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小赵短暂时间的成为了现场的核心,程技师盯着,曹知蜀看着,就连萌萌也好奇的看过来,要知道她可是全程围观了程技师各种想要拜师学艺,袁州都没有松口。

    如果这个姓曹的厨师没有瞎说的话,这个叫小赵的小年轻,是有什么本事,能够让袁老板看中?

    每个人都想成为焦点这是没错的,小赵也是想的,但这个时候明显太不合适了,看着曹知蜀鼓励的眼神,小赵感觉自己想死。

    说句实话,小赵已经不敢说实话了,所以只有欲哭无泪的道:“那个以前,袁主厨和我都在三星级酒店,那个时候我是二厨,所以学到了不少东西?!?br />
    但是袁州作为杂工,洗碗的动作是很快的,所以小赵自我催眠的想,学会了快速洗碗,应该也算是学到了不少东西……

    程技师切了一声,嘀咕:“运气真好?!?br />
    曹知蜀要讲礼节,是以极为克制自己的表情,但嘚瑟之情还是溢出来了,拍了拍小赵的肩膀,然后表面上是自言自语,实际上是说给程技师听。

    他道:“小赵厨艺基础是相当不错的,毕竟是年轻的时候受到了袁主厨指点的人?!?br />
    萌萌在她那小脑袋中已经脑补出一出戏了,小赵一直跟着袁老板学习,然后袁老板离开之后,小赵觉得没什么好学习的了,也离开了店,阴差阳错的拜了现在的师傅。

    小赵脸上露出了勉强的笑容,他表示他心里苦,但不说。

    自认占了上风后的曹知蜀也不再揪着程技师不放,专心的看起了袁州做菜。

    只是袁州的速度很快,等他看的时候,袁州已经收锅装盘,在盛饭了。

    “袁主厨的速度真快,这也才五六分钟的样子吧?!辈苤窨戳丝词奔?,感慨道。

    “那是?!背碳际σ涣辰景恋乃档?。

    “又不是夸你?!辈苤衩缓闷乃档?。

    “因为袁老板每天都要做很多菜,每一道菜都做的很快,但是超级好吃?!闭饣笆敲让仍谝慌孕∩档?。

    “水煮鱼这么快,以为是炒青菜啊?!毙≌陨焱房戳艘谎?,吐槽。

    程技师倒是没回话,直接无视了他,规矩的看着袁州,准备帮忙。

    但袁州并没有要人帮忙,而是自己亲自端着托盘过来了。

    “你的水煮鱼和白饭,请慢用?!痹荻顺霾似泛头?,道。

    “谢谢袁主厨?!辈苤竦?。

    “不客气?!痹菟低?,站定,光明正大的看着曹知蜀吃。

    是的,袁州看人向来如此,既然是交流,他也会认真的看着食客的反应的。

    “袁主厨的色香味意形都非常美?!辈苤竦?。

    是的,袁州做的菜从样子上来说就没有不好看的。

    比如面前这个水煮鱼,袁州用的是一个鱼形的盆,下部尖窄就像是鱼肚子,底托则是一捧水花样的。

    而上面则是打开的鱼脊背,露出里面白嫩嫩的鱼肉,一片片的晶莹中泛着洪亮的红油光泽,间或点缀了一些绿色葱花和切成细末的蒜末,少不了的自然还有切成段的干辣椒。

    就是现在这表面还不停的翻着气泡,则是因为刚刚浇上的热油导致的,这些热油一下子激发出了浓烈的香味,勾的人嘴里下意识的冒出口水。

    “袁主厨有心了,这摆放位置真有讲究?!辈苤竦某找卜浅8呱?,闻到这样的香味也没有直接吃,身体往后仰了仰,然后道。

    确实袁州摆放白饭的位置也很有讲究,饭碗是圆形的,里面一粒粒晶莹的米粒堆砌,拉远一点看就好似是鱼儿戏珠的样子。

    小赵看了看,也不得不承认,这摆盘的确很好看。

    “我开吃了?!辈苤裆髦氐牡?。

    “请?!痹萆焓肿隽烁銮氲氖质?,并没有多说。

    “叮?!辈苤袂崆岬哪闷鹂曜?,直接冲着里面的豆腐夹了过去。

    是的,袁州的水煮鱼里面放了豆腐,而曹知蜀放的则是脆嫩的豆芽。

    品尝水煮鱼自然要从配菜开始。

    有些豆腐可以经过炖煮之后更加嫩滑,但同时非常不好夹起,比较考验用筷子的功力。

    曹知蜀拿着筷子小心翼翼的夹豆腐,但筷子一接触就发现这豆腐表面并不那么嫩,微带韧性的感觉,轻轻挑就起来了。

    “是片?”曹知蜀有些诧异,不过并没有多说,准备先尝尝。

    按理来说水煮鱼的豆腐一般都是块状,经煮也会显得嫩滑,而片状的豆腐在煮的过程中就容易破碎,还非常不好夹。

    “嘶,烫?!辈苤衲呐乱丫沽艘换嵩偃肟谝簿醯谜舛垢套?,忍不住说了句。

    但就这句后曹知蜀立刻闭紧了嘴巴,开始品尝起来。

    豆腐一入口首先是烫的舌头都忍不住缩了一下,但紧接着麻辣的香味直接像狂风暴雨一般席卷而来,香味入喉,让人忍不住咀嚼。

    牙齿一碰到豆腐它就立刻碎了,碎了的同时一股属于鱼的鲜美又直接冲向喉咙。

    “嗯?”曹知蜀吃到这个味道,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脸上有些惊讶的表情都收不住了,快速的咽下豆腐立刻夹起一片鱼肉直接塞进了嘴里。

    难得看到讲究礼仪的曹知蜀如此急切的样子,别说小赵惊讶,就是程技师都都目光从菜品移到了他的脸上。

    鱼肉一入口,包裹在外面的不是嫩滑的粉质感,而是辛辣冲鼻的蒜味以及香辣的辣椒味,因为刚出锅的烫,让曹知蜀暂时只能包在口中,但爽滑的鱼肉好像是活的,不停的刺激味蕾,让人忍不住的想咬一口。

    忍不住了,一口咬破鱼肉后鲜味就直接爆发在嘴里,而鱼肉好像自己会动,直接滑过了喉咙,进到了肚子。

    曹知蜀的感觉是还没有咀嚼够,鱼肉就被他吞下去了,所以又夹起一块,放进口中。

    “居然好像是活了?!辈苤裼指洗我谎氏掠闳?,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手就那么久久的放在桌上不动弹。

    袁州自己总结,水煮鱼第六味活,好的水煮鱼就是要让人吃不够,永远都想吃下一片。

    “原来水煮鱼竟然还有第六味,真的有第六味?!辈苤襦杂锏?。

    “师傅?!毙≌约约菏Ω嫡庋?,有些不好的预感,忍不住出声叫到。

    “小赵,鱼我们输了?!辈苤裱凵窀丛拥目醋旁?,友谊交流就是自己明白,一般来说是没有输赢的,但这次袁州的水煮鱼,却直接让他感受到了输赢。

    “师傅您说什么呢,水煮鱼是咱们店里的招牌,单单是历史就有一百多年了,怎么可能输?!毙≌韵仁蔷醯米约好惶?,顿了会后立刻不满的说道。

    “把水煮鱼五味融合,出现的第六味活,不说其他,就在整体上,就已经超过我们一筹?!辈苤裉玖艘豢谄?,道:“外界夸奖袁主厨是五十年难得一遇的厨艺天才,今日一看,已经是大师了?!?br />
    见自己师傅没看自己,只盯着袁州,小赵想起过往的种种立刻就炸了指着袁州就口不择言起来:“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们的招牌怎么可能输给他一个打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