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嫦曦、凌宏甚至于不靠谱的乌海,实际上都是属于精英人士,只不过在袁州小店逗逼和暴露出一部分本心,但实际在他们自己行业之中,是绝对厉害的。

    就说凌宏,在袁州小店,一直是非?;ㄐ?,不吃打折食物,无所事事,但实际上凌宏本身也是管理了一个上市公司的总裁。

    他们三个货一起开的美食网站,然后再听凌宏的描述,但袁州感觉摸不着头脑。

    “对?!苯详鼗褂ι尥骸坝性习宕愿ㄒ??!?br />
    “要知道咱们的排队委员会还是很专业的?!绷韬耆险娴乃档?。

    袁州提出了问题:“所以这个美食网站到底是干什么的?!?br />
    听袁州这么问,姜嫦曦就开启讲解模式,为了展现出袁州小店排队委员会的专业,为了给排队委员会的小伙伴们找点事情,所以有了这个网站。

    以俞矗的评分习惯,用“袁州”为单位,1个袁州是满分,对蓉城所有店铺进行一个评分。俞矗已经尝了很多美食了,并且还经常逛各种美食论坛,在某些时候,俞?;辜苹?,询问袁州小店的来客,一定要是食客真实评价。

    建立一个蓉城最权威的美食评论网站,因为袁州小店是模板,“1袁州”还是单位,所以这个网站的名字,准备叫——袁州美食点评网,制作单位必须填排队委员会。

    “我相信终有一天,袁州测评会超过什么米其林评价,成为所有店铺都重视,所有吃货都相信的网站?!绷韬暄剩骸霸趺囱?,圆规你有没有感觉热血沸腾?!”

    “嗯,我热血沸腾?!痹菽谛淖畲蟮母邢胧钦馊喝伺虏皇鞘种?。

    要知道管理和建造一个网站是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为了证明排队委员会的存在,建立这样一个网站,不考虑盈利,真的也只有排队委员会这群人能干得出来。

    但是说起来,除了袁州小店,什么店还能凑齐做网站的人?

    “既然袁老板你答应了,那我们明天就准备正式开始?!苯详丶荽鹩?,趁热打铁的决定了时间。

    其实他们都没想到,在若干年后,凌宏这个中二的遐想,真的实现了。随着袁州小店成功征服欧美,成为世界第一的美食店,袁州测评网站也成为最权威的美食测评网站。

    当然,这个网站还是由袁州个人为代言的,其他任何人都不能取代这个位置。

    就在姜嫦曦说了明天开始后,几人都很兴奋,乌海第一个就开口了。

    “没问题,我去画个网站页面画?!蔽诤5?。

    “那还宣传我明天也出个方案?!绷韬暌埠苁切朔艿乃档?。

    “有事找我?!痹菘悸橇税胂?,然后说道。

    “放心,到时候让人我给袁州你拍个照挂上去?!苯详刈芙岬?。

    “侧脸,拍侧脸?!痹菀惶恼?,立刻对着书桌前的镜子左右上下看了看,然后道。

    “都行?!苯详嘏陌?。

    “时间不早了,今天就先到这里?!绷韬曜钕人档?。

    “好?!痹萦ο?,然后挂断。

    手机放在桌上,屏幕暗了下来。

    “这些家伙真是?!痹萏玖丝谄?,不知道说什么好,但心里有些期待又有些小感动。

    “看来现在是看不了书了?!痹菘戳丝词奔?,准备下楼。

    酒馆的营业时间就快结束了,袁州还得下去露个面。

    袁州刚刚下楼打开大门,酒客们就正好走出樱虾墙景门。

    “袁老板回来了?”陈维首先招呼道。

    “嗯,慢走?!痹莸阃?。

    “再见?!?br />
    “下次见?!?br />
    “下次再来喝酒?!?br />
    “路上小心?!痹葜苯诱驹诿趴谒涂腿?。

    “慢走?!鄙昝粢舱驹谝慌运腿?。

    酒客不多,人不一会就走完了。

    “袁老板您没事吧?”酒客一走,申敏就转头小心的问道。

    “没事?!痹菘隙ǖ乃档?。

    “对了,钟姐姐来找您了,我说您有事出门,她说要等着,您见到了吗?”申敏突然转头看了看桌边的位置,然后出声说道。

    “见到了?!痹莸阃?。

    “那就好,钟姐姐在袁老板您刚走就来了?!鄙昝舻?。

    “嗯,知道,你要赶不上车了?!痹萏嵝训?。

    “啊……对对对,老板我先走了,再见,明天见?!鄙昝粢惶菡饣?,立刻顾不上平时的小心,急速冲出门外,向着站牌跑去。

    袁州往前走了一步,见申敏着急忙慌的上了末班车,才又重新进门。

    “现在可以上楼看书了?!痹葑急腹孛?。

    “袁老板?!本驮谡飧鍪焙?,红灯笼下突然出现一个黑影,黑影突然出声。

    “卧槽,鬼吗?!痹菪睦锵帕艘惶?,硬生生的止住后退的脚步和骤变的表情,往前看去。

    “赵信,什么事?!痹菘辞迦擞?,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后,问道。

    “袁老板,对不起?!闭孕抛叱鲆跤?,站到袁州面前,不由分说的就鞠躬。

    “哦没事?!痹菝嫔系坏乃档?。

    “袁老板您没吓到吧?!闭孕乓膊恢枪室饣故枪匦牡?,出声问道。

    “吓到什么?!痹莸坏?。

    “没什么,我来为我那天的失当的言论道歉?!闭孕乓⊥?,然后再鞠一躬。

    “哦?!痹莸阃繁硎局懒?。

    袁州并不想知道他是因为被程技师打了一顿才来道歉的还是因为曹知蜀的命令来道歉的,毕竟从一开始袁州就没有生气。

    赵信鞠了一会躬,见袁州并没有特别的反应,也就自己起身了,站在袁州面前。

    两人一时之间都无话可说的样子。

    也确实,两人是真的不熟,赵信嫉妒袁州不想说话,而袁州是真的无话可说。

    “时间晚了,再见?!痹葑急讣绦崭盏墓孛?。

    “曹主厨,我师傅让我给您带话?!闭孕藕鋈凰档?。

    “曹主厨?”袁州有些疑问。

    在袁州看来,这曹知蜀是个很知礼的人,要是需要带话应该会自己亲自来,怎么会请他来传话?

    “师傅说示范店的竞选菜品不能太麻太辣,前三届的酒楼都是这么赢的?!闭孕诺?。

    “好,知道了?!痹莸阃?。

    赵信传完消息,又说了两句对不起,然后才离开,袁州关上大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