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后面的小巷子,倒是挺干净的?!彼锩骷搅说胤?,又四处打量了起来,一般餐厅的后面都是藏污纳垢之地,袁州这绝对是特例。

    “和那里只有一墙之隔?!痹葜缸拍潜叩母呗ゴ笙盟档?。

    这面前,就像是巴西隔断富人区和穷人区的墙一样,墙那头高楼大厦,到处都是5a级的写字楼。而在这头,多是两层小楼,虽不至于穷,但相比之下的确寒酸。

    当然;这些全部都是在袁州小店开店之前。

    “确实很近,哟这不是面汤嘛,你白天在这里?!彼锩鞯懔说阃?,一低头又看见正在酒馆后门的面汤,立刻热情的招呼起来。

    “汪?!泵嫣老笳餍缘慕辛艘簧?,就像是打招呼一般。

    “哈哈,面汤真乖,下次给你带火腿肠?!彼锩髁⒖谈咝说乃档?。

    而一旁的袁州则是看了看面汤,又看了看孙明,心里吐槽:“这家伙不对我叫,反而对着孙明叫,白养了?!?br />
    “走吧?!痹菔掌鹉抗?,带着人往里走。

    “嘿嘿,我这还是第一次来你这后厨,?!彼锩饕⊥坊文缘乃拇戳丝?,倒是一点没伸手碰。

    “当然?!痹葑匀坏乃档?。

    “这里上楼?!痹莞崭詹⒚挥泄氐?,是以厨房很是明亮,袁州指着楼梯就说道。

    “要是带个妹子来看,保证她兴奋的不行,可惜只有我这个糙老爷们看了?!彼锩骺上У乃档?。

    “滚?!痹莸?。

    “不过,你这家伙房间肯定和你人一样,估计啥都没有?!彼锩鞅呱下?,边说道。

    楼梯很短,两人很快就到了楼上,期间孙明虽然嘴上说的很多,但实际上他一直很守规矩,什么都没碰,一直都是等着袁州走在前面的。

    “这是我房间,不缺东西?!痹荽蚩约旱姆棵?,认真的说道。

    “没办法,母命难为,看看再说?!彼锩魉始?,摸着自己的胖肚子就进门了。

    “说起来你不是学自行车去了?!币蛭锩骼鲜撬的该盐裁吹?,袁州一下子想起几个月前孙明学自行车的事情。

    那时候孙明一意孤行的要去学自行车,为了追到女神,还想卖掉店铺孤注一掷的去,当时不用孙明说,袁州也知道他的家里肯定那是翻天覆地的闹。

    但现在看起来好像是好了。

    “咳咳咳?!彼锩饕允盅谧?,假意咳嗽了两声没吱声。

    “又放弃了?!痹菘隙ǖ乃档?。

    “是兄弟就别问了,往事不堪回首?!彼锩鞔叽僭萁?,也不多说。

    这个回答袁州秒懂了,用一个毒鸡汤的说法,不是你赌上一切,孤注一掷就能坚持住的,你比你自己想象中的还没有耐心。

    “进来?!痹荽蚩?,孙明一眼就看了进去。

    袁州的房间和他的不一样,里面一张单人床,上面的铺盖很是整齐干净,床边的床头柜是对着一摞书,有一本是翻开放在一边的,还有一台崭新的电脑,椅子就放在床头柜边上,看起来是在这里办公看书的。

    床对面就是衣柜,原色的木门严实的关着,靠近门边是个长型的博物架,上面摆着另一些的书,还有其他的东西,最显眼的是放在中间的一个大盒子,看起来里面好像放了什么好东西。

    正对着门有扇窗户正开着,一阵阵的凉风吹进屋,空气清新,但也不冷,窗帘是浅青色的,看起来比较干净清爽。

    整体的布局简单而又干净,和开店前比起来干净整洁的多,这就是袁州的房间。

    “你小子可以啊,一个人收拾的挺干净的?!彼锩髯呓莸?“俗话说,房间整洁没有异味,不是那什么就是那什么?!?br />
    袁州沉默仿佛没听见孙明的话,孙明就奇怪了一般来说不应该问问是那什么。

    “你不好奇我说的是什么?”孙明道。

    “不好奇,而且我也不想听?!痹菀痪浠岸滤?,孙明噎住了。

    孙明自讨没趣,就左看看右看看想要转移话题,最后气氛就尴尬了。尴尬的气氛才迫使孙明反应过来,应该干正事了。

    “感觉你这里也不冷,好像也没有缺什么,你干脆直接说要什么得了?!彼锩髯艘蝗?,皱眉问道。

    “不用,帮我谢谢阿姨?!痹荻倭硕俚?。

    “你要是不说,我妈还以为我阳奉阴违根本没来呢?!彼锩髅缓闷乃档?。

    “确实不用?!痹菹肓讼?,他确实什么都不缺,果断摇头道。

    “你这是啥?”孙明刚刚一眼就看到了博物架上的盒子,现在转头又看到,自然好奇。

    主要也是这盒子太显眼了,和这个屋子不搭,很凸出,很显眼。

    “是一个拳击手套的盒子?!痹萆焓峙牧讼滤锩魃斐鋈サ氖?,然后道。

    “拳击手套?你还练拳击?”孙明一脸好奇,忍不住伸头看。

    “我不会?!痹莸乃档?。

    “那你还买这么贵的手套?收藏用?是哪一个有名的拳击手带过的?”孙明一连抛出好几个问题。

    “不是我买的?!痹菀⊥贩袢?。

    “好像上面没签名,不知道是哪个拳击手,这手套不便宜,得好几百美金?!彼锩魅铣龊凶由厦娴谋曛救缓蟮?,也不知道他从那知道这么多东西的。

    “对,确实很贵,是一个很厉害的拳击手?!痹莸阃?。

    说这话的时候,袁州一下子想起了那个满脸血迹来吃饭的拳击手,每次都会来告诉袁州他是赢了还是输了。

    只是以后再没有这个人了,袁州还记得这副手套,那是拳击手买了这个手套的第二天晚上来的。

    当时这个手套已经被他当晚用过了,自然的,他还是一脸血迹,袁州也照例拿了毛巾给他擦拭,那天拳击手非常高兴,红肿的脸上都是笑容。

    “擦擦,别滴我碗里?!痹莸?。

    “嘿嘿,我赢了袁老板?!比魇质障旅?,笑着说道。

    “嗯?!痹莸阃?。

    “你看我这手套,是不是很好看?!比魇窒园谒频媚贸鲎约旱氖痔?,在袁州面前晃了晃,然后道。

    “不错,新的?!痹莸阃?。

    “必须的,这我存了两个月买的新家伙,好得很,别人帮忙国外买的,咱们这里都没有?!比魇帜训盟嫡饷闯さ木渥?,不过都是关于他手上拳套的。

    “哟,手套不错?!北呱系牧韬晖嵬房戳艘谎?,然后道。

    “当然,很贵的?!比魇值阃?。

    “袁老板,我用毛巾擦擦可以吗?”拳击手拿着白色毛巾没有动手擦血,而是踌躇的问袁州道。

    “可以?!痹莸阃?。

    “谢了?!比魇至⒖痰屯啡险娴牟疗鹆耸痔?,神情很是严肃。

    这之后,拳击手每次来都会先擦手套然后再处理伤口,这手套他看得很重要。

    相当于吃饭的东西了,现在袁州帮忙放着,等着拳击手来取。

    还好,袁州在网上搜了教程如何保养这拳击手套,也请教了一些人,要是盒子打开还能看到已经在盒子里有一段时间的手套,依然如同刚刚送到的时候一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