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州所知的软炸扳指有自己查的资料还有系统提供的关于张大千的生平。

    是以,他算是对这道菜很是清楚,只是没有亲自尝试过。

    软炸扳指的颜色是金红色的,边上摆着新绿脆嫩的生菜,还有一个小碟子里有蘸料。

    这道菜既可以这样筷子一夹就吃,也可以包裹了生菜一起吃。

    扳指其实就是猪肠的肠头,一只猪当然只有一个肠头,肠头被切成了菱形,虽然被油炸过,但其实不硬,被夹着还有些微微的柔软。

    “样子很像?!痹菹缚戳艘幌?,中肯的说道。

    然后袁州就直接塞进了嘴里开始咀嚼起来。

    肠头本来就是一个很有韧性,不好咀嚼的食物,但这块不同,一入口先是脆脆的外壳,然后就是里面软烂的肠头。

    “嚓嚓”一咬开里面就冒出一股异香,味道和猪肉完全不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但却引着人一口接着一口的咀嚼下去。

    因为肠头是先蒸过的,所以很是软烂,加上焦脆的外壳,吃起来很是不错。

    袁州咽下一口软炸扳指,然后拿起温水连续喝了三口,以此漱口。

    这下才夹起另一块软炸扳指,这次袁州先是在一旁的酱料碗里蘸了蘸,然后夹起一片生菜用来包裹。

    袁州灵活的用筷子把它包裹成一个小方块,全程没有有手,都是用筷子,包好后才塞进嘴里。

    这次的软炸扳指更多了立体的味道,先是包裹的蔬菜的催,然后是焦脆外壳的脆,然后就是酸酸甜甜的酱汁,接着才是里面的异香的肠头。

    “香、脆、焦、软、糯,好吃?!痹萜肺兜?“这道菜可以为上品?!?br />
    袁州评价食物,十分制或者是上中下,每一个准的,但有一点是没错的,袁州给予了这道菜极高的评价,曹知蜀是有实力的。

    在袁州看来这道软炸扳指无疑是很成功的,把这些味道全部融合在了一起。

    软炸扳指加上生菜一共是五片,菜品非常精致而少,基本和袁州吃的法餐差不多了,袁州一口一个,吃得很欢。

    是以没多久这道菜就吃完了,还是一样神出鬼没的服务员再次端上了新的菜式。

    袁州照例认真在心里点评,接下来一连两道菜,都是这样量少而精。

    在保证袁州能多吃的情况下,尽量的精简但却美味,并且袁州也习惯了服务员的及时。

    基本保持在袁州刚刚吃完,喝了口水的情况下人就端上了新的菜式,除了配菜方面有点小瑕疵,一切都好。

    袁州这里是吃的很习惯,脸上表情也基本没有变化,让厨房观察的曹知蜀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袁主厨年纪轻轻,这么沉得住气,从头到尾就没露出过别的表情?!辈苤衩嗣约旱墓馔?。

    其实曹知蜀不知道,袁州并非沉得住气,只是单纯是装高冷的后遗症——面瘫!

    “主厨?!?br />
    曹知蜀猜测的时候,边上的小赵摸到了身边,听见这话立刻开口了。

    小赵也就是袁州曾经工作的三星级酒店的二厨,他自然是知道今天袁州会过来交流的。

    他抓心挠肝的就等着看是不是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个袁州。

    当然,哪怕他早就看过袁州的报答,也见过照片,但心里始终有些不相信。

    毕竟在他的印象里袁州在酒店厨房里也就是个打杂的,怎么会突然就到了这个高度呢。

    哪怕就是做火箭也不应该有这么快才对。

    因为曹知蜀今天掌厨他必须呆在厨房帮忙学习,是以他现在还没见到袁州的庐山真面目。

    “怎么了?火好了?”曹知蜀问道。

    “师兄看着呢?!毙≌怨跃醯幕卮?。

    “嗯,那你来做什么?!辈苤裎实?。

    “师傅,我觉得老是服务员送餐不太好,我年纪小不扎眼,可以送餐的时候顺便探探袁主厨的情况?!毙≌哉饣八档募绕劣种鞫?。

    他这是直接把梯子递到了曹知蜀的脚下,给足了理由。

    可不是,曹知蜀一个知名大厨不可能去问袁州我做的怎么样,或者是近距离的观察表情,这不是自降身份。

    曹知蜀自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但知道袁州的评价又是必须的。

    “行呢,这道水煮鱼你去送?!辈苤癫⑽从淘?,直接指着新出锅的菜道。

    “师傅放心?!毙≌粤榛畹乃档?。

    小赵端着新出炉的水煮鱼,脚步略带焦急的走向龙门山包厢。

    “赵厨我来吧?!鄙喜说姆裨敝鞫锨八档?。

    “不用,这道我亲自来?!毙≌砸涣逞纤嗟乃档?。

    “好的?!狈裨绷⒖坦婢氐耐讼?。

    这下小赵才端着水煮鱼麻利的进入袁州所在的龙门山包厢。

    “这是本店的招牌菜,水煮鱼,请慢用?!毙≌砸唤胖苯拥妥磐?,认真的上菜。

    开玩笑,小赵可不敢因为自己的嫉妒让曹知蜀的招牌菜出现问题,先介绍完放到桌上是最好的选择。

    “谢谢?!痹莶磷抛?,下意识的说道。

    毕竟,几乎每次袁州都会说一句谢谢,都习惯了,自然也习惯了服务员的突然出现。

    袁州说完谢谢,小赵也摆好了水煮鱼,这才抬头。

    眼前的袁州身穿道袍,坐在雕花实木椅子上,脊背挺直,坐姿方正,头发短短的,脸上很是谨慎,身材也不瘦削。

    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精神不说,还有点小帅。

    但看脸来说确实是小赵认识的袁州,就是那个在厨房当杂工的袁州。

    “袁州?”小赵下意识的出声。

    听到自己的名字,袁州也抬起了头,看了过去。

    袁州一时并没有认出来,毕竟厨房的人还是很多的,这个二厨和他还真没有交集,他跟墩子更熟,再加上时隔一年多袁州是认不出来的。

    “是我赵信,酒店的二厨?!毙≌杂行┮а?,再次说道。

    “原来是赵二厨,原来你换工作了?!痹堇衩舱泻舻?。

    “来蜀楼有两年来,没想到你也是厨师了?!毙≌杂锲芨丛?。

    “有些际遇?!痹菀幌伦泳拖肫鹆讼低?。

    说完这些两人就沉默了,袁州是不认识小赵,而小赵则是不想再多说。

    毕竟曾经的身份简直对调了不说,还调得怎么夸张,这都不是不在一个水平线上了,这简直是不在一次次元。

    “这TM简直是日了狗?!毙≌缘男那榫褪钦庋?。

    ……

    ps:今天三更哟,菜猫已经看到你的留言咯。顺便提醒一下前面有跳订的小伙伴一起订了看有没有一百章,参加团购活动,今天最后一天,毕竟起点的钱不赚白不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