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胡说?呵呵?!蔽诤>褪歉鲂『⒆悠⑵?,一听有人质疑那还得了,直接来脾气了,这一声呵呵,嘲讽等级max。

    “那你说说为什么像云?”食客见乌海中了激将法,立刻问出自己的疑惑。

    可不怪食客怀疑,袁州拿着一把菜刀,在冰山唰唰唰的雕刻,不一会就出来一条完整的线条,说长也不长,但绝对没有云朵的灵动飘逸。

    不仅是这样,有的时候,袁州会一气呵成的刻出一个线条,有时候则会断断续续的慢慢雕。

    说是重峦叠嶂的山峰绿线,都比云靠谱多了,仔细想想,什么时候见过一线天的云?。

    “这不简单?!蔽诤5挠锲秃孟裨谒?,你不是瞎。

    “你看那里线条的转折不是好像秋日的小而多的云,中间还有弯曲是平稳些,不就是冬日层层叠叠的云幕,其他小线条隐藏在大线条里面,就是什么常见的云套云?!蔽诤V缸旁菡诘窨痰南咛?,有理有据的说道。

    “我觉得雕刻比较好的,就是第二块冰块上的这个线条,我感觉应该是雕刻的狗或者是猫,线条达到了像而不像的地步,只不过是觉得意境差了点,太刻意了?!蔽诤<绦?。

    然后其他人,按照乌海所说的“指南”,再看袁州冰块上雕刻的东西,都有一个共同的感想。

    可能自己看到的,和乌??吹降牟皇且桓龆?,这尼玛,还什么狗、猫,如果把狗和猫都压成一条线那还有点像。

    “听你吹,一个线,哪有什么云的飘逸?”食客一脸怀疑。

    “乌不要脸也会忽悠人了?”

    凌宏是不会放过的,也接话:“他的话你也信,天真?!?br />
    “你们真的太没有艺术的目光了?!蔽诤1梢?。

    “你自己往后想想不就像了?!蔽诤@硭比坏乃档?“画画和雕刻一样是要靠想象力的,我记得你好像还是什么美术学院的,没有想象力,你学什么美术?!?br />
    被乌海点名批评的,就是那个有些绘画功底的食客,听乌海这样说,也有些心虚,连忙说。

    “额,说起来确实是像云一些,比如这个线条就特别杂乱无章,就好像天空随意漂浮的云朵?!?br />
    “好像也是,如果是山总是有些规律的,要是云的话确实是这样杂乱的,关键是好像是有那么一点云的感觉?!绷硪桓雎远氖晨褪羌峋鲇祷の诤5幕?。

    正所谓三人成虎,一两个这样言辞雀雀的说,其他食客也开始点头认同起来,关键的的乌海在画画这方面是权威,而相信权威,是全世界人的惯性。

    “乌不要脸不愧是画画的,还真是有两把刷子的?!笔晨涂汲圃奁鹆宋诤?。

    “那是当然?!蔽诤:敛豢推氖障铝苏庑┛浣?。

    乌海在这里嘚瑟倒是没什么的,倒是一旁的袁州刚好雕完手上的冰块,这次的练习,一样没让袁州满意,心事重重,再完不成,比赛的时候,秘密武器就不能用了。。

    而也有对于乌海的话将信将疑者,等袁州收刀了,马上问。

    “袁老板,你刚刚雕的是云朵,还雕了一个类似于猫狗的云?!笔晨秃闷娴?。

    “居然看出这是云朵了?”袁州一脸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刀,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的冰块。

    方方正正的冰块上布满了线条,这些线条有粗有细,有弯曲的有直直的,乍一看好似小孩子的乱涂鸦,仔细一看又好似有某些规律似得,不协调但又略带美感。

    “有点厉害这也能看得出来?”袁州嘀咕。

    面前的这些冰块,包括昨天最后的那些冰块上面雕刻的确实是云朵,而这个就是袁州准备的大招,准备用来和杨树心比赛用的。

    袁州的大招就是云龙,如果说冰雕九龙图是顶尖冰雕家的象征,那么云龙九现绝对是传说级别的。

    云龙里面需要用到的云朵,而这些云朵非常关键,可以说是决定着这云龙能否成功的标志。

    相信如果杨树心知道袁州打的注意,一定会倒吸一口凉气,现在阶段的冰雕大师已经只会翱龙或者升龙了。

    而云龙则介于这两者之间,似翱非翱,似升非升,而现在也有些雕刻物上有云有龙,但都是在云上的龙,而没有云龙结合。

    《易经.乾卦》中曾说云从龙,风从虎,由此可以说龙和云的关系是非常微妙的。

    要成云朵,最最重要的就是这些线条,这就是袁州会花大力气准备这些线条的原因。

    只不过袁州对于这些线条是非常不满意的,因为在他看来这些线条都太过刻意,完全没有天上飘得那些云的自然与灵动。

    “你是怎么知道的?!痹莘次誓悄凶?。

    “真是?”男子看了看乌海,有看了看袁州,咂舌:“那猫狗的云朵真的有?”

    袁州没回答,但目光也就代表回答了。

    这简直了,男子呆呆的回答:“乌不要脸说的,他一眼就看出来了?!?br />
    “这看云还不简单,好歹我也是画画的?!本驮谡飧鍪焙?,乌海插话进来,嘚瑟的开口。

    “画画?对,画画?!痹莺盟埔幌伦酉胪耸裁?,关于自然构图这方面,乌海了解啊,有资源不用就是浪费。

    袁州直接开始收拾起来,看样子是不打算雕了。

    “咦?到时间准备午餐了?”时刻注意袁州的食客,好奇的看着袁州的动作。

    “还没有吧,这才刚刚十点呢?!庇腥讼乱馐兜目戳丝词直?。

    “对啊,今天还没拍到什么东西呢?!币恢本僮攀只男芎⒆硬宦闹迕?,这样下去可没有资金注入,二级市场就要崩溃了。

    “不知道,估计是不雕了,明天再来?!闭馐亲急缸吡说氖晨?。

    “还没见过这样雕云的,明天能不能看到完整的云朵,我还挺好奇的?!闭馐歉崭瘴饰诤5氖晨?。

    有些食客已经很习惯的准备离开,也有人一直等着,就怕袁州再雕刻,比如那个熊孩子。

    但袁州收拾的很快,不一会门前就空了出来,这下子最后围观的人也走了。

    围观的人走了,乌海倒是没走,他就神在在的站在那里,也许是在回味刚刚被人夸聪明的感觉。

    毕竟乌海被人夸一次聪明,是真的不容易。

    ps:今天是十一月的最后一天啦,手里还有票票的小伙伴都投给菜猫吧~,月票、推荐票都要哦~拜托拜托啦~