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知道九连环和仙人摘豆,都是手彩戏法之中的代表。说穿了九连环是九个铁圈的把戏,看上去是单独的,但在表演中时而三连环,时而九连环,即使是面对面也看不出什么破绽。

    上一个顶缸的艺人结束之后,就有一个穿着旗袍长相漂亮的报幕员上了舞台。

    “下面是今天的手彩戏法表演,请欣赏?!北辉庇弥杏⑽母魉盗艘槐?。

    在报幕员介绍下,今日表演手彩戏法的民间艺人邓师傅就上了舞台。

    邓师傅看样子应当是四十有余,长相普通,穿着黛青色长褂,一上台就将手中的九个铁环,递给了现场观众。

    “来来来,各位看看这铁环有没有什么门道?!钡耸Ω档?。

    天祥街有好几家这样的茶馆,收费和演唱会一样,越靠前的座位越昂贵,当然馆子不大,所以一眼望过去,也只有七排。

    馆里会端上一壶茶,和几碟干果,茶只有一种,主要是看台上艺人的表演,所以叫做听书。

    而喝茶就是真的在包间品茶了,据说茶馆里还是有两种好茶的,当然袁州用不着。

    听书的茶钱有388、288、188三个档次,因为袁州是想获得点什么灵感,选择的是388,坐在第一排。

    388软妹币并不便宜,若是前两年,他肯定舍不得,当然现在袁州也有些肝颤。只不过他现在慢慢明白了以前他母亲说的一句话,‘人不用富,但要有钱’。

    有钱并非要多奢侈,但却能在亲人生病的时候,能够拿出住院的费用。能在你累了一天,加班之后不用挤公车,可以选择打的。

    不一定要富,但一定要有钱,让你有其他选择,实际上大多数人都是在为这个目标努力。因为袁州坐在第一排,正好拿到一个邓师傅递过来的铁环。

    袁州先是特别认真的看了看邓师傅的双手,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般修长好看,反而骨节宽大十分粗糙,看完手再开始看手里的铁环。

    而其他接到铁环的茶客直接就看了起来,有的叮叮的敲了两声,有的还直接上嘴了。

    “没有问题?!痹菘戳丝春?,直接把铁环还给了邓师傅。

    反正铁环是没问题的,邓师傅手持拿回来的九个铁环,开始前要了两次掌声,茶客们也很给面子每次都掌声热烈,终于在第二次掌声落幕之后,开始表演。

    一环套二环,二环套三环,邓师傅右一拉,三个铁环散开,还没来得及称赞神奇,左手上的六个环,又三个与三个的套在了一起。

    邓师傅的手速之快,再加上一些动作暗示,让人目不暇接。

    袁州虽说完全没有学过戏法,但手速也是很快的,比常人更敏锐的目光更是火力全开,可一点也没有看出破绽,唯一看出的一点东西,就是邓师傅会用抖环的方式,将观众的目光吸引,然后另一只手再用手法完成一个更神奇的。

    九连环也有海棠花、绣球、花篮、乌纱帽几个花样,邓师傅除了乌纱帽,其余都纷纷完整展现在了袁州眼前,每次都能吸引一片掌声以及叫好声。

    邓师傅表演结束,袁州也行动了,起身跟着去了后台的位置。

    门口,【非工作人员禁止入内】醒目的标语,只不过为了请教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袁州还是深吸一口气,直接砰砰的开始叩门。

    “抱歉突如其来的打扰,我有急事请教邓师傅,请问能进来吗?”

    或许极少有人会这样做,所以屋内沉默了许久,一道低沉的男声才说了声:“请进”。

    袁州进屋,轻掩上房门,看见了刚才表演的手彩戏法的邓师傅正坐在椅子上休息。

    “小伙子有什么事情?”邓师傅先开口问道。

    “冒昧打扰邓师傅您了?!痹菹仁强推乃档?。

    “既然打扰都还要进来,那就说明你是真有事,说吧小伙子?!钡耸Ω盗成系男θ菝挥刑ㄉ系氖焙蚨?,但也很温和。

    “是这样的,我想向您请教一个戏法?!痹莸?。

    “你是学戏法的?”邓师傅皱眉,看了看袁州。

    “不是,我是个厨师?!痹菀⊥?。

    “厨师?”邓师傅脸色有些不好。

    可不是,袁州先说要请教戏法,想当然的邓师傅自然以为袁州是个学戏法的,但后来又说是个厨师,这感觉就好像是在逗人玩。

    “是这样的,我需要复原一道失传的菜品,名叫三香放海,这道菜中有个最后装盘要求是需要瞬间把三种颜色的豆子分开盛放,我认为或许是有什么技巧,所以才来请教您关于戏法的问题?!痹菁耸Ω盗成缓?,立刻开口说明原因。

    “失传菜品,看你年纪轻轻的,已经出师了?”邓师傅脸色稍微好些了,但还是没直接说,反而看了看袁州问道。

    在邓师傅看来,复原失传菜品这点有些打动他,毕竟古彩戏法失传的更多,就需要这样有上进心的人来复原。

    但也不是谁说要复原就复原的,是以邓师傅才会这么问。

    “在厨艺上,我还差的远,还在努力学习当中?!痹萑险娴幕卮鸬?。

    “邓师傅刚刚忘了自我介绍,我叫袁州,在桃溪路上有家小店,有空您来店里吃饭,我请客?!被姑坏鹊耸Ω邓祷?,袁州突然想起他根本没自我介绍,这才补上介绍。

    “桃溪路的袁州?”邓师傅双目仔细的看着袁州面貌,好似确定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

    “是的,您有空记得来小店,请您吃饭?!痹荽笃乃档?。

    “若是你,倒是能复原失传菜?!钡耸Ω刀猿缘牟桓行巳?,反而念叨了一句。

    不等袁州回答,邓师傅又接着说下去了:“你问的三香放海的那个分豆技巧,我没有听说过,我擅长的刚刚台上都表演了?!?br />
    “嗯?!痹莸阃?,继续听着。

    “但是,我可以告诉袁老板,用纯粹手法要达到这种效果也不可能?!钡耸Ω档?。

    “您的意思是说其实手没办法做到真的分拣豆子?”袁州问道。

    ps:求月票、推荐票,有的麻烦投一下,又道月底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