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幸好有厨联要不袁州天天别的不用干,一天到晚应付邀请的人就够了。

    要知道,随着面点家宣传片,还有《翻滚吧牛宝宝》播出,袁州现在可是非常知名的明星厨师。

    袁州是不知道厨联给他挡下了如此多的邀请的,只有少数真的有意义的,经过周世杰筛选之后,才会被送到袁州手里。

    即使是经过了筛选,接到邀请的袁州,还是大多数都推辞了,先说!这绝对不是因为懒,不是因为懒,重要的事情说两次。之所以拒绝,只是袁州想心无旁骛的研究厨艺。

    当然这次的邀请和之前不同,来的太及时了,一下子就身心舒畅了起来,一高兴袁州就想雕刻,这不就立刻去了外面,开始雕刻了起来。

    有事情做时间总是过的特别快,不知不觉就到了晚餐的时间。

    今天凌宏来的特别早,早到乌海是第一个,他凌宏就排在第二个。

    “难得见你这么早?!蔽诤C判『?,奇怪的看着凌宏。

    中午才说最近很忙的人,下午就一早跑来排队,确实很奇怪。

    “下午不忙?!绷韬暧锲?,没有往日的那种跳脱。

    “你失忆?中午才说最近会很忙的?!蔽诤?刹皇歉肆裘孀拥娜?,立刻戳穿。

    “明天才开始忙?!绷韬曛迕冀馐土艘痪?。

    “我看你不是失忆,是有什么事,语无伦次的?!蔽诤?隙ǖ乃档?。

    “滚滚滚?!绷韬晟咛Ц?,不耐烦的挥手。

    两人日常的对话就是这样互怼,其余赶来排队的食客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只是乌海奇怪的看了看凌宏,他感到凌宏很不对劲。

    是的,乌??戳韬甑难凵窈芷婀?。

    因为要是以前,凌宏肯定得发脾气,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描淡写的说几个滚就完了。

    不得不说,乌海和凌宏真的是怼出来的友情。

    乌海犹豫了一番,又看凌宏面色自然,不像有什么的样子,拿不准的乌海倒是不知道怎么问了。

    不一会排队的人越来越多,随着叮的一声提示,就开始排队领号,晚餐的营业时间也到了。

    乌海和凌宏一批首先进门用餐,一坐下凌宏回头张望了一下,一个转身在婉姐边上坐下了。

    出于对凌宏的关心,出于对朋友的关心,绝对不是因为八卦的乌海也自然而然的坐到了边上。

    “你坐过来干嘛?!绷韬暌涣诚悠目醋盼诤K档?。

    “看戏?!蔽诤C判『?,毫不掩饰。

    “呵呵?!绷韬耆滩蛔》烁霭籽?,直接转头,不理乌海了。

    “怎么了?”婉姐温和的声音传来。

    婉姐是很聪明的,见凌宏特意坐到自己身边,知道他肯定是有事情问自己,也就主动开口了。

    “没什么,请你吃饭?!绷韬晖蝗豢戳宋诤R谎?,然后叫来了周佳。

    “???不用客气,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就好?!蓖窠阆仁且汇?,然后才回道。

    “当是谢礼?!绷韬昶ㄉ裣械乃档?。

    “那好?!蓖窠阋惶切焕褚簿筒辉偻拼?,应了下来。

    “我要点全鱼宴,请婉姐吃?!绷韬甓宰疟呱系闹芗阉档?。

    “等等,我也要吃?!蔽诤@碇逼车乃?,全鱼宴这种食物,乌不要脸也没吃过几次。

    “我要说的事情和你无关?!绷韬曷冻鲆桓龌敌?,脸上的表情特别欠揍。

    “不一定,说不得我才能帮你?!蔽诤C判『?,很是笃定的说道。

    “你肯定不行?!绷韬暾饣八档谋任诤?隙ǘ嗔?。

    “那,请问凌大哥是什么请客缘由?”趁着乌海没来得及回话,周佳终于插上了话,出声问道。

    本来全鱼宴就规定了必须要是正式的请客才能点,是以,周佳才有此一问。

    “是很重要的事情,关于参加婚礼的事情?!绷韬暌涣逞纤嗟乃档?。

    “参加婚礼?”周佳的眼神在婉姐和凌宏之间转动,脸上很是不解。

    “你要带婉姐去参加婚礼?”乌海直接问道:“你不怕被人打死?准确的说,被打死前记得把遗产留给袁老板?!?br />
    这话一出,就连一旁的袁州都被吸引了过来,至于乌海后面的话,直接被忽视了,凌宏死了遗产关他什么事。

    “这小子怎么回事?!痹菘醋帕韬?,心里想到,难道是和婉姐在一起了?

    “我还没脱单,这家伙要是算上婉姐得有过三个女朋友了吧?!毕肫鹫飧?,袁州看向凌宏的眼神很是不善,其实袁州不知道的是,凌不打折的女友岂止三个。

    要说凌宏在这方面是好人,他是个爱护动物的人,从不虐待单身汪。

    因为袁州的眼神比较隐蔽,没有乌海那么直接,倒是没人发现。

    “不是,是请教婉姐关于去别人婚礼的事情?!绷韬昊恿嘶邮?,解释道。

    “哦?!蔽诤L靼琢?,不感兴趣的趴到了桌上。

    “对了,全鱼宴我也要吃?!蔽诤K布溆至⒘似鹄?,看着凌宏重复了刚才的话。

    “你参加过婚礼?”凌宏直接绝杀。

    “没有,但是我见过别人结婚?!蔽诤2灰车乃档?。

    “呵呵?!绷韬曛苯踊亓肆礁鲎?,然后看着周佳,等她确定。

    “我问问老板?!敝芗训?。

    “可以?!敝芗迅崭兆?,还没来得及开口,边上的袁州就直接同意了。

    袁州倒想看看凌宏到底想知道些什么,谁让他耳聪目明,就是说得再小声他也能听见。

    “谢啦?!绷韬晷ψ哦栽莼邮?,然后直接转账。

    “全鱼宴?凌宏你想知道婚礼的什么细节?”婉姐笑意盈盈的看着凌宏,眼中有着好奇。

    凌宏笑了笑没说话。

    “该不是看上哪个伴娘了吧?”婉姐合理猜测道。

    “不是,是前女友结婚请我去参加?!绷韬暧锲乃档?。

    “前女友?”婉姐惊讶的看着凌宏。

    “你哪个前女友,居然会请你参加婚礼?”这下子乌海都惊讶了。

    可不是,凌宏的前女友加起来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要是都邀请他去参加婚礼,他恐怕得忙死,是以,乌海才会好奇是哪个。

    最关键的是,凌宏这样的人怎么会去参加前女友的婚礼,这可不符合他的为人。

    要知道他可是奉行分手了就是陌生人的人,只留钱不留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