有事?!痹莸阃?。

    “那老板也路上小心?!敝芗训?。

    “好?!痹莸阃?。

    “那我来关门好了?!敝芗阎鞫胗?。

    “那行,你关好门就走?!痹莸阃?,然后同样是没换衣服就出门了。

    “老板最近好像很忙?!敝芗芽醋旁菁贝掖业谋秤?,感叹道。

    这两天她和申敏经??吹皆菀路疾换坏某雒?。

    “没想到还得专门去买豆子,不过那个想法应该可行?!痹葑诔瞪?,心里念叨着。

    是的,就在刚刚中午的时候,袁州突然有了灵感,对于三香放海有了一个清晰的概念,袁州现在就是准备去粮油市场买豆子试做。

    袁州准备买的豆子有豌豆、黄豆、和红豆,这三种豆子都需要晒干的才能做。

    “嗞”车子停在距离袁州小店最近也最大的一个粮油市场门口。

    “小伙子地方到了?!笔Ω岛暗?。

    “好的,谢谢?!痹莞肚?,然后打开车门离开。

    袁州一下车,边上有人的视线就看了过来。

    “这人穿的什么?古装吗?”

    “确实挺奇怪的?!?br />
    “难道是拍戏的?还是唱戏的?!?br />
    袁州今天穿着的自然也是华丽带暗纹的窄袖直裾,行动方便人也长身玉立的,但这个粮油批发食材一向来的都是年纪偏大的,自然不理解袁州这个穿衣风格。

    袁州早就习惯了这些目光,只有在有人询问的时候才会告诉他们这是汉服,并不是古装。

    还好,看的人虽然有些,但更多的是视若无睹。

    袁州抬脚走进粮油市场的大门,里面的喧嚣一下子就充斥耳边。

    粮油批发市场有些像是菜市场,师傅就停在门口的大铁门的地方,是以袁州稍微往前走两步就到了大门里面,就能看到里面一间间的店铺。

    店铺是回字形的,周围挨着墙的是店铺的样式,中间则是像菜场一般是一条条的石头长台,上面有着一家家的摊位,都摆着各种各样的粮食和豆类。

    至于卖油的则泾渭分明的在另一半的长台上,那里则传出一股油香味也很是显眼。

    “先看店铺,在看其他的?!痹菪睦锎蚨ㄖ饕?,就往那些店铺走去。

    左手第一家,袁州抬头看了看名字,王记粮油,简单好记的名字,里面坐着一个中年妇女,她坐在里面靠墙的位置,手机里正播放着电视剧。

    “买豆子?!痹菡泻袅艘簧?。

    “行,你自己看,价格都写着呢,选好了叫我?!蹦歉九范济惶?,直接就说道,扔过去了一个红色的塑料小箩筐。

    “好的?!痹萦α艘簧?,然后开始观察起了这里面的豆子。

    袁州没有用小箩筐,看的时候直接从身上取出一个小布袋子,这袋子是他某次去参加婚礼,随了份子钱之后,领取的礼物,一般来说礼物都是毛巾或者是糖果什么的,但小布袋还是第一次见,也不知道新娘新郎是抠还是为了玩出不同的花样。

    反正袁州物尽其用,用来装豆子。

    店里的豆子都是装在一个个透明的柜子里的,袁州瞄准的就是一个装满了饱满红豆的柜子。

    因为柜子不高,掀开表面的塑胶布,袁州直接蹲着就开始分拣起来。

    袁州会大老远来这里买就是因为这里的豆子多,这样可以挑拣,毕竟他需要的是大小完全一样的豆子。

    而这样的豆子若不是系统,其他很难有这么规整的一大堆豆子,那么就需要袁州自己挑出来。

    袁州眼力好,手速也快,不一会捡的豆子就铺满了布袋子的底部一层。

    倒是一旁看电视的中年妇女久久没听见袁州的声音,抬起了头。

    ……

    ps:求票~月票、推荐票请都砸给菜猫吧,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