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来说男的从来都讲究一点,那就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并非怕别人看见,多数是过不了自己这关。凌宏更加是一个好面子的人,所以当他哭出来的时候乌海和袁州都呆住了。

    他们都想到,凌宏回来可能会情绪不好,但没想到会到这种程度,所以两人都被吓到了。

    袁州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了,而乌海则一溜烟的跑出袁州小店,来到排队委员会修建的公共厕所,把隔间的门一关,把自己的长袖衫内外反过来穿在了身上,长袖反着穿很怪异,衣服都露在外面,不过乌海不在乎,反正他也不在乎什么形象。

    做完这一切,乌海才又到袁州小店,他这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五分钟不到就完成了。

    凌宏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了,不知道为什会哭得这么伤心,严格的说,除了他小时候亲眼见到妹妹先天心脏病哭得如此伤心之外,就没有再流过什么眼泪。

    今天为什么会这样,凌宏自己都不知道,是因为“你手好巧,做的手链真的很漂亮”这句话晚了八年的愧疚,还是因为看见与众不同的那个姑娘,漂亮的双眼中充斥着另一个男人,或者是后悔学生时代的所作所为,又或者是其他,又或者说都有。

    凌宏也不怕丢脸了,到后面声音就有点哭得沙哑了。

    袁州在一旁,几次想要张口安慰,但都找不到机会,所以只能把店门关上,让人看不到。

    “就让他借着这机会哭一次,男的都想这样哭一次,只不过绝大多数都没机会?!蔽诤5?。

    “是没机会?!痹萼杂锪艘痪?,反问:“你也在绝大多数里面?

    乌海直接摇头,道:“我不是,我不舒服想哭的时候,就自己在家里哭,我不要脸的?!?br />
    袁州突然觉得不要脸似乎有些好处,当所有人都要脸面,有一个人不要脸面的时候,那个人将会获得极大的自由。

    接受了乌海的建议,没有去打扰凌宏,最后凌宏就足足在袁州小店呆了一下午。当然,乌海也呆了一下午,什么也不说,就坐在凌宏旁边。

    袁州则是到时间就开始准备食材,有时候有些事并不需要陪伴,只要在就行了。

    晚上的时候,婉姐到了小店,看见凌宏带着血丝的眼睛,明白了过来。也没有多问,只是说了一句,晚上一起喝酒。

    想得是挺好,然而到了晚上才发现,凌宏、婉姐、还有乌海三个人都没有抽中,再加上熟悉的陈维、姜嫦曦这些人也没来,所以今晚在袁州小店喝酒的食客,凌宏等人是认识,但不熟悉。

    于似乎,在酒店关门之后,袁州就陪着,同乌海、婉姐、凌宏,四个人去方恒家酒馆喝酒。

    袁州也是难得放纵,陪着几人喝了许久,等到大家都微醺后才散场。

    喝了酒睡的很好的袁州一大早就起来了。

    等到早餐时间一过袁州并没有立刻出门雕刻,而是开始检查起了厨房用具。

    “说起来这刀应该再磨磨了?!痹菀话寻训募觳樽诺毒?。

    系统提供的除了神迹菜刀不需要磨刀石以外,其他的刀具都是需要袁州自己磨的。

    当然系统是提供了磨刀石的,并且一共有八块磨刀石。

    袁州开始一把把的把磨刀具的东西架在门口,看这架势是准备磨刀了。

    “说起来系统你知道民国那个磨三刀吗?”袁州突然问道。

    系统现字:“资料记载此人不管何种刀具只需磨三下即可磨刀成功?!?br />
    “对对对,就是他,你有没有他的磨刀方法?”袁州点头,然后自然的问道。

    系统现字:“有?!?br />
    “有就好,我就知道系统你还是很有本事的?!痹菹仁侨险娴目浣绷艘环?。

    然后才紧接着开口:“那借我看看这磨三刀的技法如何?!?br />
    系统现字:“宿主并未完成任务,无法获得?!?br />
    “任务?什么任务可以奖励?”袁州打蛇随棍上,接着问道。

    系统现字:“宿主权限不够,无法知晓?!?br />
    “那这是主线任务还是支线任务或者是隐藏任务?”袁州并不气馁,继续问道。

    系统现字:“触发即可知晓?!?br />
    “触发?那也就是说是隐藏的?!痹菀幌伦泳蚲et到了系统的点。

    只是系统并不回答,也没有给出肯定的答案,直接不回话了。

    “既然没有磨三刀的本事还是认真的正常磨刀吧?!痹荻杂谙低尘P缘南б丫肮吡?,直接转移了注意,然后准备磨刀了。

    袁州在没得到系统前,在那个三星级酒店学习的时候就已经会磨刀了,只是没有这么多磨刀石。

    也可以这么说,中餐的厨师基本都会磨那么两下子,只是厨艺越高后会磨刀的也就越少了。

    毕竟学习厨艺的时候是需要学习磨刀的,而现在就不知道了。

    坐在门前的椅子上,袁州想了想摸出了自己的手机,开始打电话。

    电话不一会就接通了,只响了一下子就被人接起。

    “袁师傅,下午好?!背碳际牒竦纳舸拥缁袄锎?。

    “嗯,我下午磨刀?!痹菽米攀只档?。

    “好,我马上回来?!背碳际π朔艿纳舸拥缁袄锎?。

    “带着你的刀来?!痹葜龈赖?。

    “好的,我记住了,马上就来?!背碳际αο?。

    “嗯,挂了?!痹菟低昃椭苯庸叶狭说缁?。

    而程技师则是等着袁州挂完电话,这才收起手机。

    “嘿嘿,看来袁师傅是越来越把我当成徒弟了,太好了?!背碳际π朔艿幕恿讼氯?,这才继续开车,风驰电掣一般的回家拿刀去了。

    是的,刚刚程技师正在开车,接电话的时候就找了个紧急停车带停下才接的电话。

    毕竟袁州是非常不喜欢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人,这点程技师是知道的。

    是以,程技师早就慢慢变得非常遵守交通规则了。

    程技师既然下定决心执弟子礼,自然会一切按照袁州的规矩来,这就是程技师的观念。

    这边袁州是不知道这些的,但他打完电话后并没有立刻开始磨刀,而是开始观察每把刀的纹理、刀背以及刀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