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好好,好!”贾大爷连忙应下。

    凌宏也很是配合的笑了笑,多了一个贾爷爷,那么真爷爷去什么地方了?当然他也只敢在心里这样想,可不敢说出来,毕竟万一在店门口被揍,他不要脸的?

    “那我可就真的不客气了,哈哈?!奔执笠苁歉咝说乃档?。

    毕竟,贾大爷是没有儿女小辈的,不止是他,有好几个从当年战场退下来,但落下残疾的老兵,也没子女。他觉得自己现在是很幸运了,被老战友的孙子叫爷爷,那感觉也像是自己多了个孙子似的,很是高兴。

    “我是认真的,当年没有贾班长,就没有我了?!绷枥弦雍苁茄纤嗟脑俅沃馗凑饩浠?。

    “行了,跟复读机一样,老是提以前做什么?!奔执笠辉谝獾幕邮值?。

    见贾大爷并不在意,凌老爷子挺直脊背,看样子又是要重申的样子,凌宏开口了。

    “贾爷爷,我爷爷的韭菜炒鸡蛋是什么梗?”凌宏道。

    而凌宏插科打诨自然是有原因的,两位都是老人家,太过大悲大喜的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肯定不会和你们说的,这是一桩好笑的事?!奔执笠挠行巳さ目诘?。

    “爷爷就是没说过,但是爷爷只要一激动就喜欢说这句韭菜炒鸡蛋,我就知道一句扬州俗话是乖个隆滴韭菜炒大葱?!绷韬晁始?,不解的说道。

    “还就是因为这句话?!奔执笠阃返?。

    “可那不是韭菜炒大葱嘛?!绷韬晡实?。

    “就你事多,排好队,一会吃饭?!绷枥弦蛹执笠邓聂苁?,他自然不同意,连忙阻止。

    “有什么不能说的,我可得给你孙子科普下,你当然也是个馋猫,哈哈?!奔执笠缸帕枥弦铀档?。

    “贾班长,你就别说这个了?!绷枥弦游弈蔚乃档?。

    “我就指着这个乐呵?!奔执笠∩泥止玖艘痪?,然后才大声对着凌宏开口:“以前咱们队伍里有个兵是扬州的,他爱说那句韭菜炒大葱,你也要嫌韭菜炒大葱不好吃,就自己换成了鸡蛋?!?br />
    “额?”凌宏看了看自己的爷爷,有些无语。

    “那时候条件不好,又是去国外打仗,炊事班根本不会带韭菜这样容易烂的蔬菜,都是土豆白菜啥的,没有荤吃,就听你爷爷天天念叨这句韭菜炒鸡蛋?!奔执笠乃档?。

    “说的你好像当年不想吃一样?!绷枥弦硬宦乃档?。

    “想吃,都想吃,但就你天天念叨?!奔执笠?。

    两个老人加凌宏三人谈着话,并没有人过来打扰,边上的食客基本都很是安静的听着。

    “晚餐时间马上开始,请开始排队领号?!敝芗训纳舸?。

    “爷爷、贾爷爷两位还在这里吃吗?”凌宏出声询问道。

    “当然,让你爷爷尝尝袁老板的韭菜炒鸡蛋?!奔执笠?。

    “可是袁老板的菜单上没有这个菜?!绷韬晡弈蔚乃档?。

    “好像也是,看来凌小六你这韭菜炒鸡蛋是吃不成了?!奔执笠幌牖拐媸?,袁州菜单上并没有这个家常菜。

    “我早就不爱吃了,就你爱念叨?!绷枥弦游抻锏乃档?。

    “对,你不爱吃,就是喜欢说说?!奔执笠Φ?。

    “其实爷爷在家挺爱吃韭菜炒鸡蛋的?!绷韬暌裁缓染?,不知道从那里来的胆子,直接拆台。

    “这不是我说的,你孙子都知道你爱吃这个菜了?!奔执笠⒖绦ψ糯蛉ち枥弦?。

    “这小子正事不干,净瞎说?!绷枥弦用缓闷?。

    几人说着话,不一会就领到了号码牌,领号码的时候还是贾大爷教的凌老爷子。

    店外发生的事情,袁州并不知情,时钟显示晚餐时间快开始,小店里的袁州也收拾收拾,等着食客进门点餐了。

    “八点结束,八点半应该能到天祥街,还能看到表演,到时候问问关于魔术的事情?!痹菪睦锇蛋荡蛩?。

    是的,袁州准备晚餐时间一结束就去看表演那里,这样能在今天就问出那里是否有魔术师来表演。

    无论从什么角度,三天做出一道失传的菜品,还是非常非常有难度的,袁州必须抓紧每一分每一秒。

    凌宏带凌老爷子来的时间挺早的,是以本来他们两人是在第一批的最后位置,只是后来领号的时候凌老爷子自动排除了自己的孙子,和贾大爷先领了号码。

    是以第一批进门的有乌海他们常来的,剩下的两个位置是贾大爷和凌老爷子,凌宏被无情的抛在了第二阶梯里。

    “真是亲爷爷?!绷韬暾驹诿磐飧锌?。

    倒是一旁最后进门的周佳听见有些忍俊不禁的笑了笑,然后才进门。

    凌老爷子没来过,一进门见小店这么小都不知道往哪里坐了,前面进门的有人自动去了那两个站位,腾出了两个挨着的位置。

    贾大爷先是乐呵呵的对着那两人道谢:“谢了,小伙子?!?br />
    两个年轻人笑了笑并没有多说。

    这下贾大爷拉着凌老爷子就往位置上走去,还不忘和袁州打招呼:“小袁老板,我今天可是带了新客人来,这是我战友?!?br />
    “两位好?!痹葑?,认真的招呼道。

    “这是我战友凌小六,这就是袁老板,做菜贼好吃?!奔执笠趾呛堑慕樯?。

    凌老爷子怎么会不知道袁州的大名,那祁门春茶的事情还没过去呢,只是现在实在太高兴,他也不想提这个,就点了点头算是招呼了。

    袁老板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在不知不觉之中,就躲过了一劫。

    “贾大爷和这位爷爷今天想吃什么?!痹萑险娴难实?。

    “看看菜单,吃什么,我请你吃个蛋炒饭,”贾大爷兴致勃勃的把精致的菜单递给凌老爷子。

    凌老爷子一扫菜单的价格,立刻眉头微皱准备开口,一旁的贾大爷截过话头直接调侃的说道:“吃不了韭菜炒鸡蛋,咱们今天可以先把鸡蛋吃了?!?br />
    “怎么还说这个?!绷枥弦铀布涿黄⑵?,无语道。

    “就这个,两份蛋炒饭,不要整成套餐了?!奔执笠险娴?。

    “好的,请稍等?!痹莸阃?,然后转身去了厨房。

    袁州一走,凌老爷子立刻就有些绷不住了,眼眶通红的看着贾大爷。

    “贾班长你怎么就吃蛋炒饭,没营养的?!绷枥弦由钗豢冢骸岸艺饫锊皇怯械俺捶固撞吐??”

    “套餐瞎贵我每个月蹬三轮也就两三千块钱得算仔细一点,而且套餐也就多了腌萝卜和紫菜汤?!奔执笠腊诹税谑?,表示没必要。

    一听到每个月只有两三千,特别是还在蹬三轮,凌老爷子瞬间就受不了了,忍不住再次说道:“再怎么说您也是战斗英雄,您连个套餐都吃不起了吗”

    “国家呢?”

    “国家的补助呢?!”凌老爷子激动的起身,一个三连问,直接问向贾大爷。

    “我有手有脚的为什么要国家养?”贾大爷反问。

    凌老爷子道:“那补助,补助是老班长你应该得的?!?br />
    “你是越老越傻了?我自己能养活我自己,还要什么补助?!奔执笠烁霭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