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大爷和凌老爷子的对话声音并不大,是以两人并不会影响到其他人,其实贾大爷一开始嗓门挺大的,下意识的说话就很大声,在袁州小店来后真是不习惯,还好现在已经改掉了。

    而刚才凌老爷子的三连问,也正是因为声音不大,才会当众说。

    至于边上刚刚进来的凌宏,在这个时候就很有眼色的只是默默坐在一边,连招呼都没敢现在去打。

    而凌老爷子本来来袁州小店的目的则因为贾大爷而直接被遗忘了。

    是以,顺顺利利的就结束了晚餐时间。吃了晚饭凌宏看着自己爷爷搭着贾大爷的三轮车慢悠悠的回家了。

    “申敏,我出去一趟,你看着店?!钡昀锏氖晨鸵蛔?,袁州立刻说道。

    “哦好,这个时间出去?”申敏先是习惯性的点头,反应过来才问道。

    “有事?!痹莸阃?,然后直接在洗手池洗手后走出厨房。

    “袁老板路上注意安全?!鄙昝艉椭芗岩炜谕闹龈赖馈班?,你路上小心?!?br />
    袁州点头,对着周佳说完,不等她点头,又转头对着申敏开口:“好的,有事给我电话?!?br />
    都嘱咐完后,袁州这才转身快步走出门。

    申敏看着袁州有些愣,这还是她第一次见袁州这么着急。

    以前就是再着急,袁州也是上楼换个衣服洗漱一下再走,毕竟工作一晚上身上难免有些油烟的味道。

    “肯定有什么要紧事,袁老板今天好着急?!鄙昝舳宰胖芗训?。

    周佳点头:“酒客都还没来?!?br />
    “不知道,是不是很麻烦的事?!鄙昝粲行┑P?,想着如果麻烦可以帮帮忙。

    “看老板的神情还好,应该没事的?!敝芗训?,不知道是安慰自己还是安慰申敏。

    “我先去准备二楼的酒?!鄙昝舻阃?,然后说道。

    “那好,我先留在前面等他们过来?!敝芗阎鞫乃档?。

    “好?!鄙昝粢裁豢推?,毕竟前面是需要人守着。

    平常是袁州守着,她去酒馆收拾,现在周佳守着也是可以的。

    因为今天袁州不在,周佳就直接在门口等着酒客的到来。

    是以,等到酒客一到门口,周佳就开始招呼起来。

    “魏先生,陈大哥两位请进?!敝芗芽醋抛呃吹牧饺苏泻舻?。

    “嗯?!蔽合壬?,也就是魏薇的父亲,稍稍对着周佳点了点头,就走进了樱虾墙景门里。

    “今天怎么是你在?”陈维倒是环顾四周看了看。

    “老板有事出门了,我帮着看看,酒还是有的?!敝芗押苁橇私獬挛?,开口就说了陈维最想知道的事情。

    “我担心的不是酒,我是关心单身汪的生存状况?!背挛仁切ψ诺阃?,然后又板起脸说道。

    陈维肯定不敢当着袁老板的面这样说,也就只有撑袁州不在耍耍嘴炮。

    “说得好像您有女朋友一样?!敝芗岩槐樽焐系凸?,一边说:“知道了,您进去吧?!?br />
    “你这小丫头?!背挛低?,也进门去了。

    接着来的是不怎么常来的酒客,周佳认真的招呼,然后把人请进了门。

    今天的酒客还好不多,一共也只有五位,全部进门后周佳稍稍拉下卷帘门,这才走到小院里往楼上看。周佳这是想看看申敏需不需要帮忙。

    但周佳往上一看,上面只有绿绿的竹叶在风中发出飒飒的声响。

    “时间不够了,应该没事?!敝芗芽戳丝词只氖奔?,还是决定先走。

    她晚上是需要上夜校的,留下的时间已经消耗了她的晚餐时间了,要是再上去一趟,周佳担心赶不上课程。

    “哗啦?!敝芗汛油饷胬洗竺?,然后疾跑着去了公交站,连小吃都没来得及买。

    “呼,还好刚刚有趟车,不用等?!敝芗亚煨业呐牧伺淖约旱男乜?。

    另一边,急忙赶来的袁州则是直接在天祥街街口就下车了。

    没有其他原因,天祥街是个仿古文化街,里面路比较窄,来玩的人多不说,还有公交车从里面经过,所以是常年堵车,师傅都不愿意往里走,袁州自然也选择在外面下车,走路进去比坐车快的多。

    “踏踏踏”袁州穿着青色的窄袖直裾,脚步如风,稳健并且步子很大,在周边满是飞檐吊角的仿古建筑的街道上,袁州走动间下摆绣着的暗纹荷花微微泛出银光,很是漂亮。

    是以,一路上的人都忍不住回头看袁州,但袁州一无所觉,向着查好地址的茶馆走去。

    “茶楼?!痹莺芸炀屠吹矫志徒胁杪サ牟杪ッ媲?。

    茶楼和边上的建筑一样是仿古的,有两层高,中间的位置挂着牌匾,上书茶楼两个字,门边站着两个穿长衫带瓜皮帽的伙计,其中个子稍高的伙计一见袁州立刻就迎上前。

    “客官几位,用茶还是听书?”高个伙计出声麻利的问道。

    “听书?!痹莸?。

    高个伙计点了点头,领着袁州就进门了。

    “好咧,听书一位,大碗茶一碗给客官备上咯?!币惶そ?,高个伙计就扬声喊道。

    “客官这边请坐?!甭砩嫌斜鸬姆裨背隼戳煸葑?。

    这时候堂子里还在表演着,是个顶大缸的绝活,一个穿着短褂子年约五六十的精壮汉子正在脑袋上顶着一个比脸盆还大两圈成人手臂深的缸在头顶上。

    “表演还没结束?!痹菪睦锼闪丝谄?。

    “好,好,好?!痹莞兆?,台上的人就把那大缸在头顶在转了两圈,下面顿时响起一阵叫好声。

    “确实厉害?!痹萑滩蛔「刑?。

    做这样一个表演需要的不只是好的力气,还得精准,以及时间的苦练。

    袁州看着表演,边上的服务员默默的上茶。

    “你们这里今天表演魔术了吗?”表演间隙的时候,袁州叫住服务员问道。

    “巧了,今天还真有戏法看,下一个就是?!狈裨毙ψ诺阃匪档?。

    “今天的戏法演什么?”袁州心里欢喜,但面上还是淡然的问道。

    “是手法的戏法,可好看了,这里有节目单,你可以看看?!狈裨彼底诺萆弦徽胖?。

    “好的,谢谢?!痹莸阃?,然后直接找到魔术的表演内容。

    魔术分为三大体系一是手法、二是撮弄、三是藏挟,今天为带来的是手法魔术—九连环。

    “手彩戏法九连环?应该是手上功夫?!痹菪睦锔有朔芰?。

    毕竟三色豆其中分豆的时候说不定就需要研究研究这个。

    ps:荣耀人气王,大家记得投袁老板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